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欧洲思想文化长廊 - 文艺复兴巨人的时代 马基雅维利 思索统治术的人之八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否合乎道德

22/12/2022 - 00:58


「提要」马基雅维利明白说出统治与恶行之间的关系。他对统治术的讨论,从伦理学的角度看,完全是非道德的。因为我们判定一种行为是合乎道德的,一定是指这个行为是善好的。但马基雅维利教给君主的夺取权力和保住权力的方法,都不在乎是否行恶。这种统治术是可取的吗?

问:我想从社会普遍认可的角度看,我们很难认同以恶行为基础的统治。

答:是的,但是要说到以恶治国,那可不是马基雅维利首创的,它也是中国历代统治者的法宝。所以马基雅维利提出的这些治国方略的善恶之择,在他之前1000多年,中国的一些文人策士早就提出过。这一派人,我们可大致归为法家,其典型代表就是商鞅、韩非。中国历代统治者,口头上都是信奉儒家,可实际上几乎都是法家权术的实践者,其流毒之深远,直到如今中国人仍深受其苦。所以在中国的统治者中,几乎没有以善政治理国家的传统。他们骨子里就只相信以斗争取胜,这个斗争包括宫廷权争、帮派党争、对外战争、对民利争,以致中华大地礼乐不兴、虎狼横行。比如,《商君书》中就明说,“国有礼,有乐,有《诗》,有《书》,有善,有修,有孝,有悌,有廉,有辩,国有十者,上无使战,必削至亡。国无十者,上有使战,必兴至王。国以善民治奸民者,必乱至削。国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强”。这就是告诉统治者,你要以诗书礼乐、善良孝悌治国,你必弱亡。没有这些美好的东西,你去征战,你就能称霸。你不能用好人治理国家管理恶人,这样做你就会弱。你要用恶人管制好人,你就能强大。

问:这倒是简单明了,明白宣称要以恶治国才能强大。

答:没错。法家在这方面的论述多了去了,所以中国有些学人把马基雅维利称作中国的韩非。不过这种类比从表面上看,似乎有相同之处,但我要告诉听友们,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马基雅维利的思想可绝不这么简单。因为马基雅维利所选择的优良政治模式,是古代罗马共和国,那才是他心中价值所在。他说,“建立共和体制的人,在需要制度改革时,为确保公民自由而建立的制度,应当放在第一位考虑,这是因为如何建立一个能确保公民自由的制度,是在这个国家存在的任何时期,维护公民自由的决定性因素”。这就表明,马基雅维利想要的政治制度,是一个法制昌明,能保护公民自由的政治制度。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他认为,为了建立一个这样的制度,就必须考察各类制度的优劣,在他用《论李维》一书来深究共和国的兴衰之后,他反过来看他眼前的佛罗伦萨共和国是怎样堕落成实际上的君主国的。为此,他不得不考虑,一个君主如何以保护自己的权力来保证国家的稳定。因为他对意大利各城市国家兵连祸结、政争不断的混乱,实在看够了。他想要一个稳定,能保证人民平静生活的现实,所以他说,“如果要在不正义但拥有秩序的国家,和正义却没有秩序的国家中选一个的话,我会选择前者”。这是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说的话,虽然可能是对他眼前佛罗伦萨混乱局面的负气之语,但确实能反映出他对一个国家安定秩序的渴望。

问:看来马基雅维利追求秩序和追求自由有关。

答:确实。为了保障公民自由,一个稳定的君主国也是一种可能的选择。因为现实政治状况告诉马基雅维利,眼下的意大利要建立古罗马式的共和制来确保公民自由是不可能的。以他亲身服务的佛罗伦萨共和国为例,因为他自身没有力量去对抗教皇及外部势力的压迫,而沦为徒有共和之名的由美第奇家族主政的君主国。有共和国形式的佛罗伦萨,有正义旗手主政,而且愿意以善行治国,结果却失败了,连马基雅维利自己也失去自由,被关进监狱。所以他反省道,“一个任何方面都以美行自持的人,在置身于恶者之中时,难免遭到毁灭的命运”。因此,一个君主国若能保持秩序与稳定,从而让民众免受离乱之苦,这是获取公民自由的基本条件。在当前的混乱中,葆有这样一个君主国,也是值得的。这是共和不成,求稳定的君主治理的退一步的可能。为了这个目的,君主使用的手段是可以不问善恶的,甚至“要保全自己的君主地位,必须知道怎样成为恶人,必须掌握在何种情况下,有必要真的作出恶人的行为”。我们可以大致同意以撒キ柏林的看法,马基雅维利之赞成恶行,如同外科医生针对腐烂的创口,因为这是身体康复所必需。柏林指出,“必须采取一些肯定会冒犯一般道德的措施,以便让人民始终处在适当的环境里。如果他们冒犯的这样的道德,从什么意义上能够说,他们是正确的呢?这是马基雅维利全部理论的关键”。柏林的这个问题,需要好好回答。

问:看来马基雅维利是在提出一个目的和手段的问题。

答: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说。但是正像我们在前面所说的,从表面上看,马基雅维利有两套词语,描述他的政治理想。一是在《论李维》中对罗马共和国的赞美,一是在《君主论》中,教君主如何掌握权力。但如果你仔细读《君主论》,你会发现他几乎没有在道德层面上赞美君主国这种政治体制。他讲了世袭君主国和混合君主国,但都是在事实层面上,讲述君主该如何保住权位。他提供的方法是,只问目的,不择手段。而对罗马共和国就不一样了。因为在那里有他心中的理想政治,也就是他对自由的强调。在《论李维》中,他说,“对于人们为什么强烈向往自由这一点,答案是简单明确的。在历史上,只有自由的国家,才能扩大其领土,并取得经济上的成功”。他随后举出的范例,就是废除王政之后的罗马共和国。所以,在我看,从政治的道德价值上看,马基雅维利是完全拥护共和体制的,但在现实层面上,眼前存在的各类意大利的君主国,如果它能提供一个基本的秩序,从而给民众提供基本的自由,那么这也是可以接受的。他看到眼前的君主,在掌权和保证国家安定上乏善可陈,所以就要给他们一些教诲。

问:这显然是指治国的手段和方法啦。

答:是的。他说得明白,“在祖国存亡的情况下,为了国家采取任何手段,只要最后有效,都应该被认为是正当的。这一点绝不限于执政者,一名普通国民也要有这样的认识。为了祖国的存亡,孤注一掷时,不管手段是否正当,不管是宽仁的还是残忍的,也不管会受到赞赏还是会受到嘲笑,都没有必要顾虑”。但是,这种以目的为评价标准的观点,正确吗?这涉及到伦理学的问题,我们下次再分析。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