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欧洲政坛新格局:四分五裂 - 华尔街日报

在短短四天时间里,法国和英国都打破了有关欧洲政治正决然转向反移民右翼的论断。

与之不同的是,最近的选举结果证实,在欧洲更大的趋势是分裂。欧洲社会的分裂程度正在成倍加剧,领导人更难获得明确的执政授权,换句话说,在许多国家,更难拼凑出一个具有连贯性的多数派政府。

法国的新国民议会变得四分五裂,组建政府的难度将超过自1958年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的任何时期。

除了在反对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领导的极右翼国民联盟(National Rally)方面具有共识,可能形成的任何多党政府也许都没有什么凝聚力。勒庞的国民联盟在7月7日第二轮投票中的表现不及预期。

然而,一个功能失调的政府可能会有利于勒庞在三年后赢得法国总统大选。

英国的选举制度目前掩盖了裂痕。上周四,工党以约三分之一的选票赢得了下议院近三分之二的席位。英国政坛上长期占主导地位的两党——工党和保守党的总计得票率仅略高于57%,是一个多世纪以来两党得票率之和最低的一次。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许多选民倾向于中间派、环保主义者和民粹主义右翼等小党派。英国这次的投票率也是一个世纪以来的第二低水平。

随着选民对传统政党的忠诚度下降,各场选举结果也越来越不确定。选民转向政界后起之秀,中右翼和中左翼这类老牌政党的支持率在下降。正如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亲商中间派政党已发现的那样,新运动可能迅速崛起,但也可能迅速消退。

民众对新政府的耐心会很快消退。在人们对政治普遍感到失望的时候,当上执政者可能意味着背负起艰难的职责。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民主正处于危机之中,”意大利前总理伦齐(Matteo Renzi)说,“第一个麻烦就是,你去投票,可情况并不总是能够被改变。”

美国的选举制度帮助维系住了两党的主导地位,没有出现象欧洲议会民主制那样的四分五裂。然而,许多类似的分歧正在共和党与民主党内部上演,包括建制派和反建制派之间的较量。

在政治选择方面,美国选民并不比欧洲人能开心多少。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6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现总统拜登(Joe Biden)是至少30年来最不受欢迎的一对总统候选人。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欧洲大部分地区正艰难应对经济长期低增长和公共财政紧张,导致政府几乎没有回旋余地。许多欧洲人的生活水平因新冠疫情后的通胀以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能源价格飙升而受到打击。

移民、环境政策、电费、低工资和不堪重负的医疗服务都是导致民众对政治制度表现感到不满的因素。

政治分裂使法国、德国、西班牙和荷兰等国家变得更难治理,而此时欧洲面临的地缘政治压力却在不断增加。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俄罗斯的扩张主义正挑战欧洲大陆后冷战时代的国际秩序。中国的工业正威胁到欧洲关键制造业。特朗普一旦重返美国总统宝座,可能会颠覆欧洲的安全安排以及与美国的贸易。

根据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去年12月发布的一项调查,在大多数欧洲大国和美国,对民主制度不满的选民远远多于表示满意的选民。在接受调查的国家中,只有瑞典人表示对本国民主制度的运作方式感到满意。

保加利亚索非亚的自由战略中心(Center for Liberal Strategies)负责人Ivan Krastev说:“人们有充分理由认为他们的政治制度没有发挥作用。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Krastev表示:“选民们感觉自己迷失在迷宫中,所以他们朝不同的方向奔跑,希望那里就是出口。”然后大家通常很快就会感到失望,下一次选举可能会出现巨大波动。他称:“政治周期正在缩短。”

英国选民压倒性地反对现任保守党政府,但工党的胜利并没有让人们充满希望和高度乐观。许多观察人士表示,英国经济增长乏力且财政回旋余地不足,可能很快导致人们对新首相斯塔默(Keir Starmer)感到失望。

伦敦智库UK in a Changing Europe的主管Anand Menon表示,没有人真的相信有人能解决任何问题。他称:“近来这对西方国家来说并不罕见。最近的选举都拥有反政治情绪。”

德国的情况表明,当选民在老牌政党和新兴政党、温和党派和激进党派之间摇摆不定时,执政将变得多么困难。

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领导着一个由中左翼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亲商的自由民主党(Free Democrats)和绿党(Greens)组成的纷争不断的联盟,这些政党因相互之间的矛盾陷入了无休止的优先事项之争。

结果是,欧洲最重要的政府甚至连通过预算案等基本任务都难以完成,更不用说满足国际社会日益增长的期望、让德国在欧洲安全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

朔尔茨政府的支持率已一落千丈。在6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社会民主党只赢得14%的选票,这是自19世纪以来他们在全国性选举中取得的最差成绩。

与此同时,尽管极右翼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的一些官员试图恢复第三帝国(Third Reich)的形象,但该党仍然成为了德国政治版图的一部分。大多数人仍难以接受德国选择党作为联合执政伙伴,但该党的规模使其他政党更难获得执政多数席位,尤其是在德国东部。

老牌中右翼政党很难制定出能够阻止极右翼政党长期发展的战略。

英国保守党发现,即使脱离欧盟和打击寻求庇护者也无法阻止来自法拉奇(Nigel Farage)的民粹主义挑战。法拉奇是英国脱欧的长期拥护者和特朗普的支持者,他领导的英国改革党(Reform UK)上周赢得14%的选票,分裂了英国右翼。

法国周日的选举结果显示,大多数选民仍然认为国民联盟是一股危险的激进力量,包括其对穆斯林少数群体和欧盟的态度。许多人策略性地投票给包括中间党派和极左翼党派在内的一些政党,以阻止国民联盟赢得政权。

意大利前总理伦齐说,法国现在可能得找到一个与欧洲央行前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相当的人选。在新冠疫情之后,德拉吉领导了一个由不同党派组成的意大利政府。不过,法国现在还没有一个拥有类似威望的明显人选。

德拉吉领导的执政联盟瓦解时,现任意大利总理梅洛尼(Giorgia Meloni)领导的反移民右翼党派赢得了2022年大选。

许多法国观察人士说,一个摇摆不定的多党政府同样可能在2027年的下届总统选举中提升勒庞的受欢迎度。

“这取决于在中间派或保守派中出现哪些候选人,”伦齐说。“当年没有人会在马克龙当选前一年押注他会成为总统。”

伦齐表示,这对欧洲大陆来说显然利害攸关。“下一届法国总统选举可能会改变欧洲的一切。”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