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欧洲新政府将面对沉重债务压力 - 华尔街日报

交到欧洲新政府手上的是一个有毒的圣杯。新政府是带着变革的使命当选的,但所能采取的变革手段却十分有限。

目前英吉利海峡两岸的公共债务都接近数十年来的高点。本周英吉利海峡两岸的选民将选举新一届议会。在法国和英国,政府支出和预算赤字占GDP的比重都大大高于疫情前的水平。经济增长依然乏力,借贷成本飙升,从国防到退休金,对公共财政的需求不断增加。

经济学家说,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必须实行财政紧缩——减少开支或提高税收。但政界人士并没有为选民筹划好这一切。相反,他们暗示要采取大胆的新支出计划。

在法国,出口民调显示,极右翼的国民联盟(National Rally)将在周日的选举中成为议会第三大阵营。该党提出要全面减税并推翻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提高退休年龄的政策,尽管该党官员最近收回了其中一些承诺;马克龙的这一政策在选民中间不受欢迎。出口民调显示,左翼联盟新人民阵线(New Popular Front)将获得最多席位,该联盟的议程甚至更为雄心勃勃。它的议程包括冻结物价和大幅提高最低工资(需要更高的补贴及薪资,同时也会损失税收收入)。分析人士说,如果悬浮议会中的各政党无法就组建政府达成一致,将推迟任何控制国债的努力。

没有一个法国政党讨论过如何减少公共赤字。法国今年的公共赤字估计约占GDP的5%,这一赤字水平已触发欧盟的纪律处分程序。最近几周,法国政府债券收益率飙升,原因是投资者对法国债务大幅增加的前景感到担忧。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 5月将法国主权债务评级下调至AA-。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逃避艰难抉择

在英国,以历史性多数票当选的工党已暗示将在公共服务领域投入更多资金,包括对捉襟见肘的国民保健服务(National Health Service)的投入,尽管其具体建议迄今为止还很温和。伦敦智库财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最近指责包括工党在内的所有主要政党在政策纲领中都回避了艰难的选择。

财政研究所高级研究经济学家Isabel Stockton说:“经济增长将相当令人失望,债务利息将居高不下。将这些因素结合起来看,英国战后历史上的任何一届议会面临的情况都没有这么糟糕。”

英国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今年为104%,2019年和2007年分别为86%和4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数据显示,法国的国债占GDP的比例从2019年的97%和2007年的65%上升到112%。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根据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数据,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公共预算赤字比疫情暴发前的水平高出3个百分点。该公司首席经济学家Neil Shearing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利息支出的增加,但也反映了与疫情无关的支出的增加。他说:“大规模财政扩张的空间并不大。”

即便是通常被看作财政谨慎典范的德国,也从2010年代的盈余转为巨额预算赤字。经过几个月的艰难谈判,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领导的分歧激烈的三方联合政府上周五宣布,终于就明年的预算协议达成一致。该协议遵守了该国严格的借贷规定,同时也包含了一些重振经济和增加军费开支的措施。

美国的情况更糟

根据IMF的宽泛衡量标准,美国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已从2019年的108%上升至123%。同期,公共持有的联邦债务占GDP的比例从78%上升到97%。然而,无论是几乎可以确定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还是民主党总统拜登,都没有优先考虑减少公共债务,也几乎没有采取行动的政治压力。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根据IMF的数据,美国今年的赤字将可能达到GDP的6.5%左右,与日本并列成为发达工业经济体中赤字比重最高的国家。但与欧洲相比,美国拥有几个关键的优势:经济增长强劲、人口结构不那么利空、有更大的空间来提高税率;按国际标准,美国的税率也较低。

美元的储备地位也意味着,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投资者更有可能购买美国的债券,而不是其他国家的债券。Berenberg Bank的首席经济学家Holger Schmieding说:“与其他任何国家相比,美国可以更长时间地承受不可持续的财政政策。”

上一次公共债务相对于GDP的比例如此之高还是在二战后,当时各国政府藉由强劲经济增长和削减军费开支,把公共债务降了下来。美国军费开支占GDP的比例已从20世纪50年代初的约16%降至现在的不到4%,英国则从10%以上降到2%左右。

这一次,很难判断政府支出中的哪一部分会下降。随着人口老龄化,用于医疗健康和退休金的公共开支将呈上升趋势。

Advertisement - Scroll to Continue


降低公共开支意味着可能需要降低对国家职能作用的预期。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Office for Budget Responsibility)的官员David Miles表示,自二战结束以来,人们对国家职能作用的预期已经大幅提高,而且可能还没有适应近期经济增长乏力的现实。

所有这一切都增加了风险,即投资者可能会在某个时候抗拒购买政府债券,从而将收益率大幅推高。在2022年底,时任英国首相特拉斯(Liz Truss)曾宣布大规模减税和大举借贷,导致债券收益率飙升,下台之后这一切很快逆转。在意大利,包含了民粹主义党派五星运动(5 Star Movement)在内的联合政府在2018年提出了雄心勃勃的支出计划,导致借贷成本飙升,但政府后来又打了退堂鼓。

尽管意大利赤字规模巨大,但意大利总理、民粹主义政党兄弟党的领导人梅洛尼(Giorgia Meloni)迄今为止避免了来自投资者的不满,她调低了支出计划,并对欧盟采取了妥协和解的态度;欧盟宣布意大利与法国一样违反了赤字规定。

但梅洛尼执掌意大利的情况可能并不能代表其他国家民粹主义者上台后的局面。2023年进行的一项对1900年至2020年期间51位民粹主义总统和总理的研究发现,这些人治理经济的表现往往劣迹斑斑。德国智库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Kiel Institute for the World Economy)的Manuel Funke、Moritz Schularick和Christoph Trebesch的研究发现,在过去15年中,与非民粹主义政府相比,民粹主义政府执政期间的人均GDP和消费下降了10%以上,而债务负担和通胀率也呈上升趋势。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