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每周时事分析:中国在新疆问题上面临的难题

曹辛: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正在与中国进行“严肃的磋商”,要求访问新疆,而且要求访问是“不受限制的”,中国恐怕怎么做都很难让人满意。

本栏目由FT中文网与公众号“远见经纬”(原公众号“经纬远见”)、中华智库基金会共同主办

中国与欧盟围绕新疆的冲突刚有告一段落的趋势,但接下来恐怕又有麻烦事了。这次的事情出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近期,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正在与中国进行“严肃的磋商”,要求访问新疆,而且要求访问是“不受限制的”。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几天前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访问时,再次敦促中国与联合国尽早达成访问新疆的协议,并称双方正在“严肃磋商”此事。这就使事情变得有点复杂和敏感了。

恐怕怎么做都很难让人满意

现在的问题在于,按照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受限制”访问的要求,无论中国怎么做,恐怕都很难让人满意。

首先,中国的立场是:反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访问新疆的宗旨,并在这一前提下同意其来访,而且转移了其访问新疆的目的。中国外交部副发言人赵立坚说:“新疆地区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我们欢迎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访问新疆。”但他话锋一转,对此次访问进行了定性:此次访问的目的是促进双方交流与合作,而不是进行有罪推定式的调查。而且强调:中国反对利用此事进行政治操弄、向中国施压。

而与此相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上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却明确提出,希望中国开放联合国人员访问新疆,对国际媒体报道的当地违反人权的案例进行彻底的独立评估。

显然,上述双方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此次访问新疆的宗旨在立场上已经对立,双方很难有合作基础。

其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此次对访问新疆提出的要求,在实际操作中也很难执行。因为作为联合国官员,在其访问中国期间,中国政府是有保护其安全的职责的。而既然作为安全保护,就不能“不受限制”地在新疆访问;而且当前新疆客观上是存在极端宗教人士和极端民族主义者的,尤其是距离边境很近的南疆地区。如果访问“不受限制”,客观上这些联合国官员将面临相当的安全风险,这个责任谁都不愿意承担。

而且根据笔者从欧盟方面了解的情况,欧盟不久前也要求派其人权专员访问新疆,并初步获得了中方同意。当时欧盟同样向中方要求:对新疆的“访问不受限制”。这让中国持有强烈的异议,双方一直在为此协商。由于近日中国与欧盟之间制裁与反制裁的矛盾,欧盟派员访问新疆一事可能就暂时搁置了,但最后结果如何,尚待观察。

很显然,无论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还是欧盟人权委员会的官员,在诺大的新疆若想实现“不受限制”的访问,可能性基本上是零,尤其是在南疆地区。而如果在中方官员或者警卫人员的陪同下访问,则上述机构的评估结论必将被认为是不独立、不可信和需要受到质疑的,访问的最终结果客观上也就毫无意义。

据悉,除了上述两个国际机构外,近期一些与穆斯关系密切的驻华外交使团也收到中方访问新疆的邀请,并将前往当地。可问题是,这些代表团当然都是中国官员陪同的,客观上也不可能“不受限制”。根据笔者了解,那些自己国内穆斯林较多的国家,对此私下已有异议,这在公关效果上已经打了折扣,更何况这种代表团是中方组织的,按照国外的理解,不是“独立调查”的机构,这和上述两个机构面临的问题是一样的。

一句话,无论中方怎么做,此次访问新疆恐怕都很难让人满意。因此,新疆的事情没有结束,而且很可能形成第二轮围绕新疆的国际舆论高潮,尤其是在美国于本月30日刚刚发布人权报告,称中国新疆实行种族灭绝的背景下。

当然,如果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能够考虑到新疆的特殊情况,放弃或者灵活执行“不受限制”访问这一条件,尤其是中方在介绍情况时客观、得当,特别是把当前新疆问题的来龙去脉、以及与境外极端宗教和民族主义势力的关联用证据说清楚,坦承治理新疆的困难,则情况可能又会不同,至少有望获得国际机构的理解。

国际专业组织更重要

经验证明,很多事情一旦经国际媒体报道,再弄到国际人权机构那里,一般来说往往会政治化,因为一旦媒体在新闻报道中按照政治化方式运作新闻时,人权机构几乎必然地会服从。实际上更重要、更权威的是国际专业组织和机构,尤其是联合国下属的此类部门,例如世界卫生组织等。中国应主动邀请此类机构及其专家来新疆考察和调查,允许其深入到一线,和新疆当地工人接触和交流,如此得出的结论才是最权威和有说服力的。

这些专业性的国际组织和机构之所以更权威,首先是因为它是专业性的,其调查和结论相对客观和中立,比较就事论事;而且经过二战结束后的多年运作,威信和权威一定程度上已经建立起来,它的观点,在世界上自然就有说服力,各国政府和媒体一般相对尊重。尤其是在全球化的时代就更是如此。

其次,应研究这些机构的专业分类,并针对面临的相关议题和内容,寻找对口的国际组织和机构作为合作对象。例如此次新疆风波,国际舆论报道说这是强迫劳动,这就可以邀请联合国属下的国际劳工组织,邀请该机构专家来新疆访问,同中国工人当面座谈,了解情况,搜集证据,判定工人是为收入而工作还是被限制人身自由后的强迫劳动,并对此做出独立调查,如此,世界舆论和各国政府自然认知就会改变,至少不能紧追不放,只能到此为止。本周香港《明报》还有作者建议:制裁新疆棉花和棉产品属于国际贸易问题,建议中国将此事诉诸世界贸易组织,要求该组织派专家来新疆调查,局面自然也就大不一样。这当然也是一种思路。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在联合国的各大国际组织和机构中都是派有人员的,这些派出部门和人员对上述情况是相对了解的;但从当前中国的实际行动看,综合性的部门却似乎并不了解,例如外事部门,而且是闻国际批评而起舞,国际上批评什么就回应什么,谁批评就回应谁,这是需要弥补和纠正的。

(注:作者为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