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每周时事分析:关于朝鲜劳动党八大后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

曹辛:朝鲜劳动党八大继续把美国列为“最大的敌人”,使朝鲜外交几乎全部回到金正日时代,而这在今天意味着什么?

本栏目由FT中文网与公众号“远见经纬”(原公众号“经纬远见”)、中华智库基金会共同主办

朝鲜劳动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数日前闭幕了。不少人关心朝鲜这样国家的党代会,实际上还是因为宣传过剩的朝核的国际印象、影响和后果使然。那么劳动党八大又确立了什么对外政策呢?

一是继续把美国列为“最大的敌人”,劳动党八大报告称,不管谁当美国总统,对朝鲜的政策都不会变;二是发展与中俄两国、中朝两党的关系,面对共同敌人;三是威胁、恐吓和拉拢韩国;最后,继续开发核武器。当然,金正恩实际上还会根据拜登上台以后的对朝政策再做调整;在党代会上表达这类宣示,也只是在拜登对朝新政策出台前向全党先有个说法,但无论如何,这一切使朝鲜外交几乎全部回到了金正日时代,而这一切在今天意味着什么呢?

实际上,只要搞清楚下列两个问题,则答案就会显而易见:小国拥核意义的空间有多大;中俄会否为朝鲜拥核而同美国开战。

小国拥有核导武器有实际意义吗?

首先第一个问题是,在面对拥核的世界大国时,小国拥有核导武器有多大的实际意义?

实际上,从全球政治和军事上讲,除了美国在二战中对日本使用核武器这一个极端例子外,二战后核武器的作用主要表现为吓阻而非实际使用,但只要把核导武器不再作为恐吓手段,而是作为常规武器实际使用的话,它的吓阻作用就会完全丧失。改变对核导武器作用的定性在大国之间很难做到:因为它们都拥有巨大的国土面积,能够承受核导武器相当的巨大打击;双方拥有的核导武器数量都能够“确保相互毁灭”,这一切使得核武器的吓阻作用在大国之间能够得到充分发挥。而在大国与小国之间,情况则完全不同,改变核导武器作用的定性客观上是可以做到的:因为与大国相比,小国狭小的国土空间能够承受的核导武器打击与大国相比是完全不对等的;同时,双方拥有的核导武器数量和质量也完全不能相提并论,这使得核导武器的吓阻作用在大国与小国之间实际上相当有限,因为只要大国有足够的胆略,战争的结果就不言而喻。朝鲜拥核,就完全属于这种情况。

依朝鲜非常有限的国土面积、人口数量,同美国的同类指标相比,朝鲜抗核导武器打击的能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至于朝鲜拥有的核导武器数量,不管朝鲜如何把诈敌战术用到极限,也无法同美国相提并论,因为美国是曾经和苏联进行过核竞赛的国家,双方可以“确保相互毁灭”国土面积世界第一和第二的对方国家多次,因此朝鲜的这一点核力量同美国相比是微不足道的。而且,朝鲜至今都没有进行过国际公认的合格的远程导弹实验,因为它没有辽阔的水域和远程观测舰队能够为核导试验提供不可缺少的条件和服务。

当然,在此次劳动党八大上,朝鲜领导人又在安理会对朝核禁令仍然存在的背景下正式向全世界宣布:核动力潜艇、高超音速滑翔弹头、水中及地面固体燃料ICBM等新武器的研发成功在即。但正如笔者上文所言,即便朝鲜领导人上述观点全部属实而不是诈敌之术,包括他说已经处于“最后终审阶段”的核潜艇,以及5马赫飞行速度、无法拦截的高超音速导弹,他仍然不能回答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朝美两国,谁可以承受更多的核导打击数量?这些现实决定了:朝鲜核导武器对美国无法构成使用上的有效打击,而美国的核导力量却可以灭亡整个朝鲜,将朝鲜全部国土变成废墟。

因此,朝鲜核导对美国的阻吓作用在相当大程度上是无效的,过去朝鲜领导人使用过的所谓“悬崖战术”,对美国而言基本上没有实际意义。朝鲜核导真正的作用在于:利用毛泽东过去关于“核武器是一件吓人的武器,有几件就行了”的观点,以裹挟、绑架邻国与它站在同一条战线,共同对美国施加压力。朝鲜每一次严重的核威慑,依据的都是这个思路和策略;而事实上人们可能忘记了,毛泽东的判断是对中国而言的,并不适用于朝鲜,因为朝鲜在人口数量和国土面积构成的抗核打击能力以及拥有的核导武器数量方面,无法和中国相提并论。

朝鲜核导力量不仅对美国难以产生核阻作用,对中国和俄罗斯也是如此,只是会产生一定破坏性,但那么做的话,朝鲜的代价就是朝鲜民族和国家的灭亡。

中俄会为朝鲜拥核而与美国开战吗?

第二个问题是:中俄两国会否为朝鲜拥核而与美国开战?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愿意看到不承认和不遵守现有国际体系的邻国拥核。二战后建立的现有国际体系遵循大国一致原则,即联合国安理会的五大常任理事国可以合法拥核,尤其是联合国建立了国际核不扩散体系之后,除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外,其它国家拥核一律非法。自然,印、巴也拥核,但那是印、巴冲突的特殊历史背景下的产物,而且是受到国际监督、核查和控制的,具体就是由中美两国执行对印、巴两国核武器的监督、核查和控制。至于以色列等国拥核,根本上说,以色列从不承认自己拥有核武器;而且上述国家从来没有反对现有的国际体系和秩序。而朝鲜的情况则完全不同。朝核从研发开始,就是以美国和一切朝鲜眼中的直接或潜在敌手作为目标的,而且在宣传上更是毫不隐瞒地公开宣扬,并将核武器作为实现自己目标的手段,甚至以此恐吓非拥核国家。如此,朝鲜就把自己变成了现有国际体系和秩序的反对者。这样的国家,自然不会有任何国家同意其拥核,更不要说联合国了。

因此我们看到,联合国安理会涉朝核决议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致通过的,包括中俄两国在内。在这样的背景下,中俄两国可以因为朝鲜停止核活动表现良好,因而建议联合国放宽对朝制裁,但绝不可能为让朝鲜拥核而与美国开战,中俄作为大国,这对联合国乃至世界都无法交代。

还有一个问题,金正恩在劳动党八大的发言中提出:“时代的要求表明,必须保持两国人民、朝中两党在对抗共同威胁中以密不可分的一个命运凝聚起来的兄弟般友谊和团结。”全世界都知道这是朝鲜在呼吁中俄朝三国共同团结,对抗“共同威胁”美国。可是中俄两国政府和两国执政党也要对自己国民和国家的安全与利益负责,于是自然也就要评估一下朝鲜及其核导力量的份量。可是很遗憾,朝鲜的力量过于薄弱,对结果可以这样评估:如果中俄和美国在全球公开对抗和博弈了,朝鲜的有限力量加入到任何一方,对任何一方的胜利或者失败都不产生决定性影响,这是朝鲜的国力使然,这包括了朝鲜领导人在劳动党八大上声称的潜射核武器和5马赫高超音速导弹等核导力量。

在上述这样的背景下,国际局势和朝鲜的现实力量都使得中俄很难为了让朝鲜保留核导力量,而与美国开战。而且,因为中俄两国都是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的签字国,它们客观上都将很难不继续执行安理会的涉朝制裁决议,尤其是,如果拜登采取了合适的对朝政策的话。

中国应该有什么样的对朝核政策?

在朝核问题上,中国的决策是关键性的,中国应该如何对待朝鲜拥核?

朝鲜非法拥有核力量对中国安全利益直接和间接的损害是毋庸置疑的,这是中国领导人去年访问朝鲜时,主张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根本原因。中国领导人甚至在谈话中表示,如果朝美两国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谈判能够“谈下去、谈出成果来”的话,对于朝鲜关于安全和发展经济的愿望,中国党和政府“将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这可以在新华社的报道中得到明确的反映。但是,朝鲜仍然坚持拥核的政策毫不动摇,结果导致双方没有发表联合文件。

事实上,美朝越南河内会谈失败后,美方外交权威人士也告诉笔者:美朝两国领导人河内会面时,朝鲜对弃核毫无准备,根本没有准备弃核。金正恩手下在会谈准备阶段,对此绝不表态,一律回答为“等领袖表态”、“你们总统会有想象不到的好消息”。金正恩会谈时只要求美国放弃制裁、朝美建交、双方在对方首都互设办事处,绝口不提弃核。

在这种背景下,拜登未来的对朝政策可以判断是强硬的,尤其不会采取特朗普的领袖外交策略,而是会以强硬手段迫使朝鲜有所让步,争取中国研究朝鲜圈子里人士说的:朝鲜领导人不大可能再遇到比特朗普对他更友好、有礼貌的美国领导人了。

对中国来说,面对十字路口上的中美关系,恐怕不宜将对朝核政策和拜登奉行什么样的对华政策联系在一起,而应该将两者分开,坚持将朝鲜弃核和朝鲜半岛无核化作为中国对半岛政策的底线,越是当前形势顺利,越是要坚持这一点。原因就在于:朝鲜坚持拥核对朝鲜的国家安全实际上并无保障作用;朝鲜拥核损害中国国家安全利益;中国和俄罗斯客观上不能为让朝鲜拥核而与美国开战。在这样的政策选择现实面前,中国必须在行动上创造有利于自己的、使朝鲜弃核的外部环境,朝鲜弃核必须成为中国外交的底线。如朝鲜弃核,中国可以保护朝鲜安全,帮助其发展经济;反之,则必须认真执行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并要求朝鲜弃核。

(注:作者为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