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民主中医“烈大夫”曼城开诊所 盼团结移英港人弘扬中医精髓

Sun, 09 Oct 2022 16:24:19 GMT

外号“烈大夫”的中医师张怀烈在英国曼城开始“青木堂”中医诊所

香港建制派网媒经常挖苦选择以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签证新政策下移居英国的香港人。不过,这些港人从10月8日起多了一个围炉取暖的落脚点,一家在曼彻斯特城(Manchester)新开张的中医诊所。一位远道从香港来此开店的中医师带着期盼与弘扬中医使命,希望港人正面对待彼邦生活,努力融入新生活,弘扬延续港人这优良的传统身份。

“烈大夫”反送中公开政治取态 走上另样职业生涯

外号“烈大夫”的中医师张怀烈,是名地地道道的香港人。他从事中医行业约20年,近年在网上Youtube开设“烈大夫中医教室”频道,传扬中医知识,可以说是颇有名气。但最为引起注意的,不是他的雄心壮志,而是他自2019年的香港反修例社会运动中,公开他支持民主自由理念的政治取态后,从此走上一条荆棘满途的职业生涯道路。与目前享受高官厚禄的香港政府的医疗专家,形成了鲜明对比。

“烈大夫”近日接受了美国之音中文部的视频访问,畅谈了他从医的心路历程,分享了从他20多年前到中国广州攻读中医课程,到回港后继续进修执业,到2019年反修例运动后的种种经历。他表示,10月8日在英国曼彻斯特城开设他的第一家海外香港人中医诊所“青木堂”,并非偶然。而是他个人对弘扬中医精髓的执着,也盛载了他对移英港人溢满的爱心,希望港人能坚守选择离开香港的初衷,正面地延续热爱普世价值的精神,将港人独有的身份一代一代承传下去。

自英国政府去年1月31日推出BNO(5+1)签证新政策以来,已有数以万计的香港人入境英国,展开新生活。除中共在港传媒《大公报》和《文汇报》的抨击外,建制派网媒“帮港出声”也称英国生活艰难。该网引述社交媒体贴文说。一名港人女子甚至要打三份工才能维持生活。

曼城开设诊所涵意 有港人地方就是香港

面对建制派的一沉百踩,“烈大夫”表示,他到曼城开设他的第一家海外香港人中医诊所,就是要回应上述的负面言论。他说,选择了移居英国的港人,是不应终日哭哭啼啼,投诉天气差,躲藏瑟缩一角,只缅怀昔日香港的美好时光。相反,他们需要融入社区,重建香港人网络,要更加正面地生活下去。他强调,香港面目全非后,能够聚集香港人一起的地方就是香港。

“烈大夫”说:“香港不是一个location (地理位置)。香港是有香港人的地方,便是香港。那么这一概念其实应该如何表达?我们现在到了此时此刻,香港人为何要离开(香港)?其实我相信好多朋友都是刚才我所说,那一个99%的政治原因离开,以及我们觉得我们过去香港以往昔日光辉,与我们的价值观已经慢慢消失。好多人为了下一代,或者为了他们的民主自由与言论自由,而不得已做出呢个选择。”

他还说,与其玉石俱焚,热爱普世价值的香港人倒不如弃子求生,在英国寻找生机。正是这样,他萌生了在英国拓展自己的中医业务,为这些香港的同路人提供服务,将他们汇聚一起。

形象新颖 凸显世代不同

在交流访问的个多小时中,这位年纪40岁的大夫打破了记者昔日对于中医师的沉闷刻板印象。在他主持的Youtube频道节目中,有时候会一边享受红酒,一边讲解中医学术知识。他给予的印象是,爱穿黑色衣服,少许染发,尾端结着一个小发辫,这打扮还带有几分貌似着明日本歌手玉置浩二。这种与以往一些老成持重的中医师呆板木讷地出现在电视节目上的差距,凸显了世代的不同。

“烈大夫”解释,他在英国曼彻斯特开设海外香港人中医诊所,很可能是承袭了他自少培养的批判性格,在决志修读中医课程,并以此为终身志业中,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结果。他回顾了20多年前初到广州学习中医时的第一年,已经对部份课程很反感,如被要求修读与中医学术上风马牛不相及的科目,例如中共党史,甚或马克思、列宁与毛泽东思等思想主义核心议题。

越是学习中医  越是对教材产生疑问

“烈大夫”继续说:“去到第二年,就开始有些中医学科。不过,我作为一个批判思维的人,就会发现,为何在教材内…好了,我读了,我考获成绩很好,但我反而不能领悟中医的真谛,中医究竟它是否一种纯理论?还是在实践上,或究竟会否在教材编篡上,其实可能有些偏差呢?这个疑问在我修读过程中已经产生好大的怀疑。”

这种挫败的感觉,随着“烈大夫”修读完成五年的课程,在中国内地的医院实习时,更有强烈的深刻体会。他说,原来自己真正能执行实践行医是“极之有限”,因为中国大陆的中医教学,美其名为“中西医结合“,但荒谬之处在于中医能够开西药;西医也能开中药。他担心,内地医院诊所利用了这种混合与混乱的教学及实践模式后,真正的中医国学便会慢慢消失被毁灭。

回港后求职待遇侮辱 有如乞丐

庆幸的是,他学有所成回到香港后,发现香港的中医制度并未有崩坏至此。法制上香港注册中医不可胡乱开用西药。但时值当时的特首董建华锐意在香港发展中医业,“烈大夫” 十分担忧香港政府不加思索,直接将中国内地的中医制度在香港复制,直接使用,他眼中的美好传统医学知识,便会毁于一旦。

在香港这个物欲横流、利欲薰心的资本主义社会,单靠理想可能未必能糊口得到温饱。“烈大夫”回忆到,中医在香港作为一个专业,当年的薪酬甚至连一个看更(保安员)也不如。他毕业回港后与同学自嘲说,不知道往何处“乞食了”?

“烈大夫”说:“这就是(中医)商业化的问题,我希望中医有一个专业,要有一个基本薪金……这一个传统医学,能够弥补西医治疗上的不足,我希望将中医业界的薪酬,能够回复至一个恰当水平。不是像毕业那年回港后的月薪七千、八千港元。一个看更可能是九千港元 ,(中医师)这样(水平)的薪金,对于一个专业医疗人士,其实比较上是侮辱的,这也是我为何要成立一个(工)会就的原因。”

参与表达意见受阻 领略民主自由选举可贵

带着一股干劲与热诚,“烈大夫”这头无名小子开始‘挑战’香港的传统中医势力,希望为业界带来变革。他深明在这个传统的中医制度内,一些中医学会还比现今中国政府的历史久远,要改变老一辈的医师想法并不容易,但他秉持着民主精神、言论自由的信念,深信着纵使被质疑,老前辈也可以与他这些年青医师公开讨论,期盼为业界带来改革的曙光。

不过,现实始终是残酷的。当时还很年青的“烈大夫”发现,原来自己还只是一个“small potato”(小番薯),没有办法将意见上陈;相反,一些人在达官贵人出席的晚宴或交流会,表达意见的效用却事半功倍。

“烈大夫”继续说:“如果我是一个Nobody (无名小子),我没有办法将一样我认为正确的建议向上传达;但在这个过程我看见,我出席一些晚会,一些交流会,然后原来里面有官僚系统的阶级主义。那个拳头大或者那个社会地位高,原来才能能够表达意见 。”

此时,他更加领悟到民主自由的可贵。

“烈大夫”说:“但我在中医界内想提出意见时,发现会有一些不同类型的组织阻拦,使我自己的理想没有办法彰显,我发现这个制度原来不是真正民主自由的。所以我希望大家明白到,其实民主自由,任何学术界别,在任何你自己的生存空间,以及一个营商环境内,其实原来都是非常重要的 。”

同样关心香港整体福祉 2019社会运动亲证示威者受警暴对待

在“烈大夫”的眼中,在香港中医界内不要每每排资论辈,要达致尊重每一位医师的表达权利,一个合理民主的选举方式,不可或缺。同样道理,他明白到一个社会的健康发展,不可以欠缺民主选举元素,他对中医业界的忧心爱护,渐渐地引伸至香港的整体社会。

他分析,明白到为何香港人过去总是对政治冷感,既要为了生存忙于工作养家糊口;富家子弟也忙于赚钱,懒得多管是非对错与良知。 2019年一场声势浩大的反修例社会运动,也无情地把这位医师卷入其中。他公开了自己支持示威运动的政治取态,亲身医治过众多受到警察镇压受伤的示威者。他对记者说,他曾经诊治过长期受到催泪弹毒害影响了身体荷尔蒙分泌的女示威者,发现她们当中有人出现排出黑血及经血呈现黑色的现象。

“烈大夫”说:“我看见年青人好,中年人、银发族也好,每一个香港人为了这一个反修例运动只是需要好和平这样站起来,我只是申诉我自己的自由。我们反对这个政策,但政府却加添一个不能转弯、没有余地的回覆,然后我们市民自然就会有情绪的出现,我更加看见不同的病人受到不公平的打压。”

治疗病人不分黄蓝政见 严肃看待医德 但会在交流中以理服人

毫无疑问,这一战役巩固了“烈大夫”的民主信念。他公开政治取态后,也招致了不少的麻烦与威胁,不便多谈。作为一位支持“民主”的大夫,记者向他请教过往有否“蓝丝”(建制派的政府支持者)上门求医,又或他会否同样医者父母心一样地如同对待“同路人(支持示威者一方)”般医治他们?他严肃地回答,在医疗道德的层面上,他当然会一视同仁,竭尽所能医好每一位求医的病人。但他强调,医生也可以拥有自己的政治立场,若在治疗的交流过程中,有关话题被触及,他会不厌其烦地向这些病人解释,务求他们明白事理,渐渐支持民主自由阵营的一方。

“烈大夫”说:“那当然也有一批没有这般容易消失(离去)的病人,我会界定他们为浅蓝 (即愿意沟通的轻微支持政府建制派),浅蓝可能还有得救,所以我们会用道理晓以大义,我们会诉说我们认为正确的事给他/她听,到最后听或不听,如果我在100个病人中,有两三个可以慢慢变回黄(丝),或者变回拥抱普世价值自由民主思想;而不是受社会主义或阶级斗争、或一些共产思想荼毒洗脑,我已经我觉得我做到了。不仅将其病情治疗好,我觉得对其思想也是一个治疗嚟,所以我会义无反顾地去做。”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曲线表态 贴文引来支持者会心微笑

社会运动消退,伴随着“港版国安法”2020年中的降临,如同很多香港人一样,“烈大夫”评论时政也需要一点适当的智慧,有时需要利用“曲线“的方式来表达意见。在他最近的脸书账号上,也会经常看到拿政治人物开玩笑的贴文,如一则分享视频看到一个貌似习近平的大叔在卖包子,使一些支持者会心微笑。他的曼城新店开张,也拿特区政府行政会议召集人叶刘淑仪开粤语式的有味玩笑,说她为他的新店举旗。

“烈大夫”说:“国安法实施后,很多香港人在离开(香港)之前,他们的Facebook(脸书账号)都会用曲线方法表达,我也不例外。所以如果大家留意到有些post(贴文)有些讲法,都是比较婉转啲。这就是叫时势问题。但如今到现在,有很多真正已经离开了香港的朋友,虽然它(国安法)是‘宇宙大法’,其适用范围广阔,但起码他们不在香港,就没有这般容易被当局拘捕。”

在海外建立正确、正直的中医形象 到发展中国家义诊 弘扬中医精髓

开设曼城中医诊所除了是服务英国的港人外,“烈大夫”还希望能达致纠正过去海外一些来自部分华人移民假扮医师的负面印象。他强调,当然不是所有的海外中医诊所及药店均从事这种欺骗勾当,但这种行为正正影响着中医的海外形象。 “烈大夫”维护这种形象不一定是从谋利谋生的角度出发,在过去的行医岁月中,他更个人发起义诊行动,亲身到一些发展中国家如尼泊尔为贫苦大众治病,在山区寺庙进行中医教学,宣扬中医的奥妙好处。

叹息香港医疗专家失去言论自由  自我弘扬中医继续上路

身处异地,回首审视香港今天的医疗专业,看着专业的医疗专家如何配合政府的防疫政策,不管中、西医也好,未有一位公开提出反对打疫苗的言论。他为此感到叹息。

 “烈大夫”说:“草菅人命,其实是自古以来当权者或某一些掌握权力的人的其中一个本份。为何?因为这有机会牵涉到他们自己的个人利益受损;但有一些人并不是利益问题,有些是因为恐惧自己失去权力。所以我们可以形容如今天有很多专家学者,他们的意见会远离与违背医学真正的fact check (事实依据),或者他会用一些数据与一些科学的数字来说假话。其实,我是看见的。如包括好似最近我们说的那几位(香港)医疗专家,他们的说法会按着(香港)政府颁布的大风向与政策而改变他们的论调。”

当叹息他们已经失去自己独立医疗专业判断的自由,为香港的医疗体系感到悲哀时,“烈大夫”也为着个人的前景去向,寻找探索香港以外的机遇。他明言,英国曼城港人中医诊所只是他实践理念的第一步,往后他还希望到世界不同的地方去开创新天地,结合民主自由的理念,将中医的真谛发扬光大。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