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气流“啪”地打在眼珠子上,7年的眼病让我习惯了眼压测量

2021-01-25

大学的时候,我喜欢看小说,经常宿舍关了灯,室友们都睡觉了,我还要躺在床上用手机看很久电子书,有时候看得起劲,会到凌晨两三点才睡。

 

我看小说时不开台灯,宿舍里乌漆嘛黑的,看久了手机屏幕眼睛就会疼。感觉疼的时候,我就把眼睛闭个十几秒钟,等没那么疼了又睁眼继续,颇有几分“凿壁偷光”的劲头。到睡觉的时候,眼睛往往酸疼得厉害,我就转转眼珠子或者来一套眼保健操,心里安慰自己没关系,已经算是治疗过了。等到第二天醒来,眼睛也没有什么不舒服,于是就这样过了好久。

 

那时候的我,双眼视力5.1,虽然知道老这么玩手机对眼睛不好,却没有真正放在心上,总觉得自己体质异于常人。

 

图丨wikimedia

右眼像被蒙上了一层雾

 

直到有一天起床之后,我感觉右眼有点不对劲,就像被蒙上了一层雾,看啥都略带朦胧。我以为是还没清醒或者是眼睛里有分泌物,就去洗脸,没想到洗过好几遍,甚至专门洗了眼睛以后,看东西还是雾蒙蒙的。

 

我试着遮住左眼或者右眼,明显感觉出左眼看东西正常,而右眼确实出问题了。想起昨晚又看电子书到很晚,我就后悔得想抽自己大嘴巴子。但我还是努力安慰着自己,或许就是一时不舒服,休息休息可能就没事了。

 

接下来的一天里,我打球、散步,尽量不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眼睛上,但是那片雾蒙蒙始终横亘在右眼前,让我无法不注意到它。我甚至故意流出一些眼泪,希望能冲刷掉那片“脏东西”,然而终究是徒劳。焦虑在我心中一分一分地累积。

 

b1e5Nh qy86xcXG99uBHNzu MZORNvGXygO9Nh37Fa89AAAAMAAAAFBO

头晕加畏光,我决定去医院

 

到入夜时分,情况变糟了,我看到路灯发出巨大的光晕,而闭上右眼,光晕便消失了。当时还下着小雨,马路上的汽车堵成了一股光的洪流,花花绿绿的,让我头晕。对,我开始头晕了,害怕看到光。

 

这时我下定决心第二天要去看医生,不过当晚还是一反常态地很早上床睡觉,抱着侥幸心理希望这破天荒的一次早睡能让眼睛自然痊愈。当然,我的希望落空了,第二天早上右眼依然朦胧。我一刻也不敢耽搁,火速来到了医院。

 

在眼科,我第一次见到了那种名为眼压仪的机器,并在以后的日子里与它结下不解之缘。医生让我将下巴放在这个白色仪器的凹槽里,然后一个管状装置冲着我的眼睛就来了,我按照医生的吩咐把眼睛睁大,那管子“啪”地喷出一股气流,就像在眼珠子上打了一枪,直接把我的眼泪打了出来。

 

检测结果马上就出来了,左眼眼压十几毫米汞柱,右侧则超过了四十几毫米汞柱。我第一次听到“眼压”这个词,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右眼比左眼高这么多,猜测就是它在作祟。

图丨pixabay

青睫综合征,视力还能恢复吗?

 

回到医生那里,我递上一摞检测报告,医生看了一会儿说,“你这是青睫综合征”。“啥征?”我懵了,心想眼睛咋就不“清洁”了呢,难道沾到啥脏东西了。“也就是青光眼睫状体炎综合征”,医生跟着解释了挺多,但我就记住了“青光眼”这三个字。在我印象中,青光眼是一种很可怕的疾病,很多人就是因为它失明的,我顿时像坠入了冰窖。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诊室的,我站在诊室外面开始上网查询,当时看到的第一条搜索结果就是“青睫综合征一定会瞎吗”。我当场心如死灰,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瞎了吗。但事已至此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于是我拿着几瓶静脉输液的药物和一堆眼药水回家了。

 

庆幸的是,在连着输了几天液、滴了几天各种眼药水后,眼前雾蒙蒙的感觉慢慢消失了,我也逐渐安下心来。在治疗期间,我做了不少功课,对青睫综合征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我查到的资料显示,青睫综合征是一种自限性疾病,也就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后,患者一般能够痊愈,我当时担心自己要瞎掉了完全是杞人忧天。不过这种疾病同时也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眼科疾病,发病机制不详,完全治愈的可能性很小。

 

这种罕见病都能碰上,看来我还是天选之子啊,我在心里自嘲。当然,说是罕见病,我还是在论坛上发现了不少患有同样疾病的病友,他们的乐观给了我不少安慰。

 

0Mpa RP00KwNS3D D0HnkRB LWpYVhVffoXTVQNJMa89AAAAMAAAAFBO

依旧会复发

 

后来的日子里,我几乎每隔半年就会因为青睫综合征复发去医院,发作前要么是感冒劳累,要么是用眼过度。久病成医,我现在都会直接建议医生测量眼压,然后开药,倒是省了不少事。

 

每次复发的时候,除了滴眼药水,我还会用毛巾之类的东西遮住右眼让它休息,工作啥的全凭左眼,一般过个三四天就能恢复,倒也没有给我的生活造成过大的困扰。就这样,青睫综合征伴随我走过了7年,而上一次复发距今差不多已经有1年了。

 

我现在很注重用眼卫生,绝不会在光线昏暗的环境下或躺着的时候玩手机,屏幕的亮度也尽量调低,以减小对眼睛的刺激。每次看见媳妇儿侧卧着玩手机,我都要让她坐起来,而她总是跟我打哈哈,人在健康的时候很难感受到对失明的恐惧。而我回忆起第一次听到“青睫综合征”“青光眼”的场景,现在依然心有余悸。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海伦·凯勒如是说,仔细体会,这是多么奢侈又多么绝望的一句话,人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才知道健康的宝贵,而到那一刻通常已经悔之晚矣。

 

希望每个人都能健康,而又能感知健康是一种幸福,并在每一个有阳光的日子里起舞。

 

医生点评

苗森 |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眼科主治医师

青光眼睫状体炎综合征,简称青睫综合征,又名Posner-Schlossmann综合征。这是一类常见的继发性青光眼,在临床上并不罕见。

 

这类疾病的病因目前尚不十分明确。多发生于青壮年,常表现为单眼反复发作,也有患者双眼发病。每次发作一般持续3~5天,少部分可延续数月。发病时,通常会表现为眼白突然轻度发红(结膜轻微的睫状充血),部分患者还会出现视物模糊等表现。

 

眼科检查中,眼压正常值为10~21毫米汞柱,青睫综合征患者眼压通常中度升高,可达40~50毫米汞柱。专科检查(裂隙灯检查)发现比较典型的眼部表现时,可以确诊这种疾病。

 

治疗方面,青睫综合征不宜手术治疗,部分可自行缓解,大多数需要采取药物治疗。一般会联合应用激素类眼药水和降眼压眼药水局部点眼。

 

由于每次发作持续时间不长,对视功能的影响不大,视乳头及视野一般不受侵犯,这种疾病的预后较好。但部分患者在长期反复发作后,也会因眼压升高而出现青光眼典型的视乳头和视野损害,影响视力。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青睫综合征反复发作,且用药后不易控制,需要注意是否合并了原发性开角型青光眼,应在发作间歇期进行青光眼的排除检查,以避免延误治疗。

 

对于反复发作“久病成医”的老患者,则一定要注意激素类药物的规范使用,切勿因滥用激素类药物而发生激素性青光眼。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中北路吃王

编辑:代天医

gkaLmoYPmAwKhfMdB AFyi7Dua4jEa84TmP7Z0SoekM4BAAAhQEAAEpQ

这里是果壳病人,专注讲述健康故事。

如果你有得病、看病的体验要分享,或者想讲讲自己经历的健康相关趣事,欢迎投稿至[email protected]

kmN

本文来自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