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江天勇获释两周年 仍被软禁无自由


据维权网消息,人权律师江天勇刑满释放已满两周年,但江天勇仍遭到国保人员重点监视及非法软禁。江天勇妻子告诉本台,江天勇被禁止就医、旅行。随着两会临近,江天勇的居处被加装摄像头,对其进一步全方位监视。

因涉及“709大抓捕事件”,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的人权律师江天勇于2019228日刑满获释,距今已满两年。在这两年中,江天勇住在河南老家的父母家中,但仍遭到当地国保人员的非法监视和软禁。

据维权网消息,江天勇因长期参与艾滋病感染者救助维权、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维权行动,一直备受当局监控、打压,多次被捕。2009年,江天勇被北京市司法局吊销律师执业证。2016年,长沙市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江天勇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7年11月21日,他最终被长沙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国保 24小时轮班监视跟踪江天勇

江天勇的妻子、流亡美国的金变玲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江天勇此前遭到酷刑,健康状况不佳,出狱后甚少外出,即便如此,国保也没有放松对他的监视:“从江天勇出狱到现在一直都是被软禁在父母家里,因为身体原因他不愿意出门,过年了他想去亲戚家拜年,但是现在国保一天24小时监视,就在他父母家附近的路口建了个小房子,只要江天勇出门,他们就近距离跟踪,还不是一个人,是很多人跟踪。”

金变玲说,江天勇在服刑期间遭到殴打及用刑,导致腿伤严重,无法站立。为进行后续治疗,江天勇出狱后多次前往医院就医,但国保屡屡阻挠医生接诊:“他现在想去医院看病,国保都跟着,到医院后国保就和医院的人打招呼,根本没办法治疗。医生只能说江天勇没有病。江天勇在监控下只能在他父母家,不能去远的地方。”

金变玲说,随着两会的临近,当地国保进一步收紧对江天勇的监控,包括在原有的十几个摄像头的基础上继续加装:“他家屋前屋后,旁边的大路上全都是监控。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害怕什么。”

金变玲认为,多名国保人员肆无忌惮地软禁和轮岗监视,就是为了激怒江天勇,使他作出不理智的行为,再以此为借口随意抓捕他。

一名国保近距离跟踪江天勇,其后双方激烈口角。(陈光诚推特图片)

法律学者:维权律师生存空间再被压缩

旅美中国法律学者滕彪告诉本台,江天勇的遭遇并不是个例,中国维权律师均遭到中共当局的严厉打压:“这种严厉的看管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完全是一种犯罪行为,因为没有法律依据,这种手段的运用也是非常随意的。如果按照中国刑法,完全符合非法拘禁罪。”

滕彪说,按照惯例,刑满获释的维权律师并不会被国保重点监控长达两年之久,江天勇的遭遇证明中共出于政治考虑再次收紧维权律师的生存空间:“有的按照刑法的规定被剥夺政治权利,但这种剥夺政治权利也仅仅是担任公职、出版书籍的权利等,并不包括剥夺人身自由。”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近发布报告,披露了中国警方对获释的民主人士和维权律师实施“伪释放”,手段包括软禁在家、强迫旅游、软禁在秘密场所等,持续数周至数年不等。报告显示,“伪释放”的打压手段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保护公民人身自由的规定,也违反了与自由和行动自由权相关的国际权利法。

影响广泛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王全璋等人也遭遇过“伪释放”。2020年4月获释的王全璋在走出监狱三周后才与家人团聚,而高智晟自2014年获释后,至今仍下落不明。

“伪释放现象是中国警方系统性非法行为的又一例证,使中国司法系统蒙羞,”保护卫士创始人兼主任彼得·达林在声明中说,“它使人们的服刑或取保变得毫无意义,被释放只是意味着被换一种形式监禁。”

记者: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