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江西吉水一名医生遭歹徒持刃袭击不幸去世,嫌疑人将承担什么法律责任?如何避免此类伤医事故再次发生?

凌楚眠的回答

这个世界上,不会发现两件一模一样的事。

但很多事情,其根本的原因,指向社会的同一个症结。

在暴力伤医德事件上,我除了哀悼我的同袍之外,

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因为或激愤,或心寒,或愤怒,或理性的话,在知乎关于袭医伤医的大大小小问题里,都说尽了。

说多了,自己难受。

我把之前的回答po出来,仍能完美阐释目前案件的底层逻辑、罪犯心理和社会意义。

不过是一次次社会治理的溃败,和一次次伤医历史的重复。

代价是一条条人命。

悲观预计:原来医患关系怎么样,往后还是那样。
医闹、伤医、杀医等扰乱正常医疗秩序、严重侵害医务人员生命安全的行为,仍会发生,并且频率不会减低。
原因无他,中国医疗上的问题从来不仅仅是临床的问题,有太多社会矛盾纠纷、资源分配失衡、监管仲裁缺失方面的因素参杂其中。
中国以GDP占比相对很低的医疗支出解决了14亿人的看病问题---不开源,就只能拆东补西,以及压低成本。
低成本运行的机构要同时保证服务和效率… 玩运营类游戏多的童鞋可以看看这样的设定是否广泛存在。
在海外新冠肺炎疫情不倒灌的前提下,国内的疫情已经趋于平稳,医患融洽的局面会迅速消融---本次疫情中的临床救治费用是国家兜底,很多病人没花一分钱,大夫回归到了治病救人最单纯的角色,病人依从性极高。
这是在不考虑钱的情况下。
当一切回到正轨…
希望我的预期是错的。

v2 d1b36eb0fe9f0e7f07f4a8226b66090e 1440w

暴力伤医这个话题我之前回答了不少,目前看来,基本无解
因为烂人也是人,是人就会生病,生病了就要看医生。
公众普遍认知里的社会公约、法制观念、善恶是非观在这类烂人的心目里毫无约束力;他们往往身处社会底层,有些令人怜悯的身世经历,是被压榨、被奴役、被歧视的对象,是“弱势群体”。
可弱势群体就是善良的?很抱歉,他们往往也是恶的载体——弱者,往往抽刀向帮助他们的人——所以无可避免接触此类人群的公共服务提供者们,遭遇暴力袭击、诓骗、纠缠的概率远大于其他行业。
话说回来了,你明知他是个烂人,他要看病,你能拒绝吗?
于道德层面——医者父母心啊,见死不救的大帽子可不好受。
于法律层面——首诊医师负责制了解一下?
医疗工作者生来就是帮助别人的,救死扶伤是不管人品的。
那么只有提高犯罪成本一条路了:通过刑罚震慑犯罪分子,看起来很美。
我不是法律工作者,不敢在此方面妄言;但我熟悉疾病,熟悉病人,熟悉一个人罹患疾病后暴露出的复杂人性。疾病有大恶,在久病之人心理,世界都是罪恶的。
当疾病和社会“弱者”结合起来,一个“完美”的潜在犯罪者诞生了:“老子一生磨难,穷困潦倒;临走也要带走几个!”
“老子这么痛苦,都是你们这些庸医害的!”
“老子命苦,你们这些冠冕堂皇的人,都该死!”
在疾病面前,人的理性是很渺小。
溺水者在遇到救援时,第一反应是死命抓住救人者;不管这样是不是置对方于死地。
更何况我所说的“烂人”,永远会把自己的痛苦怪罪到他人头上。
在这种职业的结构性风险面前,医务工作者能做的防范其实非常有限。
就算你穿板甲上班,你防得住尾随你到家门的施暴者?就算门诊普及安检,急诊有保安24小时守着?
当防范成本无限增加,医疗效率将极为低下
举个例子。
武汉现在所有的医疗机构的急诊部门实行以下防疫政策:所有急诊病人,均需要做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和抗体检测;病情太急,急诊外伤太重,需要立即手术的病人怎么办?
一律按疑似病例处理,进负压手术病房,手术者上三级穿隔离衣进行手术。
宁可错杀,不能放过嘛。
而闷在防护服里,在没有空调的环境里做十几个小时的手术,不仅难受,还低效:一个夜班麻醉小组往往能同时开两三台手术,现在只能做一台——负压术间,进去了等做完手术再出来吧。
其他病人,没办法,等着吧。
如果医生对暴力伤医也采取这种严防死守的策略…

v2 e1d28cc43f734f7f7731e4e1cd32c6ba 1440w

曾经坐飞机是没有安检的。1955年11月1日,美联航629次航班发生恐怖袭击,预先放置在行李中的炸弹爆炸,机上44人全部遇难。
然后坐飞机就要安检了。
曾经飞机安检很随意很松散。2001年9月11日上午,劫机者将手枪模型及化学炸药分部件藏在行李中带上飞机,几个小时后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世界的运行轨迹。
从此机场安检成为极精细极耗时间的time killer。
曾经坐地铁也是不用安检的。1995年3月20日日本东京地铁内,奥姆真理教邪教徒释放沙林毒气,造成13人死亡及5,510人以上受伤。
从此地铁安检在世界范围兴起。
曾经,全国各大城市的公交车是没有什么安全员的。2009年06月05日,成都市一辆牌号为川A4956的7路公交车上,被人为纵火,造成27人遇难74人受伤。
此后,国内大城市(如北京)的公交车上都配备安全员。
曾经法院也是不用安检的。2013年4月19日,广东某法院开庭审理一起离婚案件时,被告突然向原告丢出自制爆炸物,并用水果刀将原告刺倒在地,致原告死亡。
所以现在法院也要安检。
这个世界上,你性情温和,待人和善,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事,一辈子都是恬淡如水;但你永远不知道,在你和其他人共处一地的公共场所,有没有那么一小撮极端者,出于这样那样的目的,把恶意和死亡洒向无辜的人。
很遗憾,中国的医院已经完全符合设计安检的基本要求:公共场合、人流量大、潜在恶意者出现概率大。
作为人生大部分时间将在医院度过的医务工作者,我当然支持设立安检。至于安检造成的不便和时间耽搁,没办法,是安全必要的成本。
毕竟社会就是这样,部分人做恶的代价,所有人来承担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