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能源投资者来说,沙特大幅削减石油产量的决定是一个新年惊喜。然而,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的动向可能会缩短这场盛宴的时间。

沙特此举带动近月布伦特原油价格在两周内上涨7%,达到每桶55美元以上。此次减产将导致2月和3月每日减少100万桶的供应量,约占全球需求的1%,而此时市场仍面临新冠病例激增带来的石油需求不确定局面。

上述操作的假设是,任何对需求的拖累都是短暂的,而且其他生产商仍将受到2020年价格暴跌的影响。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周四发布的一份报告令人感到鼓舞:在过去连续四个月在月度报告中下调2021年石油需求预期后,最新一月的报告维持了去年12月的预期不变。欧佩克预计,今年的需求将较2020年每日增加590万桶,至9,590万桶/日。该组织还维持其石油供应预期基本不变。

但是,美国和中国这两个石油大户仍是未知因素。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数据,美国和中国是最大的原油消费国,美国也是2019年的最大石油生产国,超过了沙特。

去年4月,卡车将原油油箱运出得州米德兰。

去年4月,卡车将原油油箱运出得州米德兰。

图片来源:Matthew Busch/Bloomberg News

欧佩克在报告中指出,对美国页岩油开采商来说,市场状况已有所改善,然而该组织仅将美国的供应预期上调了10万桶/日。实际数字很可能会大幅上摆。许多美国公司都表现出了自律的态度。不过,过去的经验表明,当油价高企、资本市场形势良好时,这些承诺很难兑现。一篮子能源勘探公司今年以来已上涨了近22%,同时利率仍然很低。例如,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等经纪商都上调了对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 XOM)的评级。

达拉斯联储去年9月份对油气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大多数人预计,如果西得州中质油价格超过每桶50美元,美国石油钻井平台数量将大幅增加,而这一里程碑已经达到。尽管与一年前相比,美国的石油钻井平台数量仍显得较为贫乏,但自9月份以来几乎每周都在增加,最新数据显示,钻井平台数量已从8月中旬触及的低点反弹了60%。

在太平洋的彼岸,中国也可能对市场造成冲击。部分得益于其迅速遏制疫情蔓延的能力,中国在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可靠的原油买家。然而,受两项因素影响,这一趋势或难以持续。其中一个显而易见的因素是,中国暴发了数月来最严重的新冠疫情,促使政府实行封闭举措,可能会大幅减少2月农历新年假期期间的出行。

另一个原因是,中国在原油价格低廉的时候一直在囤货,可能会选择动用存货。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 AG, CRZBY)周四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6月石油运输同比飙升34.4%,达到创纪录水平,相当于1,300万桶/日。截至12月,中国的原油进口量迅速下降至2018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这一年才刚刚开始,事态发展还有很多曲折之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