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阿美是沙特政府掌控能源价格水平的关键工具。

图片来源:Amr Nabil/Associated Press

2024年6月4日20:35 CST 更新

沙特阿美于2019年12月上市时,纽约和伦敦的投资者大多避而远之。1.7万亿美元的估值很高,他们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更好的价值。当时,壳牌(Shell)和英国石油公司(BP)的股息收益率超过6%,沙特阿美的股息收益率为3.85%。

需求不振意味着在一个主要国际交易所双重上市的计划泡汤。在沙特国内交易所首次公开发行的294亿美元股票中,外国投资者最终只购买了15%。此次发行的股票中有三分之一被当地散户投资者买走,他们获得了一些优惠,比如持股至少180天的话,每持有10股股票就能获得一股送红股。

在最近的发股交易中,将只有十分之一分配给当地散户股东。沙特阿美希望这一次提高了的股息足以吸引国际资金。在去年推出新的基于业绩的派息后,该公司目前的股息率为6.2%,优于雪佛龙公司(Chevron)或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不过,从市盈率和自由现金流收益率等其他指标来看,沙特阿美的估值仍然比西方超级巨头高得多。这种估值偏高可能会拉低回报,就像该股上市以来的情况一样。包括股息在内,自2019年底以来,沙特阿美股票的年收益率为4%,而埃克森为18%,道达尔能源(TotalEnergies)为14%。

Bernstein分析师Neil Beveridge说:“这只股票进入市场时估值非常高,并且估值仍在上升。”

沙特阿美的股东错过了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其他大型石油公司的股价上涨和丰厚派息。沙特阿美当年的分红总额持平于750亿美元,而埃克森美孚向股东的分红则翻了一番。

im 966632?width=639&height=852

沙特政府仍然是2022年高油价的一大受益者。 沙特阿美向利雅得支付的特许权使用费增加了一倍多,因为这些费用与油价同步上涨。

随着新政策的实施,沙特阿美今年的股息应会达到1,200多亿美元。 目前,该公司少数股东和沙特政府的利益似乎是一致的,都希望向持股者返还更多现金。

但是,沙特阿美的自由现金流不足以支付股息。 虽然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目前还有净现金,但派息支出大于产生的现金流最终可能会触及该公司自我设定的15%的债务与股东权益比率上限。 如果油价走软,股息的上调也可能难以维持。 昨天,欧佩克+同意将减产协议延长至2025年,以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沙特阿美拥有每日约300万桶石油的闲置产能,该公司是沙特政府掌控能源价格水平的关键工具。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利雅得需要油价保持在近每桶100美元的水平才能实现预算平衡。 事实证明,这一目标难以实现,而延长沙特阿美的减产又拱手将市场份额让给了欧佩克以外的竞争对手。

这给沙特阿美增添了另一层复杂性,相比之下,投资者在考虑投资雪佛龙或壳牌等国际石油公司时则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能源研究员Jim Krane说,该公司“基本上是沙特政府的一个分支机构,除了实现回报最大化,还有额外的使命”。

沙特阿美上调股息可能不会如沙特所愿吸引那么多外国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