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全球增长放缓将侵蚀燃料需求的担忧影响了油价。

图片来源:JOHANNES EISELE/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2022年12月7日14:55 CST 更新

在华尔街的年终上涨行情中,石油被撇在了一边。

虽然近期有关通胀已见顶的预期引发了股票和债券的大幅上涨,但油价仅仅是从2022年的低点反弹,因为市场担忧全球增长放缓将侵蚀石油需求。受中国放松防疫和俄罗斯石油价格上限的影响,油价周一稍早曾上涨,但涨势很快平息。

油价和能源生产商股票的表现差异尤其明显;在美股这艰难的一年中,能源股的表现最为亮丽,今年迄今上涨了近三分之二,并且还在继续攀升,尽管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美国原油期货从高点下滑了约35%。

根据Bespoke Investment Group的数据,上个月是自2006年以来,标普500指数能源类股首次在围绕12个月高点的3%区间内交投,而同期的西得州中质油价格则较一年高点低了逾25%。

这种走势分化让一些华尔街人士感到惊讶,因为在华尔街,油气钻探商和开采商的股价通常会随着所生产的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而起落。许多市场人士预计,如果油价反弹,差距将会缩小,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 XOM)、雪佛龙公司(Chevron Corp., CVX)等石油公司也将得以提高股息并增加股票回购,以及扩大资本投资;资本投资对未来的石油生产至关重要。而如果油价进一步下跌,则可能破坏油气生产商的主营业务利润,而这些公司为不稳定的股指提供的支撑作用也会受损。

股票投资者押注,欧佩克及其以俄罗斯为首的盟友最近维持石油产量配额不变的举措,以及西方政府对俄罗斯原油设置每桶60美元价格上限之举,将导致全球石油供应继续吃紧。美国原油期货合约周一收盘下跌3.8%,报每桶76.93美元,为今年年内第四低收盘水平。

im 680569?width=639&height=1065

“在石油市场,我们能预知价格上涨吗?不能的,”Smead Capital Management总裁Cole Smead说。“但我们看到市场想要的供应与石油生产商认为可以向市场销售的价格之间存在矛盾,且已经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原油价格下跌会降低非石油企业的运营成本并减轻通胀压力,从而可以提升那些公司的利润。但一些分析师还认为,油价下跌是经济放缓的一个迹象,对整体股市前景而言是个坏消息。

根据Bespoke的数据,除了这一次之外,自1990年以来,油价与能源股走势还出现过五次重大分化,其中四次,油价在随后的12个月里出现了强劲反弹。

在2006年11月那次走势分化案例中,当时石油公司股票正处于长达数年的牛市行情,全球原油库存处于高位。Bespoke联合创始人Paul Hickey说,在随后的一年里,标普500指数能源板块上涨了26.8%,而油价则飙升了69%。

Bespoke称,能源股的两年滚动回报率在11月份达到了前所未见的227%,然而在2006年11月那次以及其他几次走势分化案例中,能源股的两年滚动回报率并未出现这种情况。能源股当前如此高的滚动回报率加剧了这个股市中最热门板块可能会降温的担忧。

Hickey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就单个板块而言,如此快的上涨速度是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的,尤其是在驱动该行业利润的某个重要大宗商品的价格不断下跌的情况下。”

一些结构性因素正在令原油价格承压。阻碍油价反弹的一个因素是:交易员对一年来异常高的波动性做出了回应,他们解除了头寸押注。

im 680571?width=639&height=1065

根据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的一个交易活动模型,基于系统性趋势跟踪策略进行石油期货交易的基金经理们在这几个月里一直在抛售他们的头寸,因为他们的算法预示,持有头寸的话会面临更高的风险和更低的回报。

道明证券的资深大宗商品策略师Daniel Ghali说,这类基金的交投占到石油期货交易量的30%左右,但一旦油市找到了 一个操作方向,前述交投就会对交易流产生巨大的影响。

Ghali说:“在很大程度上,他们是大宗商品市场中最主要的一股投机力量。”

最近几周,银行和贸易商卖出石油期货的速度加快,因为中国各地暴发的疫情令中国政府的重新开放时间表受到质疑,激起了抗议活动。根据瑞银的数据,金融投资者将他们持有布伦特和西得州中质油期货头寸的净持仓时间减少至202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经纪商称,交易员们现在更不愿意进行新的押注,而这种不情愿可能会加剧现有的价格波动。

Huntington National Bank首席投资官John Augustine说:“他们现在做短线。”

美国汽油价格在今年一度大幅上涨,并于近期回落。现在,欧盟针对俄罗斯石油进口的禁运已经开始,同时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石油出口价格设置了60美元/桶的上限,这些举措为未来的油价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为应对可能出现的俄罗斯石油供应锐减,西方国家正在向沙特、阿联酋、印度等其他国家寻求替代,美国政府也表示可以继续动用战略性石油储备。本则视频解释了石油市场的不确定性将如何影响油价与物价。封面图片制作:WSJ

WSJ S Chinese

据大宗商品分析公司Kpler称,尽管自第二季度的严格封控以来,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已连续四个月上升,但美国原油价格一直徘徊在2022年的低点附近。

基金管理公司Abrdn的ETF投资策略总监Robert Minter表示,全球对石油的需求将恢复到新冠疫情前的水平,“除非你觉得世界末日到了”。

不过,许多经济学家预计,美国、欧洲和其他大型经济体的进一步加息可能会引发经济衰退,并抑制柴油和汽油等产品的需求。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大宗商品和衍生品研究主管Francisco Blanch说,在填补需求缺口方面,中国将面临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他表示,真正的唯一解决之道是扩大国内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