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公司(Boeing Co., BA)以25亿美元的和解协议结束了美国司法部对737 MAX空难的刑事调查,解决了其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之一,但这家飞机制造商仍面临其他法律和商业挑战。

美国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简称FAA)官员已表示,波音公司面临着潜在的民事处罚,原因是该公司在两次MAX空难之前和之后与监管机构打交道时缺乏坦诚。两次空难共导致346人死亡。

自从这些事故发生后,波音公司一直在宣传其737系列单通道喷气式飞机的整体安全性。该系列机型较旧的一架737-500喷气式飞机上周六坠入爪哇海,当时机上载有62人。此次事故原因尚不清楚。波音公司表示,正在密切关注事态发展。此类较早型号的737飞机的重大坠毁事故过去通常是由飞行员操作失误和航空公司维修过失造成的。

知情人士称,同样在调查MAX空难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的进展比司法部要慢。SEC发言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虽然波音公司的刑事和解涵盖了该公司对两名波音飞行员行为所负责任,这两名飞行员的行为涉及政府对MAX飞行员培训项目的批准,但那些前员工仍在接受刑事调查。

上周四提交的和解文件提供了迄今为止最权威的图景,展现了飞行员的所作所为以及波音公司如何从他们的行为中获益。如果他们被起诉,可能会有更多关于飞机研发的令人尴尬的内容被披露。根据司法部的说法,这两名飞行员为了自己和波音公司的利益,合谋欺骗了FAA。

两名飞行员的律师已表示,他们的当事人没有做错任何事。波音上周五不予进一步置评。司法部的协议限制波音对和解协议公开置评。

遇难者家属正在对波音提起诉讼。芝加哥律师Robert Clifford称和解协议是一种侮辱。他曾在2019年3月埃塞俄比亚波音737 MAX空难受害者家属提起的诉讼中为波音现任和前任员工进行过取证。

波音首席执行官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上周四在一份致员工的通知中说,司法部和解协议中详细列出的不当行为没有反映波音更广泛的文化。波音还承诺改进内部合规体系。

波音未来还面临着其他挑战。新冠疫情冲击了旅行需求,使航空公司难以为等待交付的飞机付款,这削弱了波音的业务前景。这种低迷导致了一波飞机订单延期或取消

波音737 MAX和787梦想飞机(Dreamliner)的生产速度和交付延迟仍然是波音商用飞机业务面临的主要挑战。FAA正在评估梦想飞机的制造缺陷,包括飞机内部装配线遗留的碎片,以及未能按照要求精确组装的机身部件。

波音扩大了对未交付的梦想飞机的检修范围。生产和交付的放缓会阻碍波音获得急需的现金,因为客户的大部分购机款是在交付时给付的。

航空数据公司Ascend by Cirium提供的数据显示,波音公司在2020年估计交付了157架客机,仅相当于其2018年交付的商用飞机数量的五分之一。被监管机构在2019年3月勒令停飞的MAX机型,在2020年11月再次获准进行交付和载客飞行

预计波音公司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公布第四财季业绩。该公司表示,当季计入了近7.44亿美元与该和解相关的额外支出。

这份和解方案要求波音公司缴纳近2.44亿美元的罚款,处在政府对潜在处罚金额的指导区间的低端。检察官们肯定了波音公司最终配合调查及其进行内部改革来避免未来犯错的做法。

该和解协议还要求波音公司向坠机遇难者家属赔偿5亿美元,并向因监管机构禁飞MAX近两年而蒙受损失的航空公司赔付18亿美元。波音公司称,此前已拨出这笔用于赔偿客户的资金。

一些议员批评了这项和解协议。众议院交通运输委员会(House Transportation Committee)主席、俄勒冈州民主党议员Peter DeFazio表示:“高级管理层和波音公司董事会没有被追究责任。”他领导的委员会对MAX坠毁事件进行了自己的调查。康涅狄格州的民主党参议员Richard Blumenthal称,该和解协议“根本没有改变那个放任波音公司误导和欺骗监管机构的腐朽企业文化”。

对于议员们的批评言论,司法部发言人上周五不予置评。司法部刑事部门的代理助理部长David Burns上周四表示,该协议是对波音公司的有力处罚。

Burns说:“波音公司的员工选择把利润看得比坦诚更重要。”

FAA对该和解案不予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