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737 MAX危机已经基本解除,波音公司(Boeing Co., BA)也可能难以爬升。

自疫情爆发以来,这家陷入困境的美国飞机制造商的股价已下跌了很多,但跌幅与主要竞争对手空中客车(Airbus, ABI.YY)不差上下。这表明,投资者不认为该公司在MAX停飞之外还有其他不利情况,而MAX停飞的影响在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在波音的股价中得到体现。这是一个危险的设想。

OG FO694 BOEING PREVIEW 20210127232625

第四财季的财报显示出为何这两家公司之间的股价差异实际上可能会变得更大,尽管MAX将复飞。欧洲监管机构周三批准MAX恢复飞行。

周三,这家总部位于芝加哥的飞机制造商公布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年度亏损。投资者普遍预期会出现这种情况,但仍对最终的结果感到失望:2020年第四季度的亏损为84亿美元,而分析师的预期约为5亿美元。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波音公司在777X宽体飞机项目上承担了65亿美元的税前支出。目前,该公司已将首次交付时间一直推迟到2023年,这使其推迟了3年。除了疫情,777X项目也受到了这样一种假设的影响,即在MAX空难事故发生后,监管机构认证新飞机所需要的时间会更长。

与此同时,波音远程喷气式飞机中很赚钱的机型787梦想飞机也一直受到质量问题的困扰,一些飞机因生产缺陷而被停飞。首席执行官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在周三的一份备忘录中表示:“全面的生产检查”在本季度启动,延误了交付,影响了商用航空收入。

当然,波音公司仍然需要消化数百架MAX飞机的库存。到目前为止,已经交付了大约40架,还不错。不过,事实将证明,在不过度压低售价的情况下出售它们颇具挑战性。波音公司表示,重启生产也带来了额外的成本。

鉴于2020年永远会是航空业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年,投资界的乐观人士可能会将该公司的最新业绩解读为该公司试图将所有坏消息赶出门外。

瑞信(Credit Suisse)分析师Robert Spingarn在财报发布后对客户表示:“他们可能会说,这是该股需要看到的极其艰难的一个季度,有助于从这里展开更持续的改善之路。”

但很难相信卡尔霍恩能轻松解决过去10年或更长时间里逐渐在该公司身上显现的问题。他表示,举例来说,去年10月暂停的787飞机交付要到本季度末才会恢复。波音公司在民用航空领域相对于欧洲竞争对手的最大优势曾是其产品种类的广度。现在,该公司所有的关键产品都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光泽,在前景光明的中程航班市场上,波音几乎没有机会赶上空中客车。

尽管波音股价周三下跌,但市场尚未完全接受这一不堪的现实。即使MAX再次飞行,疫苗接种活动在加快,波音可能也不会得到它所希望的彻底脱困。


新冠全球大流行持续困扰航空业之际,中国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一直在推进其新型客机的测试,加速将其推向市场。如果成功,中国国产大飞机C919可以在本土这一世界最大的航空市场与波音、空客等巨头竞争。行业专家在视频中分析了国产大飞机对中国的战略意义,中国商飞在国内市场的前景,以及研发过程中的各种挑战,包括最近美国将中国商飞列入黑名单的影响。插图绘制:Sharon Shi

WSJ S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