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初步迹象显示,石油的清洁替代品液化天然气将迎来新一轮投资热潮。该行业正在宣传一种新的资本纪律,但这恐怕不足以阻止另一轮供应过剩。

上周,卡塔尔签署一份协议,将其液化天然气产能扩大40%。该产油国的North Field East项目将于2026年完工,是有史以来获批的最大一笔液化天然气投资。

即使在经历了痛苦的2020年后,整个行业可能也会发现难以抵挡竞争性的反应。液化天然气是一种液化的、可运输的天然气,可为世界各地的家庭供暖和发电,在五大油气“超级巨头”的战略中都扮演着关键角色。与石油相比,液化天然气的增长前景更好,温室气体排放更少,而其商业模式比可再生能源更为人熟知。

OG FQ792 GasHER PREVIEW 20210215020644

液化天然气项目的建设通常需要四五年时间,并且需要买家承诺购买80%-90%的产量才能获得融资。不久之前,天然气客户已逐渐放弃了合同购买方式,而是更倾向于在现货市场上以持续较低的价格购买,然而,最近亚洲液化天然气基准价格飙升,提醒了买家这种做法的风险。客户越来越希望得到长期供应合同,这为新项目融资创造了机会。

其风险在于,所有人都同时行动。去年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导致资本支出减少,这使许多液化天然气计划被搁置。根据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数据,重启所有计划将导致每年液化天然气供应额外增加约10亿吨。这几乎是2030年前预期需求的近10倍。

即使是现在,全球天然气仍供过于求。去年下半年,亚洲基准天然气价格飙升近九倍,但主要归因于四个临时性因素:寒冷的冬季、巴拿马运河的交通拥堵、液化天然气运输船短缺以及中国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天然气价格目前已回落。从中长远来看,新的液化天然气运输船和中国扩建本土天然气存储设施的计划将缓解供应压力。

未来几年,全球对天然气的需求可能会增长。随着新兴市场经济的发展,这些国家和地区将需要更多天然气。公用事业公司将减少使用煤炭,改用天然气,需求也会因此增多。不过,这一前景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而对温室气体排放的限制也终将减少天然气用量。

Rystad Energy分析师Sindre Knutsson称,到2030年,全球总共还需要1.04亿吨的新液化天然气供应。卡塔尔的新项目将提供此数量的近三分之一。除了超级能源巨头外,俄罗斯、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其他液化天然气产商也都渴望提供更多天然气。这可能会使得市场变得极其拥挤。

对所有新的液化天然气投资来说,要求签订完备的供应合同是一个很好的门槛,但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证就有好的回报。卡塔尔的供应扩张可能会削弱其他项目:卡塔尔运往亚洲液化天然气的盈亏平衡成本为每百万英热单位4美元,相比之下,美国厂商的盈亏平衡成本约为每百万英热单位7美元。

这些超级能源巨头去年冲销了约700亿美元的石油天然气资产。此举提醒人们注意投资化石燃料的巨大风险:这些持续数年的液化天然气项目要在多年后才会显现回报。对于一个向低碳转型的世界来说,天然气似乎是比石油更安全的赌注,但此类投资也伴随着诸多相同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