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深一度|属于移民的世界杯,我该代表祖国还是他乡

从2018年的俄罗斯到2022年的卡塔尔,足球世界离不开一个词——移民。

在加速全球人才流动的同时,也给予了足球全新的可能。

上届世界杯,法国队就被外界定义“靠非裔球员”拿下大力神杯,而在今年的世界杯,移民足球更是成为了一些球队的主流。

尤其是闯入四强的摩洛哥队。

大巴黎球星阿什拉夫出生在西班牙。

他们都是移民球员

摩洛哥队中有16名非本土球员,他们要么出生在摩洛哥以外的地方,要么有海外家庭背景,要么在其他地方学习足球。

齐耶赫、马兹拉维是在荷兰出生长大的球员,阿什拉夫出生在西班牙,罗曼·赛斯出生在法国,伊利亚斯·切尔出生在比利时。

和摩洛哥利用大量海外移民效力相对应的是,比利时吸纳了很多来到当地的移民——最著名的是来自刚果的卢卡库、巴舒亚伊和蒂勒曼斯,阿马杜·奥纳纳出生在塞内加尔,杰里米·多库的家人是加纳人,雅尼克·卡拉斯科,他的父母是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

当然,他们还都算不上足球移民最大的受益者,加拿大队有22人有移民背景。

哈钦森的父母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人,米兰·博扬在克罗地亚出生和长大,乔纳森·大卫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他的父母是海地人,借探亲之名来到美国。

736

拜仁球星阿方索·戴维斯一家曾是难民。

球队最大牌的球员阿方索·戴维斯出生在加纳难民营,父母是利比里亚人,小时候搬到了加拿大埃德蒙顿。

“移民在加拿大足球运动中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前加拿大国家队教练斯蒂芬·哈特表示,他比大多数人更有发言权。

哈特本人就来自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在1970年代后期移居加拿大,最初的他并没有打算从事足球事业,只是为了上大学,但后来他改变了想法。

卡塔尔世界杯是加拿大自1986年世界杯后首次参加这项重要赛事,背后是加拿大足球多年的不断发展进步,回顾这个过程,哈特表示,“很多移民在为此工作,不仅是教练,还有球员。我们只有建立出更好的球探系统,并且投入更多的资金,这项事业才会真正开花结果。”

哈特提到了前加拿大国家队助理教练德国人霍尔格·奥西耶克和阿尔及利亚教练奥特马内·伊布里尔,他表示,他和这些外籍教练一直致力于帮助具有移民背景的孩子进入到加拿大足球的青训体系中。

“很多时候并非刻意为之,你只是想要一支好的球队,你想让更好的球员参与进来。”

739

齐耶赫在荷兰出生长大。

回归祖国,还是代表他乡?

在哈特看来,那些拉丁裔、非洲裔或者加勒比背景的人口具有足球的传统,这是一个积极的因素,这些年轻人喜欢足球运动,并且很多人能够表现得比本地球员更出色。

当然,哈特也看到大部分移民球员依然会基于更强烈的情感原因,选择为曾经的故乡效力,就像摩洛哥国家队那样。

罗曼·赛斯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出生于法国的一个摩洛哥家庭,对于祖父的尊敬以及摩洛哥家庭的影响,让他选择了为摩洛哥踢球。

738

罗曼·赛斯选择回到摩洛哥队效力。

2017年赛斯被摩洛哥国家队征召参加非洲杯,首场输给刚果民主共和国,如果他们再输一场,就要打道回府了。

就在那场比赛之前,赛斯的祖父去世了——他被告知,如果愿意,他可以回到法国,和家人待在一起。但赛斯留了下来,决定继续沿着祖父给他设置的道路前进。

赛斯最终在一场3比1的胜利中打进了关键进球,如今赛斯是本届杯赛摩洛哥队的队长。

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做出和赛斯一样的选择,例如纳赛尔·沙德利。他在比利时出生和长大,是一个摩洛哥后裔,但最后他选择为自己的出生地效力。

“我一开始想选摩洛哥,但比利时的教练邀请我来参观球队。我原本不想仓促做出决定,我仍然爱摩洛哥,但在我参观完以后,我改变了我的想法。”

沙德利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透露,“摩洛哥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要求我做出承诺,加入比利时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

741

比利时街头的摩洛哥移民球迷。

输球时,备受责难

面对压力,不同的球员会做出不同的选择,齐耶赫和马兹拉维也是摩洛哥后裔,他们都在荷兰出生和长大,最终都选择代表摩洛哥出赛。

荷兰传奇球星古利特透露,自己几年前曾经试图说服一些在荷兰出生的移民球员为荷兰踢球,但无济于事,“他们的家人会催促他们做出正确的决定(为摩洛哥效力),他们别无选择。”

作为一个在荷兰出生的摩洛哥裔球员,前沃特福德中场诺丁·阿姆拉巴特坦言,每个选择背后都有一个不同的故事。

“你不能一概而论,不是所有球员都能有这个选择权,如果你没有被要求为荷兰踢球的情况下,那只能选择摩洛哥。”

他的意思很清楚,有时候,比如荷兰这样的足球强国,并不会对所有想踢上国家队赛事的移民球员敞开怀抱。

870

面对克罗地亚,卢卡库全场错过4个必进球。

事实上,移民的确不总是受到欢迎。卢卡库在2018年的《球员论坛网》文章中表达了一种观点:

“当事情进展顺利时,我阅读报纸文章会发现,他们叫我比利时前锋卢卡库,反之,他们叫我刚果裔比利时前锋卢卡库。”

也就是说,当你赢球时,一切都好,当你输球时,移民球员往往会被无端指责。

关于这一点,前加拿大国家队教练斯蒂芬·哈特也没有回避,“这种情况永远不会消失,你忘不了1988年奥运会上的本·约翰逊事件,一直以来,他都是加拿大人。当禁药丑闻发生后,他立即变成了牙买加人。”

737

卢卡库是刚果裔。

137人都是移民

无论如何,移民球员正在发挥越来越多的作用,不仅仅是加拿大,上届世界杯的四强球队比利时也在移民球员的簇拥下提升了高度。

比利时足协早就意识到,如果想要球队变得更好,他们必须利用迅速增长的移民人口——足协的前技术总监米歇尔·萨布隆特意聘请了一位名叫约翰·莱曼的人类学家,来找出将这些移民社区融入国家足球队的最佳方法。

“并不是说所有人都会成为工程师,但你可以创造希望,体育就是工具之一,你可以在这些社区树立出榜样……”

这20年,比利时的很多城市出现了大量的混凝土球场和足球笼,让更多外来者和难民接触到足球运动。

根据数据来看,在参加卡塔尔世界杯的831名球员中有137人,也就是大约六分之一的球员放弃自己出生地,选择为其他国家而战,这个数字远超4年前俄罗斯世界杯的82人。

复杂的社会学和足球移民之中的博弈造就了如今的局面,不管移民球员选择“待在出生地”还是“回归故土”,世界足坛正在因此受到影响。哈特表示,“我们想要改变世界足球的玩法。”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