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澳大利亚煤炭的进口禁令正加剧国内煤炭市场危机。目前,中国煤炭市场正面临价格飙升、供应短缺、政策目标相互冲突以及严冬等难题。

由于堪培拉方面呼吁就新冠病毒起源展开独立的国际调查,中澳两国陷入外交争端,之后北京方面于去年9月份前后推出了一项非正式禁令,迫使多艘载有澳大利亚煤炭的船只一度滞留海上。去年12月中旬,中国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在一次与中国主要电力企业的会议上就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禁令做出了正式决定;这些电力企业都是动力煤的大买家。

政府发布的信息和官方媒体的报道显示,这项禁令加剧了中国煤炭供应紧张的状况。该次会议召开的目的本就是要解决这一问题。鉴于中国出现动力煤短缺,官员们当时敦促上述电力企业扩大从澳大利亚以外地方的进口;而澳大利亚是中国最大的煤炭供应国。为遵守相关规定,中国买家已不得不从更远的地方进口,并在已经自去年年中水平上涨84%的价格基础上进一步支付高昂的溢价。

CN AB475 COAL NS 20210210195222

代表进口商的中国煤炭运销协会(China Coal Transportation and Distribution Associatio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煤炭买家正紧张地观察进口市场。该协会称,煤炭库存处于低位,存在供应缺口,补充库存和加大供应已变得颇为困难,而需求却有增无减。

从挪威三文鱼到蒙古大宗商品,中国政府近年来越来越多地利用其购买影响力向海外施加政治压力,但煤炭市场的情况表明,这一策略可能会适得其反。即使中国买家听从北京方面的要求,但随着包括日本和印度在内的其他煤炭消费大国买家的介入,澳大利亚的煤炭价格仍出现了反弹。

能源研究机构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首席分析师Rory Simington表示:“这是一个相当疯狂的局面。”“目前,澳大利亚高品位煤的价格较中国国内市场的现货煤有非常大的折扣。”

在截至今年1月的七个月里,中国高品位动力煤价格飙升至每吨逾130美元的创纪录水平,几乎是年中水平的两倍,主要受去年产出放缓和经济复苏快于预期提振。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表示,本月部分煤炭品种的价格已经开始小幅回落,国家发改委上个月向公众保证,中国有足够的煤炭来满足需求。煤炭短缺已经蚕食了煤炭储备,不过还没有影响到工业产出。如果不加以解决,长时间的高煤价可能会拖累中国的制造业并有可能引起公众的强烈不满。国家发改委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该部门组织了去年12月中旬旨在稳定市场的会议。

去年12月30日,中国两大有政府背景的煤炭价格指数发布机构称,由于市场定价体系混乱,暂停发布其煤炭价格指数。

其中一家机构是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China Electricity Council, 简称:中电联)。中电联在一份声明中称,政府需要采取措施增加煤炭供应,引导市场尽快回归合理区间。一周后,中电联恢复发布其价格指数,但发布频率调整为每周一次,而不是之前的每日更新。上述两家机构中,另一家暂停发布煤炭价格指数的是中国煤炭运销协会,该协会尚未恢复发布其高品位煤炭参考价。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能源市场,其旺盛的需求影响着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和出货情况。煤炭供应在中国能源消费结构中占到约60%,其中一半以上用于发电。

为了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试图抑制中国对化石燃料的需求,他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寻求限制煤炭消费,并推广风能、太阳能等替代性能源。

但领导层的环保政策与推升了煤炭需求的经济复苏状况相矛盾,也触动了煤炭开采方面的巨大利益。省级政府经常公开维护煤矿在就业方面的保障作用。


中国上个月在联合国大会上表示将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一针对气候变化的承诺比其他所有国家提出的都更宏大。实现上述减排目标无疑具有挑战性,但中国向着绿色大国发展的计划会产生全球连锁反应。《华尔街日报》分析了中国需要在能源转型上投入多少资金,同时进行哪些产业调整。封面图片绘制:Crystal Tai

WSJ S Chinese

北京方面自2018年以来一直实施限制煤炭进口的配额制度,这项制度推动了环保进程,但同时也支撑了中国国内煤炭行业。中国政府承认有配额制度,但不披露具体内容。

中国煤炭产量在2013年达到39.7亿吨的峰值,之后因习近平的相关政策而下降,但在2017年开始回升,2020年达到38.4亿吨。

全球研究机构Climate Action Tracker在去年12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令人担忧的是,中国仍致力于支持煤炭行业。报告称,2018年解除之前针对新建燃煤发电厂的禁令后,中国在过去三年的每一年都放松了限制新建燃煤发电厂许可的政策。

当前的供应短缺一定程度上源自中国中部和东北部产煤地区的一场大范围反腐败和环保调查行动。随着相关调查深挖致命的煤矿事故,那些地区的地方政府去年警告称,煤炭产量已经大幅下降。中国环境监管机构已经公开抨击煤炭是生态包袱。

随着中国北方气温降至40年来最低水平,煤炭紧缺促使中国政府转向全球市场。国家发改委放开了进口配额,但不包括澳大利亚。

OG FQ483 COALpr PREVIEW 20210210195600

澳大利亚以盛产优质煤炭而闻名。在中国,这种等级的煤炭短缺最为严重,大宗商品价格数据库的数据显示,最近几周这类煤炭的交易价格达到澳大利亚同类产品的两倍。业内人士称,在本地指数停止发布之后,一些中国买家不得不在国内交易中接受139美元/吨的高价。

大宗商品定价服务机构阿格斯(Argus)在一份报告中称,为了寻找替代货源,中国进口商不得不冒险远赴北美,上个月以较澳大利亚煤炭价格高出100美元的价格购买了美国煤炭。澳大利亚政府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行业组织中国煤炭市场网(China Coal Transportation and Distribution Network)副总裁李学刚表示,之所以出现煤炭供应短缺,是因为在多个方面低估了市场对事态发展的反应,包括对广泛的经济复苏、反腐调查、减产和进口限制影响的低估。

据官媒新华社(Xinhua News Agency)报道,1月份,七家煤炭生产企业参加了政府在北京组织的另一次会议,这些企业坚决表示要稳定市场。但分析人士称,这一计划可能需要时间才能产生作用。

李学刚表示,供给问题将是影响2021年煤炭市场的核心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