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特别节目 - 伽罗博士:中共在西藏推行的是殖民统治?

07/12/2022 - 17:09


中国全国各地近日都爆发了反对清零政策的示威抗议运动,就连信息封锁严重的新疆都传出了示威抗议的声音,然而,外界却没有任何有关西藏的消息。法广有幸采访到两年前离开中国旅居加拿大的藏族学者近日在法国出席法国参议院西藏研究小组举办的听证会的伽罗博士,他向法广介绍了西藏封控的情况。此外,伽罗博士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西北民族大学藏语系任教十余年。是《西藏社会的社会结构》一书的作者。对西藏的双语教学有深入的研究,今年十月中旬,他又在印度的西藏研究杂志上发表文章,对中国在西藏推行的政策是否属于殖民主义这个引发争议的话题作出了详细的阐述,法广因此邀请伽罗博士就以上话题谈谈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要感谢伽罗博士接受法广的采访,您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之后返回中国任教,但是,两年前您又离开中国到加拿大定居,可以介绍一下您出走的原因吗?

伽罗博士 离开的原因十分复杂,我2016年从加拿大毕业之后,原来打算回到此前任教的西北民族大学继续从事社会学方面的研究,提升和建设新的学科,尤其希望用藏语把西藏的社会学带动起来。但是,由于我在加拿大留学的背景,西北民族大学拒绝接受我回去任教,我因此在云南一个大学任教,从事藏区的文化与社会方面的研究。我从2016年开始,每年帮助召开一个年会,讨论藏语教学所面临的现实问题,包括学科问题,以及文化与教育的衔接问题,我们从2016年开始每年召开,但是,2019那年,我们在召开讨论会的时候,阿坝藏族自治区的公安局和统战部的 人给我们打电话,说未经他们的允许与审核,我不得在会上用我的PPT(讲稿)。几乎在同时,四川大学的一个英文版的藏语杂志对我的一篇文章审核了八个月,最后,拒绝发表,评审意见也十分尖锐,之后,我所在的大学就怀着政治石头,虽然他们表面上不说,但是,最后还是找借口不让我继续在那儿工作了。

法广:那您在那篇文章中说了些什么呢?

伽罗博士那篇文章基本上写的是把整个藏民族作为一个整体,把文化,教育语言放在一起作为一个整体,研究的是以藏文化为核心形成的社会与他的文化与教育之间的关系,可能这个观点触动了他们的底线。我从他们的评语中可以看出来,他们认为藏族从未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民族,藏民族从来就没有一个半完整的教学体系。

法广: 类似观点的文章以前发表过吗?是否今天他们的反应同过去有所不同?

伽罗博士他们的反应是同过去不一样,他们的态度与评审原则同过去大不一样。尤其是2018年之后,对于出版物,学术性活动以及学术刊物采取了非常严格的审查。他们从国家资源的配置上限制研究他们不愿意研究的领域,研究的主题也受到严格的限制,只能研究这方面,不能研究那方面,他们对学术的平台也进行了严格的限制,这种限制导致了学术的溃败。

法广: 今天还存在一些专门研究藏族文化,藏语的研究刊物吗?

伽罗博士:有倒是有,但是,这些杂志已经是名不副实了,因为内容已经被严格的限制与控制了,已经没有任何渠道来研究藏人想研究的领域和思想了,其二,表达的模式也是有限制的!比如说,原来胡锦涛执政的时候,可以说西藏及四省藏区,但是,2020年以后,习近平组织西藏工作会议之后,就谈到西藏以及涉藏地区,这个词汇的变化影响是非常深远的。以后,整个国家的文件和学术文章必须系统性的追随涉藏这个词而不能用藏区这个词。

藏区”与“涉藏”地区两概念之间的区别

法广: 您觉得“藏区”与“涉藏”地区这两个概念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吗?

伽罗博士:这个区别是非常大的,一个是承认这个地区是藏区,而另一个就有不想承认这个地区是藏区的嫌疑,懂中文的人用逻辑来分析一样就会发现这其中的区别是很大的。

法广:区别确实有,但是,一般人不会注意到,或许藏人对此会敏感些。

伽罗博士: 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对研究社会学的来说,这其中的变化是很大的。

法广:您近期接受印度媒体采访时说,西藏的藏语教学越来越少,藏人正在失去自己的语言文化,那您认为这个现象是五十年来日积月累的过程还是最近几年来特别的加速所导致的?

伽罗博士:这个可以分两个阶段来分析:第一个阶段是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到2015年,寄宿制教育为主的模式,双语教育有两种模式,一种以藏语为主,一种以汉语为主,一直到2000年,我们藏人并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同课程有关系,因为我们发现教材并没有传承藏文化,教材是从汉语教材翻译成藏语的,虽然他们说是以藏语为主的教学,但是,这是用藏语给我们的儿童传承汉文化。其二,教材内容也受到严格限制,只能用15 % 的藏族文化,其他都是汉文化,课程内容就决定了文化传承;所以,我从课程与教材内容分析的角度,就把这个教育体系就定性为是殖民教育体系。第二个阶段是从2016年开始,中国全国实现了全民学前教育制度,藏区所有的孩子都被纳入教育制度,他们被送到乡政府所在的学校,这些4岁和五岁的孩子必须驻校,他们既得不到父母的爱护,也受不到母语的熏陶,而且负责教育的教师都是来自内地的一些师范学校的学生,他们将藏人的孩子当试验,结果是这些孩子既没有学好汉语,也失去了母语。这是在荒废我们的孩子,这是对双语教育模式的更改,使双语教学名存实亡!

法广:父母必须将孩子送到这些寄宿学校吗?没有选择吗?

伽罗博士:没有选择,政策很明显,因为如果不把孩子送去的话,今后孩子就没有办法进小学一年级,而且,如果父母不送孩子的话,就会失去一些福利啊等受到其他的惩罚。

藏人孩子如何沦落为弱势群体?

法广:那么,经过几十年的殖民教育之后,您认为藏人的传统文化是否正在消失呢?

伽罗博士:消失的层面不一样,大概可以分为三个层面 : 首先是藏文化的整个社会氛围被淡化了;其二是对文化机构的严格控制,对文化机构的传承功能进行了限制,导致这些机构无法正常的发挥作用;其三是对语言的控制,一天在学校的时间是八个小时,母语的学习时间不到一个小时,这种情况延续了几十年之后,我们两三代人基本上都被教育成既无法适应主流社会,又无法在母语社会群体生存,这些人就成为三六群,许多孩子被送到内地打工,他们的工资是很低的。

法广:您是从研究藏区教育制度的角度来分析,作出中国政府在西藏推行的教育制度是殖民教育的结论。那么,中国政府在藏区推行的其他政策是否也是同样性质的呢?

伽罗博士:今年10月14号,我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中国制度在藏区的制度是否是殖民制度?我引用了国际上通用的界定是否属于殖民的理论概念进行分析,基本上百分之百的吻合这些概念,所以,我是第一次界定中共对藏人的统治就是殖民统治,而且执行的也是殖民教育。

法广:您生活在加拿大,相信您对美国的历史也一定十分了解,对加拿大原住民的历史以及美国印第安的历史一定也十分熟悉,您觉得藏人的遭遇同美洲原住民的遭遇是否有可比性?

伽罗博士:既有也没有,因为确实,他们对弱势民族所导致的结果是一样的,但是,不同的是,加拿大也好,美国也好,都对原住民进行了道歉,表达了悔改,认错,而中国政府今天依然在推行这样的殖民政策,这就是他们的不同之处!

法广 : 最近中国各地都爆发了示威抗议活动,就连新疆都发生的示威,但是,惟独没有任何来自西藏的消息,清零政策在西藏实施的怎么样?

伽罗博士:现在对疫情的封控已经变样了,疫情已经成为一种借口来完成第二个目标,那就是获取经验,怎么样才能够封锁和控制社区? 原先除了枪炮之外,他们没有别的办法控制寺院等地区,但是,经过疫情之后,将来他们再进行封控就十分容易了!

非常感谢旅居加拿大的藏族学者伽罗博士接受法广的专访。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