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特别节目 - COP27: 看中国立场背后的逻辑

22/11/2022 - 15:36


第二十七届气候峰会似乎难于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与美欧等西方国家之间分歧诸多,无论是在损失与损害的补偿方式,在气候适应的融资问题上,还是在控制地球升温的目标等问题上各方的立场都是南辕北辙。中国在诸多问题上的立场引发会场观察人士的疑问:比如说,中国呼吁不再坚持格拉斯哥峰会声明上坚守的将本世纪末的升温幅度限制在1。5度的目标;再比如说,欧盟提出的10亿欧元的援助基金以设立一个包括补偿损失与损害在内的基金也遭到中国的拒绝,观察人士因此提问,中国是否可以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此外,中国为何迟迟不加入去年由美国与欧盟牵头签署地减低甲烷排放协定?

就以上一些列问题,我们有幸采访到在埃及沙姆沙伊赫气候峰会参加谈判活动的中国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王毅先生:

法广:非常感谢王毅接受法广的专访,欧盟昨夜提出了斥资十亿欧元,以设立损失与损害基金,中国与G77国集团为何要反对?中国有何其他的建议?

王毅:设立损失与损害基金的提议一开始就是由G77集团与中国共同提出的,今年这次峰会的焦点就是损失与损害的问题,因为是一个新的概念,所有必须要解决与一系列的问题,仅仅有一个资金是不够的,还必须首先要确定什么是损失与损害。。。。。。

法广:欧盟的提议中有一部分就是设计如何裁定哪些属于损失与损害,并且配给了专门的资金。

王毅:是,是有,这是可以谈判解决的,但是,欧盟的建议是有条件的,核心的问题就是必须由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来出资参与,这是违背联合国公约的最基本的原则CBDR(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因为你发达国家必须首先行动,才能够要求发展中国家来跟进,你不能自己不做,要求别人来做。

法广:您说到条件,我看到的欧盟提到的条件是发展中国家必须减低排放才能够获得资金援助。并没有看到要求中国与印度等国的参与。

王毅:是有的,是明确提出的,发达国家自己连一千亿美元的承诺都没有兑现,今天又要求发展中国家来参与,这是不符合逻辑的,本来这些资金完全可能被包括在一千亿美元的范围之内!

法广:今天在峰会会场的所有人都认同发达国家并没有兑现一千亿美元的承诺,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许多气候专家以及观察人士,包括我这两天采访的一些NGO 的代表都认为中国作为第一大排放国,也必须参与损失与损害的融资。

王毅:我觉得这是不符合逻辑的,也是违背巴黎协定的基本原则的,现在提出来要对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来重新定义,可以,我们也必须对排放大国来作出定义,什么叫排放大国?排放的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中国刚刚从低收入进入中等收入就要求他承担责任!我们总得有一个必须遵守的规则。

法广:再回到中美合作来看,我们知道中美气候合作曾经因为佩洛西访问台湾而中断,那么,现在在拜登与习近平在G20举行双边峰会之后,合作是否已经恢复正常?

王毅: 也是也不是,佩洛西访问之前中国作出了多次警告,但是,她依然前往,所以,气候合作也停止了。但是,非正式的对话依然存在,包括我们到气候峰会会场第二天解特使就同克里会见了,但是,这些都是非正式的,包括我们也讨论如何才能够使气候峰会圆满成功,包括我也负责了一个中美技术领域的一个主题,再比如,去年我们已经有一个双边合作协议,怎么去落实等等。当然,真正意义上的谈判是在G20习近平主席与拜登双边会谈之后,我们才获得授权可以去开展正式的磋商。但是时间很短!

法广: 说到中美合作,去年美国与欧盟在格拉斯哥峰会上提出了一个减低甲烷排放的协议,去年就有130多个国家的参与,今年又有十多个国家加入,中国去年就没有加入,今年为何依然没有加入,而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甲烷排放国。

王毅:这里也是基于规则,因为当初巴黎协定中涉及的仅仅是二氧化碳,而并没有给甲烷排放制定指标。当然,中国其实也在推进减低甲烷排放的工作,去年中美协议中也规定今年中国会提出减低甲烷排放的指标,今年还将甲烷纳入到了2060年前碳中和的温室气体之中,所以,相关的指标也正在报批,不久就会发布。

法广:记得去年中国外交部反言人在记者会上就减低甲烷排放问题时回答说中国在此领域存在一些技术问题,确实如此吗?

王毅 : 技术上也确实有一些问题,比如说煤矿的问题,还有减低水稻田的甲烷排放的问题,技术性的障碍肯定是存在的。而且这里还涉及到一些经济问题,怎么样才能够保守成本,因为很可能一开始的时候还能够承受经济成本,越是到后来,就越是难以承受。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当然,也还有甲烷监测的问题。

不过,在甲烷减排的问题上,法国气候专家,联合国气候变化政府间专家委员会前副主席,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Jean Jouzel 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虽然减低甲烷排放可以起到一些缓解作用 ,但是,不应该顾此忘彼,不应该因此而在减低二氧化碳排放领域有任何松弛,否则,将会得不偿失!

最后,就中国与沙特阿拉伯共同提出的放弃1,5度的目标的立场,王毅先生解释说:“1,5度当然重要,我们也支持1,5度,但是,告诉我路经是什么?如何才能够达到1,5度的目标?就目前而言,连2度都实现不了,何谈1,5度?如果大家都不努力,如何达到1,5度?经济学人最近就有一篇文章,谈的就是这个主题。所以,气候适应即使就变得十分重要,必须适应气候变化所导致的后果,适应就比较复杂,需要更多的资金,不象减排,减排是可以量化的,适应就很难说了,就像损失与损害一样,如何来评估?哪些是因为气候因素所导致的?这在科学上讨论的空间是很大的!“

不过, 法国气候专家让 如泽人则认为埃及峰会的最终声明不应该放弃1,5度的目标,即使这一目标确实高不可攀,因为倘若降低了目标,这必将会导致行动上的懈怠,导致在几年后,或许就不得不放弃2度的目标,从而引发一连串的恶性循环,后果将不堪设想!

听众朋友,以上的埃及气候峰会特别节目是由杨眉采播,感谢中国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王毅先生和联合国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前副主席,Jean Jouzel 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