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理解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超凡估值水平几乎还是可能的。

先忽略马斯克(Elon Musk)的狂热粉丝,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地追捧这家电动汽车公司。然后就特斯拉作出一些乐观的假设,假设该公司将占据全球汽车销量的很大一部分,从每笔销售中获得比现有汽车制造商更高的利润,并增添一门供应基于电池的太阳能装置的好生意。必要时,再忽略所有挑战,那么特斯拉基于今年微不足道利润预期的211倍市盈率或许就讲得通了。

但股市还是要面对一个问题。

OG FN171 202101 NS 20210115041849

如果特斯拉取得成功,该行业的其他参与者就不会成功。某人购买一辆特斯拉,便意味着选择不买一辆福特(Ford)或宝马(BMW)。而股东们正忽略这个最基本的逻辑,在股价中计入了特斯拉和其他车企都取得成功的因素。

过去一年里,欧美日韩的其他所有主要车企总市值在增长,而特斯拉的市值上升了七倍,与这些车企总市值相当。受特斯拉威胁较小的中国和印度汽车制造商的股价也在上涨,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股价已随特斯拉一道飙升。

此外,没有迹象显示特斯拉料将从传统电力公用事业公司手中夺走大量市场份额。电力股走势也不错,即便不像汽车股的表现那么令人兴奋。转向太阳能和风能速度最快的一些公用事业公司正在获得溢价估值,但电力股在年末由疫苗引发的乐观情绪中股价大跌,因而去年该类股整体而言基本持平。(说句题外话,电力公用事业公司所发电力仍有五分之一是煤电,因此在美国,一辆特斯拉从电网充的电有20%是煤电。)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笔者猜测是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是存在几乎没有交集的两种不同类型的投资者,二是缺乏套利。


长期以来,电动汽车车主都得忍受一大痛点:漫长的充电时间。但随着初创公司蔚来汽车(NIO)在中国率先推出给车换电池的体系,车主有望告别漫长的充电等待。这一策略给特斯拉和其它汽车制造商带来了挑战,抢占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电动汽车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这则视频跟随一位蔚来车主体验了电池更换过程,并回顾了一度濒临破产的蔚来如何再度崛起,甚至在2020年末市值超越通用汽车。封面图片制作:Sharon Shi

WSJ S Chinese

第一种特斯拉支持者分为两类:个人投资者和成长型投资者。

过去一年里,拿到美国政府刺激计划支票的私人投资者涌入股市。很多人买入正在上涨的股票,而传统的现金流折现分析在投资者聊天室里并不是讨论的主要内容。特斯拉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品牌,而且与其他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相比,马斯克在吸引个人投资者方面付出了更多努力,他会与个人投资者沟通,并在Twitter上回贴,早于他在季度电话会议上回答华尔街分析师问题的时间。

另一些有良好增长前景的股票也大幅走高,与零排放汽车相关的任何股票都出现了大涨。但一些股票也出现了大幅回落,这显示出股市上的风险,这其中就包括潜在的氢燃料卡车生产商Nikola Corp. (NKLA)和电池开发商QuantumScape Corp. (QS)。QuantumScape股价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累计上涨1,000%,之后在10个交易日内又跌去逾50%。

还有很多其他领域可以投机,低价股和比特币也有大量新资金涌入。不过,特斯拉凭藉天价市值显得尤为突出。

OG FN173 202101 NS 20210115042614

成长型投资者也倾向买入有前途的公司的股票。特斯拉的前景大好,因为各国政府都在推动电动汽车和太阳能行业的发展,将这些行业作为气候变化解决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这些投资者来说,与季度现金流细节相比,市场空间和潜力对分析更加重要。

虽然特斯拉差点儿破产,但只要这种情况不发生,这些投资者就乐意把目光牢牢地盯在遥远的未来。潜在市场是整个汽车行业;如果马斯克能生产自动驾驶汽车,这一潜在市场将扩大到包括出租车行业,甚至包括所有的个人交通工具。此外,在太阳能电池板和家用太阳行业能,目前还有很大增长空间。

去年,特斯拉的最大股东、英国成长型投资者Baillie Gifford出售了部分持股,但这只是因为特斯拉股票在其投资组合中的仓位比例太高了。特斯拉的估值很可能会达到一个令成长型投资者开始担心潜在市场不够大的水平,但现在还没到这样的水平。

另一种投资者包括关注细节的基金经理和其他密切关注数字的投资者。他们会对未来几年的汽车销量进行评估,对未来10年向电动汽车转变的速度进行预测,考察新车型的吸引力,并对销量、利润率和每股收益进行预估。

去年销售的每一辆特斯拉电动车对应的该公司市值为160万美元,这些投资者不太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买入该公司的股票,即使他们认为这家公司前途光明。不过,在他们所关注的时间段内,该行业的其他企业也将有不错的表现。当然,这些公司受到向电动汽车转型趋势的挑战,有些公司会比其他公司应对得更好。但这些公司未来仍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销售内燃机汽车,从现在到化石燃料终结还有很多钱可以赚。

在这两种观点之间,通常存在套利机会,即做空一家公司,做多一家竞争对手,这样的操作有助于股价回到与基本面相符的水平。但在过去一年里,做空特斯拉的股票已成为一条让对冲基金经理被炒鱿鱼的捷径,针对该股的大部分空头头寸已经平仓。这对该股起到了助涨、而不是助跌的作用,拉大了该公司股价与其他汽车公司股价的差距。

笔者的观点是,特斯拉和电动车行业的其他公司正处于一个疯狂的泡沫之中。如果笔者错了,那么其他汽车制造商的股票以及至少部分公用事业公司的股票未来将面临漫长的下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