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特朗普后,拜登政府有非洲政策野心吗?

01/02/2021 - 18:06


拜登政府翻过特朗普一页,要重回国际舞台,其国际战略令全球关注。非洲大陆在国际地缘政治中非常重要,但目前美国在非洲的政策一直受到同情援助的原则指导,在首位非裔总统奥巴马掀起“非洲旋风“后,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的非洲政策负面效应更大,尤其是他称一些非洲国家是“屎洞国“、对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公民禁令都给美非关系泼了冷水,被认为是对非洲的蔑视和冷漠。因此拜登上台后会执行什么样的非洲政策更加受到关注,尽管他至今尚未就非洲问题发表正式讲话,但分析人士从他从的政府中几个与非洲有关的重要官员的任命中看出其对非洲的重视,甚至野心。

美国对非洲的传统以同情援助原则为主

文章认为,总体上讲,美国在非洲的政策相对稳定,而且通常能达成双方共识。政府交替也很少带来外交同盟的颠覆性变化,军事参与也能顺利线性延续。例如,在索马里,美军从1992年参与进来后就一直保留到现在,只是反应的方式随时间出现变化:一开始是直接参与,现在则是提供后勤支持,为政府部队在与伊斯兰主义者的战斗提供培训,参与有目的的打击行动等。

对北非萨赫勒地区的参与情况也是如此。援助计划也都能定期延续。乔治·W·布什于2003年发起了“总统艾滋病应急计划“(Pepfar),以抗击15个非洲国家的艾滋病大流行,后来这个计划被他的继任者扩展到结核病和疟疾等其他疾病。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于2000提出的《非洲增长和机会方案》(Agoa)豁免了来自40多个国家/地区的许多产品的关税,目前仍在积极运作。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2015年将其更新了十年。奥巴马则于2013年设立了“电力非洲倡议”(Power Africa Fund),该基金的规模达到70亿美元,主要用来帮助25个非洲国家的电力供应上。一位欧洲外交官说:“总的来说,美国在非洲的政策受到同情援助原则的指导,而不是其他任何事情。”

特朗普留下哪些遗产?

对于特朗普执政四年在非洲政策上留下哪些遗产的问题,记者认为,遗产非常少,甚至是负面的。特朗普给非洲人及许多领导人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他在2018年曾将非洲称为“屎洞(或烂洞)国”(Shithole)。他被怀疑对非洲保持距离,甚至是种族主义者。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他的前任不同的是,他没有对非洲进行正式访问。仅仅是第一夫人梅拉尼亚(Melania)在肯尼亚,加纳和埃及之间进行了短暂的“观光式”旅行。除了在2017年一次在联合国大会外围的一次午餐会,特朗普都没有按照传统接待过非洲领导人。 “

前驻美国大使,现任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的教授的杰弗里·霍金斯认为:“对非洲而言,唐纳德·特朗普首先表现出了冷漠和蔑视,他周围的人也表现出了同样的态度,”

记者指出,还是有三个国家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重视。根据唐纳德·特朗普的说法,刚果民主共和国(DRC)的地下矿产丰富似乎,适合进行良好的“交易”。苏丹和摩洛哥也引起了总统的注意。这两个国家从华盛顿方面取得了一些好处后就和以色列建立了外交关系。苏丹已被解除了将近25年的制裁,而摩洛哥(Rabat)除了获得签署军事合同外,还获得承认其对西撒哈拉的主权。

但是,特朗普对非洲的态度或许基本只停留在语言层面,杰弗里·霍金斯就认为:“基本上,事情并没有太大改变。总统在外交中的作用是提供动力。但是,他给的动力很少,所以国家继续正常运作。”而且,特朗普威胁要从萨赫勒和索马里撤出美军的威胁并未转化为现实。实际上,对联合国驻马​​里,刚果民主共和国或中非共和国维和特派团的预算大幅度削减实际上也仍然十分有限。

拜登有非洲野心吗?

到目前为止,拜登几乎没有在正式讲话中提到非洲,因为拜登政府目前关注的焦点自然还是主要集中在处理新冠疫情危机和经济问题上,但对取消穆斯林占多数国家签证禁令被认为还是向非洲发出了具体的缓和信号,该禁令特别影响了非洲大陆的三个国家:苏丹,索马里和尼日利亚。

对于观察员来说,新总统的首批任命的官员已经预示着与其政策会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执行的对“非洲更敏感”和多边主义政策一致。

其中,选择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作为联合国大使的意义重大。除了她是非裔美国人外,这位职业外交官还是非洲大陆的专家。在肯尼亚,尼日利亚和冈比亚任职,在利比里亚担任大使后,她曾担任奥巴马团队中于2013年至2017年担任国务院非洲事务局非洲事务助理国务卿。前华盛顿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担任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负责人的选择,也让非洲问题付出水面。第三个是出生于尼日利亚的阿德瓦勒·阿德耶莫(Adewale Adeyemo)也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现在是财政部的二号人物。 分析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位置,因为这是决定为多边组织提供资金的地方。”

美国新政府有哪些优先议题?

文章认为,刚上任的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可能急需解决埃塞俄比亚北部的战争,这个国家与美国关系不错,而战争有可能威胁破坏其稳定。然后,华盛顿将不得不迅速决定特朗普留下的与苏丹,尤其是摩洛哥有关“遗产“。由于这个决定尚未获得参议院的批准,乔·拜登可以自由地撤消这些决定。但杰弗里·霍金斯认为这个假设不太可能实现,他认为: “很难想象美国会在西撒哈拉这个重要的话题上反反复复,特别是在涉及摩洛哥和以色列等主要盟友的问题更需谨慎。”

然而,最大的问题将是利比亚。用萨赫勒地区一位高级官员的话说:“这是我们期望拜登和美国重新参与的地方。”目前,新一届政府尚未对此发表评论。然而,这位新总统已经表明了他的雄心壮志,重回被特朗普忽视的地中海国家。在这个问题上,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的影响力很重要。

对同样非常重视非洲,在非洲有很大影响力的法国而言,将关注美国有关萨赫勒五国集团的决定。当然,目前已经排除了美军撤出该地区的威胁,这对"巴尔赫内"反恐使命行动中的5100名法国士兵至关重要。但是巴黎梦想着让美国更多地参与以便能减轻其负担。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