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这轮电动汽车大牛市中,QuantumScape (QS)的年末崛起可谓最疯狂的情节之一;这家电池初创企业尚未公布任何收入。如果投资者对QuantumScape约440亿美元市值的判断还算接近正确的话,那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命运可能更值得担忧。

QuantumScape股价从去年11月上市以来已然飙升。去年12月初,该公司公布了一个有限版本的“固态 ”电池乐观的测试结果,但除此之外,该股的急剧上涨让人费解。

QuantumScape总部位于加州圣何塞,获得了大众汽车(Volkswagen)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投资,眼下该公司市值已超过福特汽车(Ford Motor Co., F)。那些争相成为下一个特斯拉的电动汽车初创企业往往估值高得惊人,对此投资者通常也司空见惯。而QuantumScape的状况体现出,这股狂热已经延伸到电动汽车领域的潜在供应商。

当前的电动汽车性能存在种种局限,固态电池长久以来一直被视为突破这些局限的一个途径。和智能手机一样,特斯拉或宝马i3电动汽车的动力也是来自使用液态电解质的电池,液态电解质充电和放电时会在阴极和阳极之间来回传输锂离子。这些液体电解质体积庞大且容易过热。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 Co., GM)在旗下雪佛兰沃蓝达(Chevrolet Volt)电动汽车收到了五次起火报告之后,于去年11月召回了近6.9万辆沃蓝达。

固态技术的看点是不使用液体电解质,起火风险将大大降低。此外,QuantumScape等公司正在开发的 “锂金属 ”电池将锂金属成分与阳极结合在一起,将进一步降低体积,并有望以更低的成本供应更多电力。这一点也至关重要:长久以来相对较高的电池成本一直钳制电动汽车发展,使电动汽车售价高于同等条件下的内燃机汽车。

固态电池的其他优势包括快速充电和更长的使用寿命。QuantumScape去年12月称,其测试的电池15分钟内就可充电80%,即使充电800次后仍能保持80%以上的电容。以这样的数据,拥有电动汽车的体验有朝一日将可类似于拥有汽油动力汽车。

电池行业的许多人都认为固态电池是未来最有前景的技术。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的观点却与众人格格不入。在特斯拉9月的“电池日”活动中,固态电池并不在被讨论的众多发展计划当中。马斯克在第三财季业绩电话会议上曾对分析师表示,在节省电池空间方面,去除传统的阳极“并不像听起来那么了不起”。

特斯拉的质疑态度可能也与其自身的电池技术有关,特斯拉的技术可能令其比其他公司更难适用固态电解质。特斯拉使用的是圆柱形电池,里面封装着层层卷起来的电池芯,而其竞争对手通常更愿意使用所谓的棱柱形电池,其中的电池芯可以堆叠。由于固态电池比液态电池更脆,堆叠将远比卷起来更容易。

总部位于英国的固态电池公司Ilika的首席执行官Graeme Purdy表示,让当今大多数的电动汽车电池工厂采用新技术将不会造成太大的中断,该公司正与捷豹路虎(Jaguar Land Rover)合作,以确保平稳转型。但对特斯拉来说,情况恐怕就截然不同了。对特斯拉电池而言,那可能意味着迄今为止一直具有的竞争优势转变为竞争劣势。

特斯拉如果需要改变策略,时间上确实来得及。丰田可能拥有当今最先进的固态电池,该公司原本计划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已被推迟一年举行)上用固态电池为原型样车提供动力,并打算在2025年实现量产。但从成本角度而言,这项固态电池技术可能最早要到2020年代末才具备与当前电池展开竞争的实力。

QuantumScape的投资者正在进行一场非常长期的博弈。按照该公司的商业计划,预期在2026年之前不会实现大规模的收入。也不能保证QuantumScape的解决方案能在与丰田等公司的竞争中胜出。QuantumScape上个月公布的测试结果是针对单层电池单元的。美国私营初创公司Solid Power已经在科罗拉多州路易斯维尔的一家工厂生产多层固态电池。专注于电池业发展的Bernstein分析师Mark Newman称:“生产多层电池面临的挑战难度会成倍增加。”

鉴于特斯拉和QuantumScape等公司的估值,投资者需要将眼光放长远,并假设竞争现状会发生大规模改变。问题在于,如果QuantumScape的计划取得成功,一个很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特斯拉本身就可能成为被颠覆程度最大的公司之一。投资者在2020年几乎买下了所有与电动汽车有关的东西。今年,他们要更有辨别能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