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疫情下的乌云与金边:2020互联网大事盘点

闫曼:内外环境的双重影响下,中国的互联网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以下整理出最具代表性的几大事件,回顾的同时对2021年趋势也做些许预测。

2020 年,一场新冠大流行改变了整个世界的节奏和每个人的生活方式,而在特朗普任期的最后一年,中美全球两大经济体的冲突与矛盾也在升温。在内外环境的双重影响下,中国的互联网经济趋势和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以下整理出最具代表性的几大事件,在回顾的同时,对2021年趋势也做些许预测。

一、受阻的出海之路

随着中国国内互联网用户数量上了10亿,互联网红利基本上宣告见顶,以往飞速增长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不少投资机构和大型互联网公司将目光投向海外,比起准入门槛较高、数据法规严苛的欧美市场,东南亚成为了大家的新目标,比如印度。在FT中文网之前的一个统计中,到了2019年,中国投资者投入印度的资金达14亿美金。以2018年为例,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44家来自中国开发者。然而几乎一夜之间,印度当局的一纸禁令封禁了59款中国应用,印度,一下子从蓝海变为投资禁区。

出海欧美的中国科技公司状况也并没有好多少。华为在美国和欧洲市场步履维艰,面临断供风险。而这些年来最为成功的出海榜样的TikTok,虽然几度努力撇开跟中国母公司的关系,力证自己立足本地,依然一度面临被封禁而打算“卖身”。如今正值特朗普和拜登政权交接之际,虽然看起来TikTok有了喘息之机,但是就如我在之前的一篇专栏中所预测,拜登的上台并不意味着中美科技战的“熄火”,而有可能是另一种竞争模式的开始。不过,秩序的重归总归比特朗普时期“幺蛾子”频出要好的多。

总而言之,有志于出海的互联网公司新的一年依然乌云盘桓,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二、反垄断风暴

反垄断一词,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一跃成为了整年最重要的热门词汇。

在市场监管部门12月中对阿里、阅文和丰巢罚款小试牛刀之后,大家终于意识到,反垄断之剑要对互联网公司动手了。果然,在接下来几天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列为2021年要抓好的重点任务。

而调查组也于圣诞节前夕进驻阿里开始调查,直指阿里“二选一”涉嫌垄断,阿里股价随之应声大跌,接下来调查结果如何?阿里是否会面临相应惩罚,大家都在观望。

元旦前夕,2020年12月30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公告称,依法对京东、天猫、唯品会三家平台不正当价格行为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可以看出,在2020年末掀起的这场反垄断风暴,不会止于2020年,这只是个开始。未来一年反垄断如何与数据治理和数据安全相结合,也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重点。

三、远程办公盛况

新冠大流行让保持社交距离成为我们工作和生活的核心,远程办公成为了疫情期间我们可以选择的最主要的工作方式。相关的远程办公软件成为了这场危机中的大赢家、乌云下的金边。

Zoom是其中最为耀眼的佼佼者。据FT在去年9月的一个统计,随着消费者对Zoom视频会议服务的需求的飙升,该公司截至去年7月底的季度收入达到6.635亿美元,同比增长355%。而Zoom也成为了FT评选出来的年度热词。

在中国市场,在线办公和在线会议软件也随着需求的增长开始爆发式发展。腾讯依托社交平台优势推出的企业微信和腾讯会议,阿里的钉钉以及字节跳动开发的飞书,都成为了这个赛道的佼佼者。

不过,国内疫情在严控之下,基本上大多数行业都回归正常的现场办公,随着下一步疫苗的接种,可能接下来远程办公软件不会像疫情期间那样高速增长。但是远程办公在未来最起码可以看作是一种与现场办公并存的工作方式留存在我们的生活中。

四、矛盾的在线教育

与远程办公一样可以看作“乌云的金边”的就是在线教育了。

一场疫情让中小学生纷纷宅回家里网课的同时,之前的课外培训和学习也开始迅速线上化。在线教育迎来了大爆发。就在2021年新年前夕,“作业帮”获得了16亿美元的巨额融资,然而这并不是作业帮在2020年的第一笔巨额融资。在这笔融资之后,有机构统计称

2020年一整年,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的融资额超过了500亿元,这个数字超过了这个行业前十年的融资总和。

热钱在不断涌入这个市场广大的行业,马太效应也在集聚。在作业帮、猿辅导等几个头部玩家不断融资、激烈竞争的过程中,小型玩家中牺牲者越来越多。线下教育行业的老牌企业优胜教育倒下之后,如今学霸君也暴雷了。

就像过去几年的外卖、网约车、共享单车大战一样,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来说,巨额融资之后就是头部玩家“神仙打架”,获客成本急剧提高……可想而知,在线教育行业将在2021年迎来更激烈的竞争。

五、直播电商的隐忧

2020年又一个火热的风口就是直播带货,这又是一个继远程办公和在线教育之外,受益于疫情之下“宅家”生活模式的领域。

在这一特殊时间背景之下,各个平台各个品类几乎都开始了直播带货的尝试。直播带货的主角由原来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扩展到几乎所有的明星歌手,甚至梁建章和董明珠这样的企业家;直播售卖的商品也由2019年开始的美妆、服装和生活消费等板块,扩展至全品类。

入局者的增多导致行业乱象频出。在2020年末,快手网红主播辛巴,被揭露售卖假燕窝,撕开了这个行业虚伪的一角:卖假货、虚假宣传、直播数据造假……这些本来就存在的问题暴露了出来。可以预见的是,在新的一年,这个行业会面临一定的监管压力,这一点对所有平台的治理水平都是一个考验。

六、前途莫测的社区团购

就如我在之前的专栏《社区团购混战:巨头们的另一场“流量内卷”》中分析的,社区团购在过去的一年成为巨头们抢夺的阵地。

社区团购的再次火爆,可能得益于疫情期间各类生鲜买菜配送业务的“回春”。2020年上半年因为疫情原因宅在家里的中国消费者们,几乎都使用过生鲜买菜app来保证家中的正常生活供应。之前一度因为利润低微而萎靡不振的生鲜配送业务再次火了起来。

这种背景下,比生鲜配送成本更低的社区团购自然发展了起来,巨头们希望在这样微薄的生意中获得更多的新增流量——直到被人民日报的一篇评论泼了冷水。

七、金融科技的落幕

蚂蚁集团上市前夕被踩了急刹车,可以说是中国金融科技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但监管的收紧,并不是从蚂蚁才开始的。

在过去几年中,科技行业与金融的结合,给金融这一传统行业带来了新的可能和进一步下沉的广大客户,但与此同时,也带来新的风险。经济放缓大环境下,严控金融风险成为了监管层的工作重心。

就如我在之前的专栏《蚂蚁上市搁浅,影响几何》中的分析,对于金融科技行业,享受科技行业的高估值和监管方式,同时保有金融行业高利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更多分析可见作者个人公号《科技曼谈》ID:kejimantan )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