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疫情中的失业华人如何被卷入贩毒大案?

Mon, 11 Jan 2021 21:52:55 GMT

新墨西哥州纳瓦霍族保留地部分被查封的大麻农场 (Lynn Sanchez 拍摄)

“谁知道农场打工也会犯法,差不多快60岁了,第一次带手铐,要是给中国的亲戚知道了,不知道该怎么想。” 因在新墨西哥州非法大麻农场工作而被捕的魏文(译音)告诉美国之音。 

自去年年初新冠疫情蔓延以来,美国很多华人经历挑战。有人受到种族歧视,遭到仇恨攻击,有人因中餐馆倒闭面临失业。还有一批华人却因大麻碰上更可怕的麻烦。 

据新墨西哥州检察官办公室的声明,去年11月9日至11日,在新墨西州的一次特大联合缉毒行动中,纳瓦霍族保留地上21个大麻农场被查封,近30吨非法大麻被缴获,数十名“皮包骨头”的华人劳工获救,数千万美金的华人投资瞬间灰飞烟灭。 

FBI等执法机构参与11月的大麻农场突袭行动。图为FBI特工的大巴车 (Lynn Sanchez 拍摄)

FBI等执法机构参与11月的大麻农场突袭行动。图为FBI特工的大巴车 (Lynn Sanchez 拍摄)

该缉毒行动由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缉毒局(DEA)、法警局(USMS)、印第安人事务局(BIA)及新墨西哥州、圣胡安县及纳瓦霍保留地等各级警局联合突袭,代号“纳瓦霍黄金行动”,是全美规模最大的一次缉毒突袭之一。 

十一月大突袭,华人劳工获助 

据美国调查新闻机构“探照新墨西哥”(Searchlight New Mexico)去年12月的报道显示,突袭现场有36名华人劳工正睡在大麻温室的地板上。他们不懂英文,显得十分迷失;长时间靠方便面维生,濒临饥饿;他们一周7天,每天12小时轮班处理大麻,但当中很多人从没拿到过工资。 

“他们瘦得皮包骨头。他们没有离开农场的办法,等于是被困在这里...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恩·桑切斯(Lynn Sanchez)向“探照新墨西哥”的记者表示,“这些人不是罪犯。他们是劳工贩运的受害者。” 林恩是人口贩运受害者方面的专家,也是新墨西哥州首府圣塔菲市(Santa Fe)一家犯罪受害者服务机构Life Link的工作人员。 

新冠疫情冲击下,大批失业的华人劳工自去年夏初起通过洛杉矶圣盖博谷(San Gabriel Valley)的职业中介前来新墨西哥州“剪花”、“除草”、“修筑大棚”。林恩告诉美国之音,去年在纳瓦霍族保留地大麻农场上务工的华人劳工一度达1000人左右。 

11月9日突袭发生前,林恩接到FBI的通知,查封农场后会有流离失所的人需要帮助,人数在20-500之间都有可能。 

特工们把30多名愿意接受帮助的华人劳工送至附近一家高中,林恩和其他一些工作人员等候在那里。 

“他们都吓坏了。有些人眼里含着泪水,有些人发抖。” 林恩说,11月9日那天清晨十分寒冷,很多人过来时都没来得及穿上暖和的外套。“他们都纷纷给我看他们的工卡,但我示意他们没必要这么做。” 

林恩等人把这些劳工送到当地一家舒适套房酒店(Comfort Suite),在翻译软件和当中懂一点英语的劳工的帮助下,渐渐消除了他们的紧张感,建立了信任。当天晚上,在其中几名劳工的联络下,突袭时逃走并躲起来的几名劳工也入住了这家酒店。第二天,法明顿市的家庭危机中心带这些劳工购买了一些生活必备品和保暖的毛衣,并资助他们各自回到洛杉矶、芝加哥、纽约等地。 

十月旅馆大抓捕,华人劳工被捕 

相较于这些华人劳工的遭遇,去年10月在新墨西哥州法明顿市警局一次缉毒行动中被捕的中国劳工则碰上牢狱之灾。 

“我们10月5号到新墨西哥,6号开始上班,8号就被抓了,” 已在美国务工5年的魏文告诉美国之音。来新墨西哥务工前,她一直身居洛杉矶从事按摩和照顾老人的工作。 

据《阿尔伯克基日报》报道,去年10月8日晚间,圣胡安县法明顿市警局接到民众举报后,在魏文入住的汽车旅馆内发现由数间房间改造成的大麻加工流水线,缴获近1吨大麻,并拘捕魏文在内的17名华人劳工,其中一名据称是主管业务的廖“老板”。 

“警察问,你们知道这是犯法吗?我们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魏文告诉美国之音。  

她说,自己最初是在微信群上看到很多新墨西哥农场招工的信息。“也不知道新墨西哥是哪里,就找车去了。听到农场工有200块(美元)一天这么高的工资。20块钱(美元)一小时,一天做10个小时,你说谁不想去?(当时)又没工作。” 

美国之音通过魏文联系到当时一同务工的另一名劳工“秀贝”(化名),她也曾在洛杉矶从事按摩工作。她说自己从去年二月起就因疫情停了工,本已买好3月15号的回国机票,但因疫情机票一再被延迟,没能成行。经济来源紧张之际,正好在按摩业同行微信群里看到新墨西哥州农场招工的信息,就联系了相关的职业介绍所。 

“疫情那么久,我们都没去做工,一分钱都没有...所以就想做工,能做一点是一点,起码解决住宿费。我们在(洛杉矶)这里都住小旅馆,都要钱的,而且还要吃。做按摩不敢去,就看农场工作比较安全些。(我们)这样才去的,” 秀贝说,“我们去做事,从来没有想做犯法的事。这个事情是不正确的,我们也不懂。” 

秀贝告诉美国之音,她和同行的几名华人劳工抵达目的地后才得知,原本要雇佣她们的农场“因为有些事情”暂不招工了。之后她们碰到一个姓廖的“老板”,得知在她们入住的这家汽车旅馆就有工可做,于是第二天清晨就立刻开始了工作。 

“来了就是想来做工,没的做了,就顺便问一声有没有工作,他说有,我们就很高兴。” 

秀贝回忆说,进监狱第一天,都一起换了监狱服,“冷冷的,冻冻的。” 在一个中文“说得不太溜的”人协助下,17人被问话一个晚上。“一直问到第二天下午,才进去(监狱),才有被子盖,真是冷死了。” 

“我们不会说英文,又不知道是什么事,” 秀贝说,“当时真的打击很大,很担心。” 

入狱第四天,17人出了狱,但都面临几项重罪指控,最高可判13年。“他们(工友)老是说,判刑的话,要送去女子队,去荒山野岭,当时真是怕死了,” 秀贝说,“当时心情都没有了,也不知道怎么想,就听天由命了。” 

获法律帮助,刑事指控撤销 

在美国,对于受到犯罪指控但又请不起辩护律师的人,法庭会指派公设辩护律师(Public Defender)。新墨西哥州公设辩护律师办公室的鲁斯·惠勒(Ruth Wheeler)接到了这17名劳工中其中一人的案子,同一办公室的辩护律师妮可·霍尔(Nicole Hall)在一次集体会议上听到这个案子。 

“我当时立刻就觉得这不对劲,这些人不该被扔进监狱,” 霍尔告诉美国之音。 

霍尔立刻着手调查这件事,并联系到林恩,开始人口贩运鉴别工作。 

林恩告诉美国之音,直到去年11月20日她才知道10月份已有17名中国劳工因加工大麻被捕并面临重罪指控。她立刻和同事驱车前往法明顿市,试图找到这些劳工。 

通过其中一名劳工的辩护律师,林恩等人联系上了这名劳工。林恩再联系了11月突袭中她帮助过的华人劳工Anson(化名),由他做翻译进行了一次三方电话。得知林恩等人是前来提供帮助,这名劳工就联系了其他人。出狱之后的魏文等人一直同住一处,由于面临指控,法官要求他们不得离开新墨西哥州。 

当天傍晚,林恩为他们所有人在一家汽车旅馆办理了住宿,并开始详细了解情况。同时,辩护律师开始收集信息和证据,试图向法官证明这17名劳工是人口贩运受害者,而非罪犯。 

去年感恩节前一天,法官同意撤销对16名劳工的指控,但廖“老板”仍面临指控。根据《阿尔伯克基日报》查看到的法院文件显示,廖名下一共登记了这家旅馆的19间客房。 

但霍尔和林恩都认为,法院仅因房间全记在廖“老板”名下而对其保持指控是不合理的。 

“以我们对人口贩运的了解,贩运组织最高层不会有任何直接指向他们的资金线路。比如我们机构特别熟悉的性贩运,最高层会指派一个女人订房,然后再由她把其他女性带进去。所以看起来是订房间的女人在运营一切,但实际是上面指使。” 

林恩觉得,廖“老板”很可能是相似处境。霍尔也说:“法院得明白,他只是按指令办事。” 

但霍尔向美国之音表示,对于法院撤销对廖“老板”的指控,她并不感到乐观。“如果能撤销的话,现在肯定已经撤销了,” 她说,“所以我觉得案件可能会进入庭审。希望我们提供的各种证据和信息能帮助陪审团认识到,这个人也是受害者,而非罪犯。” 

对于不再面临指控的16名劳工,林恩等人为他们准备了预付信用卡,帮助他们回到各自的原住地。 

谁之过? 

林恩告诉美国之音,分布于各个中国城的职业介绍所不给求职者提供任何合同文件,也不核实这些招工项目的合法性,很不负责任。 

但秀贝似乎并不怪职业介绍所。“人家是介绍你去做工,人家又没有叫你犯法...又没说让你们去剪大麻。” 据秀贝介绍,通过微信群看到农场招工信息后,就联系职业介绍所并支付100美金介绍费。介绍所收到费用后就给求职者发农场地址,交易就算完成。求职者们接下来就自己联系拼车服务,各自前往就职地。 

林恩表示,通过与这些受害劳工的交流,发现他们普遍不太清楚自己该有的权益,在保护自身权益方面也显得不是很积极。而一旦提到职业介绍所的角色,很多人也选择不多说。 

截止目前,还没有任何人受到劳工贩运指控。林恩告诉美国之音,她从国土安全部那里得知,这类指控一般很难成立,因为如果问这些受害者他们是否能自由选择和自由离开,回答往往是肯定的,因此不构成“强制压迫”,而这是人口贩运一般定义的基本要素。但林恩强调,这些劳工所处的环境是没有公共交通的荒郊野岭,加之他们大多数人不会讲英语,所以其实没法离开。再加上雇佣者们的工薪承诺,更让这些劳工在拿到钱之前不会离开。 

林恩也强调,哪怕这些求职者一开始是自由选择来到农场工作,但到了之后如果发现不对劲,却又没法离开,这也构成劳工贩运。除了地理位置因素和拖欠工资因素,林恩也提到,11月突袭中的一名受害者告诉她,当时农场上有几名携带武器的纳瓦霍族看守。 

这些看守由纳瓦霍族保留地的官员迪内·本纳利(Dineh Benally)雇佣。据“探照新墨西哥”报道,本纳利原是圣胡安河农业委员会主席,纳瓦霍保留地上这些大麻农场之所以能吸引大批华人前来投资和劳作,就是因为他造假出具了所谓的大麻农场合法经营执照。很多本身并不富裕的华人投资者奔着所谓“1200%的回报率”在本纳利管控的大麻农场上投入大量资金,有的抵上房产,有人拿出退休金,有人向家人朋友借了钱,有人甚至借了高利贷。11月突袭后,很多投资人的几乎所有家当都成泡影,有人瞬间无家可归,甚至妻离子散。 

纳瓦霍族保留地的总检察官已对本纳利做出非法经营大麻农场的指控,FBI去年11月突袭后,本纳利已出逃,他和他的辩护律师均拒绝一切媒体采访。 

林恩告诉美国之音,去年夏天,当地的纳瓦霍族民众曾强烈抗议这些大麻农场,一度与华人劳工暴力对抗。其中一位受害者告诉林恩,曾有工友因大棚被纳瓦霍族抗议者点燃而造成二级烧伤被送医院。也有FBI特工告诉林恩,曾在去年9月看到保留地附近有一名亚裔女子赤身裸体地走在路上,显得神志不清,不停表示想要回家,但没法向她问出其他细节。 

林恩有一笔美国司法部拨款的项目资金,她被授权鉴别人口贩运受害者并给予帮助。 

“我们州的犯罪受害者赔偿委员会(Crime Victims Reparation Commission)也表示,如果能证明这些人是劳工贩运受害者,他们就依此对待,给予补偿。” 除廖“老板”之外,林恩已为其他16名劳工以及11月突袭中愿意寻求补偿的5名劳工向该委员会申请一笔赔偿金。2020年12月30日,委员会已予以批准。 

林恩表示,她仍在尝试联系其他受害者,以便为他们获取赔偿金,但语言和文化上的障碍导致工作进展艰难。林恩说,她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些受害者们不争取自己该得的赔偿。 

“我们现在没事了,路费给我们了,在那的务工费也给我们了。新墨西哥挺好的,新墨西哥的政府挺好,我们感谢他们,” 魏文说。 

魏文表示,离开新墨西哥之后他们就各自分散了,有些人继续找工做工,有些人住在家庭旅馆躲疫情。魏文告诉美国之音,她1月2号刚到俄克拉荷马州,从事按摩工作。 

据“探照新墨西哥”报道,去年11月在纳瓦霍保留地损失巨额投资的一部分华人已经把种植业务和部分劳工转移到了俄克拉荷马州。那里的药用大麻种植业正蓬勃发展,对大麻种植管制宽松,种植执照也不难拿到。据美国政治新闻杂志POLITICO报道,俄克拉荷马州现已成全美最热的大麻种植地,有10%的人口拥有医用大麻种植执照。 

一样是荒郊野岭,一样是现金支付。有些执法人员认为,很难核实这类工作中是否有劳动剥削发生。而一名新搬去俄克拉荷马州经营大麻农场的华人业主向“探照新墨西哥”表示,正确的经营理念才能成功赚钱,他从来都善待自己的员工,不伤害任何人。随行的华人劳工表示,顾不得冒险与否,总得养家糊口,疫情中失了业,没有比大麻农场更能赚钱的选择了。 

“现在很多男生又在大棚。我打电话问,他们说不要女生,说我们女生没有力。130-150美元一天。我是有力,但老板不要女生。不过听说等到二、三月就要了,有浇水、育苗这些活,” 刚到俄克拉荷马州的魏文告诉美国之音。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