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登记离婚也有黄牛:三百多块的离婚代抢,她觉得「真值」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2月第一天,第一批申请离婚登记的人已经过了法定的「离婚冷静期」,可以去民政局拿本本了。

也正是在这一天,#黄牛代抢离婚名额#挤上了微博热搜,「离婚限额」的网传消息迅速扩散,「以后离婚也要摇号了?」的拷问像是一句魔幻现实主义的玩笑,折射出人们对于「离婚不自由」的恐惧和愤怒。

b5d8334c37fcaa1719d9f63ecada07bf

2021年,中国人还能自由地离婚吗?

桃子是「离婚黄牛」的客户之一。

2020年12月29号,在离跨年还有两天的日子,桃子发现自己的丈夫出轨了。

那时整个上海还在酝酿一年一度的浪漫,桃子却被迫选择是否要放弃陈旧的安定和幸福。

第二天,她决定了,要离婚。

「内心做了离婚的决定就去执行,告诉自己速战速决,不能拖到明年离婚冷静期60天的长线拉锯模式。」

但离婚也并不是一拍脑门就能完成的事情。30号,桃子去上海市民政局官网准备预约离婚登记时发现,官网上的预约最早已经排到了1个月以后。

这可不是普通的一个月。准确地讲,仅在两天之后的1月1日起,离婚冷静期就开始正式生效。

上海市民政局为了配合离婚冷静期的出台,将从前的「离婚登记预约」改为「离婚登记申请预约」。也就是说,官网上1个月之后的登记号实际上是离婚登记申请号,如果桃子只能预约这些号码,她就需要等30天才能去民政局申请离婚,然后和丈夫度过为期30天的冷静期,最终才能领到离婚证。

这还是最好的情况,如果过程中生出什么事端,战线会被拉得更长。

桃子等不了这么久。

从前在淘宝上买过代抢票的她想到了黄牛。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先去淘宝上搜寻离婚代约的卖家,但淘宝上几乎一律代理诉讼离婚的律师,要价大约在5万左右。

淘宝找寻无果后,她转移战场到主打转卖二手货的闲鱼,以「代预约 lihun」为关键词,找到了一家代约的黄牛。

466bb2d473635c5264d5955659da396c

闲鱼某离婚黄牛

简单咨询之后,桃子迅速交了30块定金,并把自己和前夫的身份证号、姓名以及所需要离婚的区等信息告诉黄牛。几个小时之后,下午5点左右,黄牛发来预约成功的消息。

两个月后再回忆起来,桃子依然觉得那位黄牛对自己有「恩」,「挺人性的,她花了时间的。」预约成功后,她总共交给黄牛370元,其中含有30多块的加急费。

两个月后的今天,这位闲鱼卖家的预约价格已经上涨到了500元。与此同时,闲鱼、微博上代理离婚预约服务的卖家越来越多,服务区域跨广州、深圳、上海等地。

「帮忙捡漏,一旦有人取消,能立马帮你约上。」收费500元的黄牛朱莉在闲鱼上的自动回复中写道,「一般能预约到未来7天内的,如果临近假期前,可能比较紧张,保守估计10天,未预约成功不收费。」

另外一个闲鱼上的黄牛收费则相比起来佛系得多:「指定区域是80,随机区域是50。」

即便是黄牛也没办法保证能够预约成功,不同黄牛能约到的日子远近也不尽相同,大体上都是依靠「别人取消,立马约上」的捡漏逻辑来预约。

这些黄牛可谓尽心尽力,一位收费50元的卖家在某天的下午5点告诉我只能约到3月的号,但晚上11点时已经能约到2月的号了。

「我有软件盯着,只要有人取消就能知道。」朱莉告诉我,她的预约基本上都是成功的,除非买家对时间要求特别高,比如必须在某天预约。「不然的话,基本上都能约到。」

至少从去年8月起,朱莉就开始在闲鱼上开展上海结婚离婚的代预约服务了,当时一次「捡漏」的价格是30元。10月起,她开始发展深圳、广州的离婚代约业务,代约价格逐渐上涨到100、300,直到最近的500元。

半年内,她至少为27名买家代理过离婚预约的服务,其中上海离婚预约居多。

离婚黄牛并不是近期才有的职业,离婚预约「一票难求」也并非近几个月才有的现象。

去年5月,深圳就因为离婚预约困难上了热搜。当时的内容是:从5月16号到6月16号所有离婚预约的号全部排满,「一个也不剩了」。

难道在离婚冷静期和离婚预约制的今天,每个人都还需要把找黄牛视为常态、每次民政局一开放抢号就拿出李佳琦直播间的气势磨刀霍霍了吗?

其实或许不然。1号就有消息称「广州2月离婚名额已全部约满」,4号我再登陆广东省婚姻登记网上预约系统时,最早在2月18日还有9个剩余名额。

ad5d2de2f3f7239494b088f2997fd1e4

2月18日剩余名额

「你只要抢过就知道,这个(离婚名额)很容易抢。」一位离婚黄牛表示,「网上的新闻说难约抢不到,都是扯犊子的。」

但黄牛的「容易」和「想离就离」不是一回事。对于桃子这样,一刻都不愿意在婚姻里多耽搁的人来说,多等的每一天,无疑都是煎熬。

「一票难求」仅仅指网上预约。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广州民政局表示,如果网上预约无果也可以现场预约或者电话办理。「如果你在现场等的话,也可以直接办。」

「主要是近一半的婚姻登记当事人预约后,没有去现场办理,也没有及时去取消这个号,导致了资源被占用。」广州市民政局的负责人对@新京报我们视频
这样解释。仅在2020年12月,广州市离婚登记预约的4716对夫妇中,就有超过一半的预约者爽约,到场办理的夫妇仅有2372对。

d7c4af1bd6cd27c3a427f77d387e1d5a

为了解决爽约者资源浪费的问题,今天在广东婚姻登记预约网站首页上,多了一条「180天黑名单」准则:「有以下行为之一的,将被列入预约黑名单,180天内不接受预约:①180天内爽约2次;②180天内取消5次;③180天内爽约一次、取消2次;④30天内取消3次。」

但大家伙似乎对此并不买单。「180天黑名单」连同「离婚预约/离婚排号」一同点燃了大众刚熄灭的针对「离婚冷静期」的怒火,「30天排号+30天冷静+180天黑名单」总共240天的离婚等待期预想直接给婚姻戴上了一个紧箍咒。

对我们来说,唐僧念的咒语只有一个:降低离婚率。

b71da0653a415f71e6b62bc16f673f67

离婚率高吗?

虽然和欧美等国相比不算高,但我国离婚率确实在上涨。据去年民政部发布的文件,19年我国离婚率为千分之3.4,比上一年上涨了0.2个千分点;同时,结婚率下降了0.7个千分点。

a8e64edf75cff6d5dc2505bb18a6c427

数据来源:《2019 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离婚率连年上涨,「抑制冲动离婚」的招数也在连年变换。

比如,2012年,浙江省慈溪市就曾有过对「离婚冷静期」的「试点」,慈溪市民政局要求夫妇双方在预约后度过冷静的一周,再去登记离婚。

与之类似,在2016年,上海浦东新区婚姻登记所实行「离婚限号制度」,每天工作时间仅受理50个号,并考虑开发网上离婚预约系统,「减少等待时间」。

每个类似的文件出台后,都有小范围的舆论哗然;到去年5月,《民法》婚姻法部分征求意见稿提出设立「离婚冷静期」时,对「蚕食离婚自由」的声控终于从小浪花汇聚成大海啸。

c1427c163ca0f068405b6843a8ce6331

离婚冷静期之后,我们真的失去了离婚自由吗?

从数据上看,各地区离婚率受离婚冷静期影响后的变化多有不同。比如《河南商报》报道,郑州新区今年1月的离婚预约人数比去年12月少了将近三分之二;但同时,广州离婚预约人数没有显著变化,从2018年实行预约后,「每天基本都是满的」。

「我的宪法老师说过这样一句话:离婚冷静期损害的只是冲动的权利,没有损害离婚的自由。」一位政法大学的法学生向我转述道,接着解释说自己并不认可离婚冷静期,「虽然这看上去只是延缓了离婚,并不是对自由的一种绝对损害,但民法中的个体好像越来越被视为是不理性的人,需要法律去极尽约束保护,自由主义的内核已经发生了变化。」

与此同时,也有法学界博主反对离婚冷静期,明确表示这就是对「离婚自由」的侵害。

f1b7aaf676351a392db94d7898e4e460

桃子显然也是同样的观点。「靠离婚冷静期控制离婚率就是鬼扯、反人性。」虽然以极高的效率离了婚,但桃子仍然对「离婚冷静期」怀有巨大的怨念。

桃子下班后还需要照顾6岁的孩子,所以和她的聊天时常中断,她回复得也很慢。唯有一次,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切地给我发来了好几条信息:

「你这边不会举报闲鱼卖家吧」

「亲爱的 你千万别举报那个黄牛啊」

「不然我就是恩将仇报了啊 」

「当初要不是她帮我预约 我不知道还要痛苦多久」

我自然没有举报,但不知是否因为相关新闻热度不减,现在在闲鱼搜索「代预约
lihun」等等关键词,已经空空如也,搜不到任何东西。

d84ef11047e3fd8a518be45891830ad3

那些离婚黄牛可能会转入地下,或是更隐晦的角落。

能在年末最后一天离婚,在桃子看来还是件挺幸运的事情。虽然走出民政局的那一刻她哭得不能自已,但两个月后再回忆起来,她告诉我,离婚对她来说,「是解脱,是重生」。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韭菜的温室,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忍一忍是应该的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