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涉及对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美联储)和银行业的考量时,一些投资者关注的细分市场可能不太对。

美联储上周五上午表示,在3月31日到期后,不会延长疫情期间一项在大型银行杠杆措施中豁免美国国债和准备金的紧急规定。如果没有这一豁免,大型银行的经营杠杆将进一步逼近上限水平。一种担忧是,这可能会迫使一些银行收缩资产负债表,并抛售期限较长的美国国债,进一步给此类国债的利率带来上行压力。

OG FU546 REPOHE 4U 20210321231742

但这可能不是唯一应关注的事情。短期收益率发生的情况也需要关注。根据Tradeweb数据,部分短期国债收益率上周创下2020年3月收于负值区域以来的最低收盘水平。市场普遍认为,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近期下降的原因是美国财政部在美联储的国债账户余额近期出现下降。这意味着美国金融系统中的现金增多,也意味着美国财政部的短期国债发现规模在减少。美联储过去曾表示,不希望看到收益率降为负值,部分原因是这会损害银行的利润和放贷能力。这些利率的走势将受到密切关注。

这种情况与银行业和杠杆限制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是:市场担心,今年晚些时候,随着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带来的更多现金流入金融系统,受到更多约束的银行将不愿接收客户的存款,而是把这些资金推入货币市场基金等购买短期美国国债的工具。

不过,银行业只是影响收益率的因素之一。美联储还采取了另一项技术性措施,以扩大一项隔夜逆回购协议中每个交易对手的交易限额。逆回购协议旨在通过向对手方出售证券来减少银行系统中的准备金。此前,一个对手方每天最多可与美联储进行300亿美元的逆回购交易,现在这个数字已经扩大到800亿美元。货币市场基金经常使用这一工具。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 BAC)的利率策略师Mark Cabana表示:“这么做旨在保持市场基础的稳定。”如果短期利率没有稳定下来,美联储可以使用的其他工具包括提高超额准备金利率或隔夜逆回购利率。

美联储确实曾表示,未来如果要修改大型银行的补充杠杆率,将会征求公众意见,以确保该规定“在更高准备金的环境下仍然有效”,并“防止压力进一步加大到可能制约经济增长并破坏金融稳定的程度”。

这些调整可能有助于银行最终持有更多长期债券,也可能不会。这些措施的针对目标可能更加精准一些,侧重于银行持有准备金的能力。此外,它们还将与其他措施共同发挥作用,如美联储对全球性银行的资本缓冲、派息规定或压力测试所采取的措施。这些都会影响银行业的行为。当然,一些民主党参议员将会留意是否出现对华尔街的整体监管过于宽松的迹象,而整体而言,主要目的是促使银行发放贷款。

对于规模巨大而变幻莫测的美国金融市场而言,有关银行业监管的变化只是一个很小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