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继续使用燃油汽车的时间可能比英国石油公司(BP PLC, BP)所认为的要长得多。

许多国家的政客,甚至是新近具备气候意识的石油公司,都宣布了雄心勃勃的绿色政策,表明全球正以极快的速度摆脱化石燃料。但从消费者钱包的角度看,实现这一转变或许并不容易,这也正是为何可能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的原因。

“石油峰值 ”(peak oil)这一概念以往指的是对石油供应即将耗尽的担忧,现在则具有完全不同的含义。英国能源巨头英国石油公司认为,如果全球碳排放限制政策的力度更大,石油需求原本可能已经在2019年达到顶峰。

其他机构则较为保守。根据 “既定政策情境”,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估计石油需求将在2030年左右达到顶峰并保持平稳。既定政策情境考虑到了已宣布的政策措施和IEA对这些措施可实现性的判断。不过,正如IEA承认的那样,一些已宣布的政策是难以触及的目标。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分析主管Chris Midgley表示,该集团预计全球石油需求不太可能在2030年代末之前达到峰值,并指出石化产品的需求似乎尤其具有韧性。

交通运输系统对于何时触及这一峰值十分关键,该领域占据全球石油消费的最大份额。若要让电力取代石油成为运输燃料,政府要么必须为纳税人提供补贴,使电动汽车的价格更加低廉,要么针对不肯改用电动汽车设置成本,比如进一步上调汽油税。

当然,如果技术迅速发展使得电动汽车更加便宜,这些恩威并济的举措将不再那么重要。

就目前而言,政治风向的转变会产生突如其来的影响。例如,中国2019年减少了电动汽车补贴,导致销量急剧下降。法国2020年宣布削减未来几年的电动汽车补贴,尽管该国计划在2040年前停止销售化石燃料动力汽车。另外一些政府也宣布了禁止销售新的汽油和柴油汽车的计划,其中包括其他几个欧洲国家、日本和加州。但考虑到这些目标时间跨度较长,应该谨慎看待。十年或二十年后需要做出艰难决定的人,就不会是如今做出承诺的这些政客们了。

没人乐意为能源多付钱。以往,直接提高价格的政策曾有过激起强烈反对的情况。等到后疫情时代,世界各地经济体的资产负债表状况较疲软、人们对价格颇为敏感时,这种挫折出现的可能性只会高不会低。正如总部位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咨询公司Rapidan Energy Group总裁Bob McNally所言:“驾驶者就是选民。”

为减少污染,法国于2018年宣布调高燃油税,但此举引发一场巨大的骚乱,导致该政策被撤回。2020年,尼日利亚和印度在各自政府提出采取实际上会让汽油涨价的行动之后,都爆发了抗议活动——前者削减了燃料补贴,后者提议提高柴油和汽油的消费税。

摆脱石油依赖的行动在发展中经济体内可能遭到更多阻力;自2012年以来,发展中经济体的石油需求占了全球石油总需求的大多数。围绕从发达国家市场回收二手车(其中一些也许不再符合排放标准)并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廉价出售,存在一个完整的产业。

即使对富裕国家的消费者而言,高昂的前期成本仍然是一个障碍。例如,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在美国,行驶相同的距离,电动汽车的充电成本大约是汽油车燃油成本的一半。不过,来自爱迪生电气协会(Edison Electric Institute)的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价格相对更为昂贵的电动汽车销量仅占美国新车销量的2%左右。欧洲的情况也没有好多少:2020年,电动汽车约占7%的市场份额,当地消费者越来越多地购买油耗大的SUV。

虽然油价以及汽油价格都已从2020年4月的低点回升,但汽油零售价仍接近多年来最便宜的水平。汽油价格今年料将上涨,不过能源情报署给出的相关价格预期仍比2010年-2019年平均水平低22%,而居民用电价格预计将比2010年-2019年平均水平高7%。

新冠疫情相关干扰自然也有可能对石油需求造成相反的影响,此外,一些国家或许会倍加努力地降低对石油的依赖,以刺激本国经济。美国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就曾宣布,其气候计划中包括一项所谓的“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

投资者、政治家和企业已纷纷表示要转向一个更少依赖石油的的未来。不过,归根结底,该行业的命运可能取决于消费者想要什么。他们不仅在投票箱投票,也用自己的钱包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