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硅谷工作的工业设计师Ben Tang一年前带着六岁的女儿在公园里散步时,一群年轻男子从旁边经过,朝他们吐口水。

Tang说,这件事让他颇为沮丧。自打20年前从中国移居美国、随后成为美国公民以来,他在美国并非没领教过种族主义,但此前从未感到不安全。现在,他和孩子们外出散步时,就觉得需要格外留神。

Tang的心态出现重大转折是在今年3月,当时一名枪手在亚特兰大地区的按摩院杀害了八人,其中包括六名亚裔女性。Tang说,这让他意识到,“如果你不大声疾呼,没有人会听到你的声音”。

几天后,他平生第一次参加政治集会,该集会是在加州圣何塞举行的,旨在抗议反亚裔的暴力行为。成千上万其他亚裔美国人在那个周末走上了全美多个城市的街头,此外不少人通过社交媒体表达支持,帮助提高对最近的反亚裔仇恨犯罪的认识。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是头一次在深受触动之下公开表达自己的挫败感和担忧之情。过去一年,随着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增多,这类感触也在不断加深。

一些第一代亚裔移民开始破天荒地与子女坦诚讨论种族主义,以及在美国作为少数族裔意味着什么,在多年来崇尚努力工作、别惹麻烦的移民理念之后,这是一个变化。

3月21日在纽约,人们抗议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

3月21日在纽约,人们抗议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

图片来源:AMIR HAMJA/BLOOMBERG NEWS

得州民主党籍州议员Gene Wu是第一代华裔移民。他说,许多亚裔美国人现在开始质疑他们长期秉持的关于如何在美国生活的观念。他说,多年来,亚裔美国人曾认为,取得经济上的成功,保持低调,就可以使他们免受种族主义的伤害。

他说:“过去很多人,甚至是我自己的父母,都会觉得,‘嗯,只要我们安分守己,努力工作,做少数族裔良民,我们就会受到保护’。”

他说,新冠疫情已开始改变人们的这种想法,人们已经意识到,安静地追求美国梦未必能抵御暴力。他说:“这不是保护。”他说:“只是还没有轮到你而已。”

根据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研究人员的分析,2019年至2020年,美国16个最大城市的反亚裔仇恨犯罪增加了149%。

上个月,旧金山一名75岁的华裔老妇在遭到陌生男子袭击后奋力反击。上周,在纽约市,一名65岁的菲律宾裔妇女在路上行走时,一名男子突然踢向她的胸部,在她倒地后还用脚踩她的头部和身体,之前向她大喊“你不属于这里”。警方称,这名男子被控多项袭击罪,他的行为构成仇恨犯罪。

亚特兰大枪击案的枪手Robert Aaron Long被控犯下八项谋杀罪。据执法官员透露,他告诉警方,他之所以实施枪击是因为自己有性瘾。执法官员仍在调查这起暴行是否构成仇恨犯罪。

无论警方最终是否决定以仇恨罪起诉此人,许多亚裔美国人都表示,这起犯罪让他们感觉面对暴力脆弱感更强。

“受害者有可能是我,有可能是我妈,”32岁的Echo Lei说,十年前她从中国来到美国修读研究生课程。

枪击案发生后,Lei和丈夫Henry Pao将他们4岁的儿子带上车,在纽约市参加了他们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政治集会,抗议反亚裔暴力。

Pao说他想为孩子做些什么。图片为上周摄于Pao的家中。

Pao说他想为孩子做些什么。图片为上周摄于Pao的家中。

图片来源:ERICA SERYHM LEE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Pao, Echo Lei和他们的儿子Lukas三月份参加了纽约一场反对针对亚裔美国人暴力的抗议游行。

Pao, Echo Lei和他们的儿子Lukas三月份参加了纽约一场反对针对亚裔美国人暴力的抗议游行。

图片来源:Echo Lei

Pao说:“我站在那里,感到充满了力量。”他说:“我想做些什么。我想为社区做点事。我想为孩子们做点事。”

崔贞文(Cynthia Choi)是华人权益促进会(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简称:华促会)的联合行政主任,她于2020年3月与人共同创立了“停止仇恨亚裔和太平洋岛居民”(Stop AAPI Hate),追踪针对亚裔和太平洋岛居民的暴力和歧视事件。她说,过去一年,华促会获得的捐款和吸收的志愿者人数都创下了纪录。她说:“我们看到人们想要采取行动。”华促会是支持该倡议的三个组织之一。

加州圣马特奥市的高中生Grace Xia正在和朋友们一起注册成立一个名为“Asian Uplift”的非营利组织,以提高人们对亚裔美国人群体重要问题的认识。Xia说,看到祖母在亚裔老人受到攻击后的恐惧,一定程度上使她萌生了这一想法。

她说:“人们认为亚裔并不积极支持社会正义。”她说:“但我认为,这真的很重要。”

Grace Xia的母亲Alice Zhang准备带着Grace去往圣马特奥市政厅(San Mateo City Hall)进行会谈,因为她组织了自己的首次Asian Uplist集会。

Grace Xia的母亲Alice Zhang准备带着Grace去往圣马特奥市政厅(San Mateo City Hall)进行会谈,因为她组织了自己的首次Asian Uplist集会。

图片来源:JESSICA CHOU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Grace Xia(图中)在圣马特奥市政厅和其他人一起计划Asian Lift的集会。 左起,米尔布雷反种族主义联盟的Steve Hom ,Zongyun Deng,Simran Bal和Claire Shintani.。

Grace Xia(图中)在圣马特奥市政厅和其他人一起计划Asian Lift的集会。 左起,米尔布雷反种族主义联盟的Steve Hom ,Zongyun Deng,Simran Bal和Claire Shintani.。

图片来源:JESSICA CHOU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许多上一代亚裔美国人在美国的成长经历与此不同。 40岁的Pao十几岁时从台湾移民到美国。Pao说,他家里以前从没讨论过种族主义问题。Pao是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一名金融软件专家,他表示:“我的父母是第一代亚裔移民。他们那时的观念是不惹麻烦。”

Lei的父亲今年53岁,2019年移居美国,现已退休,他说,之前他们家没讨论过种族问题,因为这在中国不是问题,之前他的女儿移居美国后也没遇到过什么歧视。

如今这些人都在讨论种族问题,Lei的父亲3月27日在普林斯顿首次参加了一场集会活动。“现在没有能解决问题的捷径,但我们必须从某个方面开始努力,”他说。"我宁愿现在就大声疾呼,以免处境恶化。”


随着媒体报道针对亚裔的暴力事件不断增多,“停止仇恨亚裔”(Stop Asian Hate)运动的势头增强,全美各地爆发了抗议集会和游行。在此之前,亚裔美国人主要在网上分享他们的亲身经历。《华尔街日报》采访了一位学者和一位基层组织者,了解前总统特朗普的言论如何助推了针对亚裔的仇视,亚裔过去不太发声的原因,以及最近发生的事件如何促成了全国性的集体行动。封面图片来源:Ben Gray/AP

WSJ S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