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离开香港的人们需要救生艇和安全港

Thu, 01 Apr 2021 22:21:14 GMT

2020年7月31日英国伦敦中国大使馆外支持香港的标语牌

最近一项民调显示,21%的香港人计划永久离开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多位民主人士走上流亡道路,留在香港的人面临日益严峻的政治环境,香港可能出现新一波移民潮。

作为应对,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为港人放宽签证政策,美国国会也推出帮助港人获取庇护的法案。

专家表示,香港与其他中国城市的差距越来越小,西方国家针对《国安法》后果能做的有限,但可以为打算离开香港的人提供签证和居留身份等更多支持。

前身为“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意研究所3月19号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65%受访者对香港未来政治环境没有信心,52%对经济前景无信心,21%的人计划永久离开香港。另一项由香港行政会成员汤家骅担任召集人的智库“民主思路”3月22号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32.7%的受访者表示有打算移民海外。如果这两项民调精确反映现实,那意味着可能离开香港的人数将超过100万。

自去年6月30号港版《国安法》颁布后,多位民主派人士走上流亡道路。流亡海外的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梁颂恒、许智峯等人被香港警方以涉嫌违反《国安法》通缉,他们宣布与还在香港的家人断绝关系。

没有离开香港的人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政治环境。今年三月,47名泛民主派人士因参与去年不具法律效力的立法会民主派初选,被以国安法“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起诉。香港警方的声明说,截至3月2号,依照《国安法》逮捕了年龄介于16到79岁的83名男性和17名女性,当中56人被起诉。被捕的人包括仍在关押中的媒体大亨黎智英、活动人士周庭,以及去年十月被便衣警察抓捕,被指进入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被拒的前学生动源召集人、19岁的钟翰林。

位于纽约的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告诉美国之音,原先香港人不确定香港是否会变得越来越像中国,抑或能维持其独立性。然而他们所处的模糊地带,在过去一年变得越来越清晰。

夏伟说:“现在模糊已经结束,我认为《国安法》划清了界限。我们现在看到《国安法》的后果和持续进行的逮捕和拘留,正是这种情况加剧,我认为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以任何方式在香港发声,都可能无法在香港过上安全的生活。”

曾在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任教30年的法学教授戴大为(Michael C. Davis)表示,《国安法》给一国两制带来根本性的破坏,《国安法》下的四个罪名—分裂国家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恐怖活动罪和勾结境外势力罪定义模糊,且未以符合国际人权标准的方式制定和执行。他指出,几乎所有因国安法被捕的人都是“因言获罪”,包括手持标语牌的人士。香港的言论自由受到侵害,反对派人士在香港蒙受危险,而他们所做的仅是发表了反对港府或北京的言论。

谁来定义治港的“爱国者”?

三月的中国人大会议上提出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推行“爱国者治港”。3月30号人大常委会以全票通过改变选举制度,新增“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警方国安部门将会就参选人是否效忠等条件作出判断。

戴大为说,香港和其他中国城市的区别已经越来越小。北京所谓的“爱国者”指的是支持政府的人,否则就不是爱国者。

戴大为说:“然而在美国,我们知道很少有人支持当权政府。也就是说,通常有一半的人口反对执政党。所以北京对‘爱国者’的定义,意味着你的所有政治权利都基于不得反对政府,这是香港历史上发生的重大变化。在所有过去举行的选举中,通常只有一半的立法会议席是直接选举产生,而大部分的选票都投给了反对派。所以反对派过去是完全合法的,一直到九个月前(国安法实施),所以这是巨大的改变。”

港人的海外“救生艇”与“安全港”

国安法实施后,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为香港人推出特别签证渠道或放宽政策。英国推出的“5+1”签证计划允许拥有BNO(英国国民海外护照)身份的香港人持签证携带家眷前往英国生活、读书或工作五年,之后可申请永久居留权,再过一年可申请英国公民。英国内政部估计符合资格的港人达290万,加上配偶、子女人数达520万人,而未来五年内或将有至少25.8万人,最多32.24万香港人以BNO签证申请移民英国。

加拿大为香港人推出的“救生艇计划”放宽了移民政策,拥有特区护照或BNO护照的人,以及过去五年内从加拿大认可的高等教育机构毕业的香港人,可申请三年开放式工作签证。而过去五年在加拿大有至少一年工作经验的人,和过去三年内毕业于加拿大大专院校的香港人可直接申请永久居留。澳大利亚的方案为持学生签证和临时技术签证的香港人提供额外五年居留签证,并为申请永久居留权铺路。

今年二月,美国联邦参议员鲁比奥和梅嫩德斯重推“香港安全港法案”。根据这项法案,参加过和平示威并有充分理由担心被当局迫害的香港人将有资格作为难民移民到美国,而且不受同类避难申请的名额限制。美国国会亦重推上届国会众议院两党无异议通过的《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以帮助香港人在美国获取庇护。

目前流亡美国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梁颂恒正进行庇护申请。他说:“我们从前,上年前,不要说是美国政府了,连我都不会想象,香港会出现这么大一帮需要流亡的人。我相信随着情况越来越坏,其实越来越多香港人会出走,美国是一个他们希望来生活的地方。所以我们最近游说的工作其实都是在推动《香港安全港法案》,就是香港的救生艇计划。如果有这个法案,我相信对香港,特别是抗争者、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人,会是很大的一个帮助。”

梁颂恒介绍,美国的庇护申请资讯在香港族群间尚不太流通,此前钟翰林前往美领馆寻求庇护未果即为一例,反映许多香港人并不清楚这并非领馆事务。此外港人前往美国需申请签证,但对情况较紧急的民主人士来说,等待签证期间亦存在风险。他认为最好的方法是美国推出救生艇方案,在一个计划中条列所有资讯,也让情况危急的香港人有机会快速来到美国。

梁颂恒说:“香港人传统移民到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其实比较容易,所以比较多人在那里。过来美国不是不行,但是比较艰难。我最近在搞一个团队做倡议,有一些人有BNO,为什么他们到来美国?因为他们希望还能回香港做一些事情。美国相对于其他国家的优先之处,是它能够给想帮香港做一些事情的人一个平台去实现。他们真的觉得美国在世界上很有影响力,如果我们最后要光复香港,不能缺少这一块。”

“习近平送给世界的礼物”

今年一月在德国听证会上呼吁制裁中国的前键盘战线发言人、被网民称作“滑鼠娘娘”的邝颂晴宣告流亡德国,一旦回港,她将面临国安法“勾结外国势力”的指控。

邝颂晴表示,两年半前从香港到德国攻读法律博士时,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流亡。《国安法》颁布后,她几经思考,坚定了自己在民主国家为已经失去自由的香港发声的决心,冒着被《国安法》通缉的风险在听证会上作证。

邝颂晴说:“我问了自己好几次,不做这个你会做什么?答案是我还是会继续做国际阵线去游说,我还是要犯国安法。所以就决定,要死就死得有价值一点,做一个大事。一月的听证会其实是说,要做就要把回响maximize(最大化)。”
邝颂晴希望德国能像英国、加拿大一样,为流亡港人提供特别的救生艇计划,降低申请庇护的限制。最好的做法是提供能让港人工作、读书的居留计划,一方面对德国政府的负担较小,同时能让香港人在德国贡献社会,会是双赢局面。

邝颂晴说:“德国政府对于香港流亡人士的处理方法就是没有特别处理。他们认为现有难民政策非常完善,需要的话直接寻求庇护即可。可是一旦申请难民就不能工作不能上学,很多人其实不想依赖那个国家的福利制度,香港人觉得我到这里是可以贡献社会的。德国没有必要一定要提供国民身份给我们,可以只是提供合法居民,这个身份就很足够,因为我们其实只是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

曾担任黎智英多年助手,据报被港府通缉、目前定居新泽西州的马克·西蒙(Mark Simon)此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香港人才可能为前往国做出的贡献的有非常正面的预估。他认为,二战后来到美国的犹太人对社会作出杰出贡献,可说是“希特勒送给美国的礼物”。而现今因为政治环境改变,来到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地的香港人,正是“习近平送给世界的礼物”。人才出走对香港来说是悲剧性的,但对美国来说会是巨大胜利,很可能因此得到最好最优秀的香港人。

香港可能的“移民潮”是否会受阻?

尽管香港政府否认“移民潮”出现以及随之而来的资金外流,加拿大金融监管机构数据显示,2020年经电子转账方式由香港银行体系转至加拿大的资金超过347亿美元,较前一年增加约一成,创2012年有记录以来新高,相当于香港银行体系1.9%存款外流。

法学教授戴大为说:“香港有公积金(退休金保障计划)制度,许多想离开的人会从公积金中取出他们的钱,因为他们需要一些钱才能在海外开始生活。所以我们还不知道是否会通过设置这类障碍来阻止香港人出走。”

亚洲协会的夏伟表示,针对国安法带来的后果,西方国家能做的有限,但可以为打算离开香港的人提供更多支持。

夏伟说:“西方国家实际上没有办法做很多事情,但他们可以做到一件事,我认为英国和美国已经在做了,我希望他们能做得更多,就是为那些待在香港已经不再安全的人提供签证和居留身份。我推测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出走,这代表中国边缘最后一块保留地的悲哀塌陷,一个过去身处中国但又不完全是中国的地方。”

自今年1月31号起,香港不再承认BNO护照为有效旅行证件,港府要求旅行者使用香港护照。之后,港府致函外国驻港领馆,通知他们不再承认和接受BNO护照,此举被其他国家看作“外交冒犯”。此外,港府或正对香港人可能的出走现象制定进一步的应对措施。香港保安局日前向立法会提交的《2020年入境(修订)条例草案》,建议授权保安局长订立规则,使入境处长可获取飞机乘客和机组人员资料,并赋予其权力禁止运输工具运载某乘客,相当于入境处长有权禁止任何人离境。

“有谁会背叛到中国去?没有”

夏伟表示,北京近几个月大幅收紧对香港的控制,习近平似乎认为中国已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系统,在他已经笃定的下一任期还会继续强推。他的最终目标是“完成祖国的统一”,而最后一块拼图是台湾。

夏伟说:“他对中国抱持着非常帝国式的看法,版图最大的地理概念,他打算实现这个目标。这给中国共产党的一党制单方面执政带来一些可信性,因为这触及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是现在的根本驱动力、粘合剂,我认为这给中国共产党维持了一些合法性。”

夏伟认为,这么多人被迫离开生养之地,对中国来说是一大悲剧,而自己的人民在海外寻求庇护,对中共更是一种耻辱。中国若想真正成为一个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国梦”,就必须找到容纳不同族群和声音的方法。

他说:“否则中国永远不会在世界上感到自在,人们会继续离开,这是一种耻辱,精确地说是令中共蒙羞的历史问题。有谁会背叛到中国去?没有。但好多中国人离开了中国,实际上,投奔自由,来到海外。我认为除非他们能对此作出补救,否则可怕的矛盾会继续存在于整个命题核心,而中国永远不会在这个世界上保有尊严、受到完全的敬重和尊重。”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