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空间缩窄:朝鲜劳动党八大后外交局面

叶胜舟:中美在核不扩散有共同的核心利益,只要联手合作,朝鲜折腾出的水花再多,还是在深水区里挣扎求生,很难上岸。

1月26日,中韩元首通电话,新华社当日发通稿,韩联社次日发详稿,比较这两个文本内容和排序的差异很有意思,清晰表明两国政府、官媒的兴奋点。

韩联社详稿提及五个信息。导语引用“青瓦台高级幕僚”消息来源,透露中国元首在通话时表示,“实现无核化符合(中韩)两国的共同利益,中方高度评价并积极支持文在寅总统(的无核化努力)。”显然这是韩方最关注的信息。其次是就韩方推动中日韩首脑峰会达成共识;再次是新冠疫情防控;第四是中韩都积极考虑加入CPTPP;第五是韩方邀请中方出席5月在首尔举行的全球绿色目标伙伴2030峰会,中方表态将“认真考虑研究”。

新华社通稿也提及五个信息。首先是两国新冠疫情防控合作;其次是推动中韩战略合作,共同宣布正式启动中韩文化交流年;再次是中方希望加快完成中韩自由贸易协定第二阶段谈判;第四是转引文在寅一些祝贺词,也是客套话;第五是韩方特别赞赏“中国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发挥的领导力”。

2021年1月5日至7日,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八大上分三次作总结报告(下称《报告》),外交方面重点提及朝美关系、朝中关系、朝韩关系。韩联社最关注的半岛无核化,新华社避而不谈,与《报告》印证,对朝鲜今后外交路线及其后果也是生动的注释。

朝美关系:热度不在,久拖不决

朝鲜劳动党七大后,核武器研制进程突飞猛进。金正恩在两个敌对国家中,非常幸运地同时遇到其祖父、父亲一生都未遇到的两个贵人(金正日只遇到一个金大中),其中一个是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

特朗普是政治素人,又极度浮夸虚荣,逢“奥”(巴马)必反。奥巴马同意且经安理会一致核准的伊核协议,他坚定退出;奥巴马无所建树的朝核问题,他频频发力。他热衷于所谓的“直觉”,草率冲动举行元首峰会,实质谈判时双方国家利益有冲突,要么流于形式(板门店峰会),要么不欢而散(河内峰会),朝美关系打回原形。

全球新冠疫情大暴发,重挫特朗普连任选情,也重挫金正恩如意算盘。2020-2021年都荒废了,金正恩有心无力,外交光环不在,朝鲜仍然处于安理会和美国的严厉制裁之下。特朗普选情不佳,自顾不暇,最终败选,拜登政府上任后,对俄罗斯、朝鲜的政策肯定不如特朗普友善。

俄罗斯有心理准备。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在1月16日塔斯社发表的采访中说,“预计俄美关系未来几年可能极度冰冷。”朝鲜也有心理准备。《报告》得出对外活动的结论是,“要把对外政治活动聚焦于制服我国革命发展的基本障碍物、最大主敌──美国”,同美国打交道的立场是“以强对强、以善对善”。显然,明智地放弃尽快签订《朝鲜和平协定》、朝美建交、同时保留核武器的天真设想。

拜登竞选时就明确任总统后四大任务:新冠疫情、经济复苏、气候变化、种族平等。他及其团队重返多边主义,重视盟友关系,首先与盟友协调立场,即使中美关系正处于评估状态,没有定论。朝美关系怎么可能是他的优先选项?

拜登今年主要精力是抗疫,一切顺利明年缓过气来,经济复苏、气候变化将是他的下个兴奋点。伊核问题艰辛谈判9个整年才签署协议,朝核问题更复杂,且朝鲜核实力比伊朗强得多,谈判只会更困难,没有十年谈不下来。投入成本极高,产出效益极低。拜登的年龄、精力只宜做一届,他没有理想主义情怀,怎么会把宝贵的资源投入到漫长低效、任期内无实质性结果的谈判中?

1月28日,美国国务院任命前布鲁金斯学会女研究员朴正贤,为东亚太平洋局的助理国务卿帮办,相当于朝韩处处长,表明美国外交重回精英路线、朝核问题重回谈判扯皮的轨道。金正恩只要本人健康允许是终身制,美国却有定期的政府轮换、政党轮换,双方谈判的立场、筹码、目标、方式、政策必有反复,必然是久拖不决。

安理会和美国应维持对朝鲜的严厉制裁至少两年,继续冷眼旁观朝鲜至少两年。假如朝鲜经济政策失败,倒逼金正恩软化朝核立场,换取放松国际制裁;假如朝鲜经济政策顺利,金正恩小日子滋润,甘于自我封闭,那么由着他,相当于朝鲜被孤立、流放。

朝中关系:政治挂帅,条约续期

金氏三代都擅长两面三刀,国内玩一套、国际玩一套。国内舆论长期以“事大主义”的高压帽子防范中国,攻击党内亲中派系。但金正恩的外交突破客观上还是“事大”,主要围绕中美转。

中国不愿主动将朝鲜推向美国怀抱,否则朝鲜战争白打了,也没办法向中国人民解释;金正恩也不愿马上扑入美国怀抱,互信严重不足,何况在中美两边骑墙肯定揩油更多,才能获取利益最大化。

《报告》强调,“对特殊的朝中关系发展予以首要关注”,朝中两党、两国人民“继续传承在实现共同事业的斗争中形成不可分割的一个命运共同体”。这凸显政治挂帅,刻意拔高社会主义、反帝反美的意识形态,与中方缔结“命运”共同体只是表面功夫,实质是企图套牢中方、缔结意识形态共同体。

自2018年平昌冬奥会始,朝鲜通过强行拥核的特殊实力和高超灵活的外交手腕,开始恢复自信、自主能力,如愿摆脱中国的部分控制,如愿直接和美国进行和平、建交、弃核的三合一谈判。

这意味着中方2003年启动、主持的六方会谈议程和机制已悬空,美朝不会这么玩了,日韩作为盟国也会跟着美国不玩了。但不意味着中方失去发言权、决定权,中美在朝鲜半岛及朝核问题上的“双主导权”仍然不变。新冠疫情冲击后,中美实力差距进一步缩小,中国稳坐世界老二,“双主导权”更难动摇。

中国改革开放后,终于完全放弃“革命外交”,邓小平务实地淡化意识形态,以国家利益为重。中国外交部历年历次对朝核问题的表态,“半岛无核化”向来是首要政策目标,从未动摇,中韩元首1月26日通电话再次验证。

朝鲜防疫封锁国境最早、最硬、最久,拒绝接受外国的人道主义援助,包括粮食。后果是经济衰退,税源枯竭,人民困苦,对外贸易包括走私狂跌。据中国海关总署1月18日发布的数据,2020年朝中贸易额为5.39亿美元,同比减少80.67%;朝鲜对华进口4.91亿美元,同比减少80.92%;朝鲜对华出口4800.1万美元,同比减少77.69%。

另据联合国安理会下属对朝鲜制裁委员会1月4日发布的年度报告,2020年共收到551份制裁决议执行报告,其中63份与朝鲜海外劳务遣返回朝有关。当然,有些国家放了水,境内朝鲜开设的餐馆、企业未全部关闭,朝鲜劳工也未全部遣返。美国不可能不知道,都未较真,中国更不必做恶人。

笔者预测,今年下半年金正恩大概率会狮子大开口,主要向中国索取无偿援助5200万剂以上疫苗。中方很难拒绝,但不宜过快提供。参照1月21日对巴基斯坦(实质为盟友)的承诺,首先无偿捐赠50万剂,此后分批慢慢给,至少耗时18个月。总不能中国全民疫苗未普及,先满足朝鲜全民普及;何况朝鲜封锁国境时间越长,中国包袱越小,越符合中国利益。

今年中朝之间有个特殊事件,即1961年7月11日签订、9月10日生效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满60年,经1981年、2001年两次自动续期,有效期至2021年。《条约》对双方都是利大于弊,预测今年9月将毫无悬念地第三次自动续期。

《条约》核心条款是第二条,“一旦缔约一方受到任何一个国家的或者几个国家联合的武装进攻,因而处于战争状态时,缔约另一方应立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实质是中朝军事同盟。

好在决定权、解释权在中国,无需担忧被朝鲜拖入战火。正如美国无需担忧因钓鱼岛纳入《美日安全保障条约》,而被日本拖入战火的逻辑一样。相反,如果朝鲜一边倒亲美反华,显然违反《条约》第三条“缔约双方均不缔结反对缔约双方的任何同盟,并且不参加反对缔约双方的任何集团和任何行动或措施”,中国有权反制朝鲜。

朝韩关系:过度绥靖,已见终点

金正恩极其幸运地遇到两个大贵人,另一个是韩国总统文在寅。金正恩与特朗普曾经剑拔弩张,很快峰回路转,在新加坡举行首次峰会,完全是文在寅主动当调解人,穿针引线,左右逢源,功不可没。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有钱的怕不要命的。朝鲜建国73年,欺负韩国73年,已成习惯,韩国也已麻木,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报告》对韩国的基调明显强硬和悲观,判断当前北南关系“濒临破产”、“改善之前景越来越渺茫”;分析北南关系被冻结并重回对抗的主要原因在韩方,即“尖端军事装备进口和同美国的联合军演”;并把球踢给韩国,“北南关系能否得到恢复并重启,完全取决于南朝鲜当局的态度。”

文在寅政府应对非常温和。韩国统一部1月9日评论,“韩国政府对于履行韩朝协议的意志是坚定的”;1月14日又发布分析资料乐观预测朝韩、朝美关系,朝鲜劳动党八大“释放改善韩朝关系的信号”,朝鲜虽称美国为“头号公敌”,“但并没有完全关闭朝美对话的大门”。

1月18日,文在寅亲自上阵,在青瓦台举行的新年记者会上反复表白友善,偏袒朝鲜立场。他表示,如果能推动韩朝关系发展,愿意随时与金正恩会谈;尽早寻求机会,将朝鲜问题提升为拜登政府外交领域的优先选项;针对《报告》炫耀核能力、扩充核武库,明显违反安理会制裁决议以及朝美、朝韩多个峰会《宣言》的事实,他没有任何谴责,反而为朝鲜解套“凸显了各方重启和平协议谈判的重要性”;朝鲜点名指责的美韩联合军演,他回应“可以通过重启朝韩军事工作组来讨论”。

由此可判断,文在寅还希望再次主动当调解人,推动美朝和谈。有学者认为文在寅是“韩奸”。笔者不认同,放眼全球国家元首,他和特朗普一样极其另类。

特朗普是极致的利己主义者,将个人利益置于美国利益之上,与普京在芬兰赫尔辛基会晤时竟然选择相信普京,而质疑美国情报部门;文在寅是极致的理想主义者,将民族利益置于韩国利益之上。

文在寅忍辱负重,很有远见,笔者向来敬重他的情怀与苦心,壮志能否如愿另当别论。假如多年之后,朝韩邦联(或称高丽邦联)成立,朝鲜拥核负责安全,韩国经济雄厚负责繁荣,那么文在寅就是民族复兴的奠基人。美、中、俄、日、印等大国一致不愿看到这一天。

可惜金正恩、金与正过于精明、狠辣、势利。2020年6月4日、13日、17日,金与正三次发表谈话,如泼妇一样痛骂脱北者、67岁的文在寅,当然是执行兄长旨意。违背儒家文化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人伦。金正恩兄妹和朝鲜危难之际,文在寅及时援手有大恩,没过河就拆桥,让中美首脑和国民如何感想?

文在寅打通朝美渠道后,迅速被金正恩兄妹冷落,观察2019年6月30日板门店峰会金正恩对文在寅的肢体语言即知。可以设想,特朗普下台后,也将迅速被金正恩兄妹冷落。

文在寅任期剩余15个月,促成“拜金首会”的难度极大,窗口期仅限于今年末、明年初。与特朗普一样不做精心筹备,仓促举行首脑峰会只做秀,既不符合拜登风格,也不符合美国利益。朝美中底层和谈半年一轮,谈个六七轮双方元首会见的成果才有望成形。

韩国下届总统无论是谁,决无可能如“北方难民之子”文在寅一样亲朝。随着特朗普、文在寅的离任,金正恩在国际舞台长袖善舞日益困难,真正的考验和好戏,即将上演。

最后简单提一下朝鲜其他两个邻国。一个是朝俄关系。在斯大林时代,朝鲜已划入中国的势力范围,亚洲共产党和亚洲革命都归中共管。俄罗斯如今轻盈,中间插一腿、捞一票,没有任何损失,全是白赚。普京向来不是善茬,多次向金正恩伸出橄榄枝。

印象最深的是2017年9月3日,朝鲜悍然进行氢弹试验,引起全球公愤。9月5日,普金在厦门金砖峰会后的记者会上隔空站台,直言“朝鲜宁愿吃草,也不会放弃核计划,除非他们感到安全”;9月9日,朝鲜国庆69周年,全球大国元首只有普京一个致贺电。所幸俄国力大衰弱,罩不住金正恩,可以排除两国勾结。

另一个是朝日关系。日本重点关心国民被非法绑架,朝鲜向来不理不睬,日本也没有好招,只能借助美国转告、施压。朝鲜一向强硬反日,美国虽然是死敌,但是全球第一强国,威胁太大需迫切建交。反日则无需顾忌,需要树立这个假想敌,成为朝韩两国民众心理宣泄共鸣的出口。朝中社1月26日评论《应正视大势所趋,慎重行事》,抨击日本有“招惹别人,无恶不作的恶习”;1月28日评论《侵略大陆野心永不掩盖》,又抨击日本为“国际社会对和平的主要敌人”。

朝鲜在国家丛林中的地位和处境,类似于互联网生态。头部企业已形成高压垄断,中小企业生存不难、扩张很难、颠覆规则极难。如有创新的理念、技术,即使头部企业慢一拍,紧随投入海量人才、资金,就能很快追赶、收购、打垮先行者。

金正恩的权谋和手腕的确超过很多国家元首,但大国的综合实力足以碾压朝鲜,慢得起、拖得起、输得起,一旦行动可以后发先至,玩心眼也玩得过朝鲜。中美在核不扩散有共同的核心利益,只要联手合作,朝鲜折腾出的水花再多,还是在深水区里挣扎求生,很难上岸。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微信公众号:SSWYPL。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