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纪念与遗忘: 两代人的六四观


香港今年禁止举办六四32周年纪念活动,在网络上,由人道中国发起的纪念活动,则以二十四小时多个社交平台的方式串连全球点燃蜡烛。六四纪念活动,对中国年青人面临社会内卷、韭菜化与躺平主义,能发挥什么样的影响力?

“钢铁肯定硬过骨肉,不需要履带下的亡魂再次检验。”吟诗悼念、串连各地的人们点起蜡烛......,除了纪念六四,也致敬当年的香港支持天安门广场上学生的坚定勇敢。而2021这一年,香港已经倒退到不允许举办六四纪念活动的境地。

“我想可能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举办)了......不解决中共这个核心问题,就很难解决香港问题。”王丹说。

吾尔开希则说:“如果没有六四的屠杀,我相信现在就不会有对数千万访民的无情迫害......新闻自由会日益壮大......中国会更跟世界接轨......香港回归后也能更贯彻港人治港原则,香港也早已经成为比内地更先进和民主的成熟社会。”

王丹和吾尔开希作为当年的六四学生运动领袖,两人是分别通过事先录制的影片参与这场纪念活动。

主办方人道中国今年希望藉由多个社群媒体平台同时发声,让维园不让点的烛火,通过网络串连全球关心当年历史以及中国民主化的人。

内卷、韭菜与躺平: 中国年轻人忘了六四?

然而,包括油管、脸书、Clubhouse这些社群媒体,中国早已封禁。关于六四,在中国国内还有多少人关心那段历史和究竟发生了什么?即使参与协助活动的中国90后A同学,也因担心仍在国内家人的安全而不愿具名受访,他就说:中国年轻人其实不太想要主动了解六四当年发生什么,那些很细节的。很多人现在可能根本不知道王丹、吾尔开希是谁。

A同学告诉本台,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网络封锁和洗脑太严重,1989年的事情已经太远离年轻一代人;另一方面,现在国内内卷、躺平主义这么兴盛,这就是中国的社会现状。现在的学生并不关心这些东西,只关心房子、车子买了没,自己的工作好不好,“很悲哀的,但这就是事实。”

在网络上颇有名气的红三代伊启威则告诉本台,“说实话,中国人是不懂民主的,在很多社群媒体上你可以看到中国人的素质,其实相当的差。所以,他们在过程中其实需要一个引导,而不论是美国还是中国,人类自古以来只崇拜强者。 ”

当年勇敢站出来的学生,勇于和共产党对抗的年轻人,难道不是强者吗?他说,自己尊重的是1989年的学生们,但对现在的他们,伊启威却觉得:“ no respect at all。我觉得问题是在自身的运营能力与领导力,一个人连运营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你拿什么说服、领导别人?”

资料显示,伊启威的父亲曾是中国光大银行副行长,他的父亲后来因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在狱中去世。自幼在中国享尽特权的他, 19 岁那年流亡海外,现在则在油管有自己的频道,试图揭发中共党内高官的洗钱手段。

但他又想为中国更加法制与民主做点什么,他相信自己能成为榜样的力量。

“我所争取的不是特定人的特权,而是希望让年轻人在内卷和韭菜化的社会中,去清楚意识哪些是自己可以拥有的权利与公平的选择权。但要上公园点蜡烛,上街游行或是公开实名反对,你明知道是一个强权的情况下,你要去以卵击石,虽然可以鼓舞很多人,但没有实质意义。”他告诉记者。

一名男子正在观看1989年6月4日摄于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一张照片 (美联社资料图)

五四、六四之后 中国再无热血青年?

在纪念活动中,身在北京的人权律师浦志强回忆当年往事,他讲述了1989年六四天安门镇压发生前的一个月、人们纪念五四时的标语是清楚写着:五四的先驱们,我们走来了。

但现在的中国,有选择能力的韭菜选择躺平,无言的抗议也反映当下中国看不到希望的绝境,五四、六四,维园的烛火点燃全球后,中国民主化到来的希望真的已燃烧殆尽?

对参与六四32周年线上活动的许多人来说,当然还是永不遗忘六四,也永不放弃。

他们坚信 ,“中国终将自由”。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