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日圆已贬值五分之一 。

图片来源:FRANCK ROBICHON/SHUTTERSTOCK

2022年9月19日

美元正在经历多年难遇一次的反弹,这有可能会加剧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势头,并放大全球央行的通胀难题

作为全球贸易和金融领域使用的主要货币,美元发挥的作用意味着其波动具有广泛的影响。从斯里兰卡的燃料和食品短缺欧洲创纪录的通货膨胀以及日本爆炸性增长的贸易逆差等,都可以感受到美元势如破竹的反弹。

本周,投资者将密切关注美联储政策会议的结果,以寻找有关美元走势的线索。为实现降低通胀的承诺,美联储周三料将至少加息0.75个百分点,尽管这将以牺牲经济增长为代价。

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是,面对美元的无情飙升,中国、日本和欧洲决策者的本币保卫战基本上宣告失败了。

上周美元兑人民币突破关键关口,自2020年以来首次超过1美元兑人民币7元。此前在今年日圆贬值五分之一时袖手旁观的日本官员,现在开始公开担忧市场走得太远了

im 625818?width=700&height=564

衡量美元兑一篮子其他主要货币的ICE美元指数2022年已累计上涨14%以上,有望成为该指数自1985年推出以来表现最好的一年。欧元、日圆英镑兑美元汇率已经跌至数十年来的低点。新兴市场货币遭受重创:埃及镑已下行18%,匈牙利福林下挫20%,南非兰特跌9.4%。

美联储积极加息推动了美元今年的涨势,因为此举促使全球投资者将资金撤出其他市场,投资于收益较高的美国资产。最近的经济数据表明,美国通胀率仍居高不下,这强化了美联储将采取更多加息举措、美元将进一步走强的可能性。

世界其他地区糟糕的经济前景也在提振美元。欧洲处在西方国家与俄罗斯之间经济战的最前线。中国持续几十年的房地产热潮降温,正面临着多年来最严重的经济放缓。

对美国来说,美元走强意味着进口商品价格下降,有助于遏制国内通胀,并使美国人的相对购买力达到创纪录水平。但世界其他地区则面临美元升值的压力。

“我认为现在只是个始,”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Booth School of Business)金融学教授拉詹(Raghuram Rajan)说。他在此前担任印度央行行长期间曾大声抱怨美联储政策和强势美元对世界其他地区造成冲击。“高利率机制将持续一段时间。脆弱因素将不断积累。”

上周四,世界银行警告称,全球经济正走向衰退,同时,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出现一系列金融危机,这些危机将对它们造成持久伤害。

上述严厉的警告令人愈发担心,除了已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帮助的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等众所周知的薄弱地区之外,面临财政压力的新兴市场将日益增多。塞尔维亚上周成为了最新一个启动与IMF的磋商的国家

Rajan说:“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国家还没有经历过一个利率大幅提高的周期。目前债务非常多,新冠疫情期间的举债推高了债务规模。”他还表示,更多新兴市场将面临压力,“这不会被遏制”。

美元走强会使新兴市场政府和公司所借美元债务的偿付成本升高。据来自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覆盖32个国家的数据,新兴市场政府将于明年年底前到期的美元债务共有830亿美元。

“得从预算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的经济学家Daniel Munevar表示。“进入2022年,一个国家或地区遇到本币突然下挫30%的情况,可能会被迫削减医疗健康和教育方面的支出,以偿付这些债务。”

im 625817?width=700&height=615

美元升值使得以美元计价的关键进口食品和燃料更加昂贵,从而令较小国家的痛苦加剧。许多国家动用了美元和其他外汇储备,以为进口提供资金并稳定本国货币。近几个月来大宗商品价格已从高位回落,但这对于缓解发展中国家的压力几乎无济于事。

“如果美元进一步升值,这将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新兴市场研究主管Gabriel Sterne说。“前沿市场已经处于危机的临界点,最不需要的就是强势美元。”

新兴市场国家的央行已采取严厉措施来遏制本国货币和债券贬值。阿根廷上周四将利率上调至75%,以期抑制飙升的通胀并捍卫比索;今年以来,比索兑美元汇率已大挫近30%。加纳上个月也出乎投资者意料地将利率上调至22%——但其货币继续贬值。

正努力应对货币贬值的不止发展中经济体。在欧洲,欧元疲软正在放大通货膨胀的历史性上涨;此轮通胀是乌克兰战争以及由此导致的天然气和电力价格飙升所致。

在欧洲央行9月8日的会议上,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对欧元今年年内12%的下滑表示担忧,称这“加剧了不断上升的通胀压力”。欧洲央行正暗示将采取更激进的政策立场,投资者目前预测利率将升至2.5%。但这对欧元价值帮助不大。

im 624833?width=700&height=466

欧元是兑美元汇率跌至数十年低点的货币之一。

图片来源:GREGORIO BORGIA/ASSOCIATED PRESS

百达财富管理(Pictet Wealth Management)宏观经济研究主管Frederik Ducrozet表示,欧洲央行对美元走强无能为力。他说:“无论欧洲央行的立场是否变得更加紧缩,经济前景是否有所改善,无论发生什么,通常都会被美元进一步走强所抵消。”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承认,美元升值可能给新兴经济体带来挑战,尤其是那些拥有大量美元债务的经济体。但她在7月份表示,她并不担心会出现可能导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自我强化循环。

美元走强影响了整个华尔街,拖累了美国企业在海外的利润,抑制了与黄金和石油等大宗商品相关的投资。

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旗下Global Asset Allocation的联席主管Russ Koesterich表示:“美元走强对几乎所有主要资产类别都造成了不利影响。”“这是金融状况趋紧的另一个面,会影响到一切。”

投资者和经济学家提出了采取全球行动以帮助削弱美元的前景,不过他们警告说采取这种措施的可能性仍然很小。1985年,美国、法国、西德、英国和日本曾发起了一项名为广场协定(Plaza Accord)的联合行动,以压低美元汇率,因为担心美元走强会拖累全球经济。

资产管理公司Amundi US的外汇策略总监Paresh Upadhyaya称,可能有一些理由进行协调干预以削弱美元。他表示,在美国之外,强势美元现在正成为各国央行面临的一个巨大的不利因素。

中国央行试图通过向市场释放更多美元流动性来支撑人民币汇率。中国央行下调了银行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并将人民币中间价一直设定在强于市场预期的水平。人民币中间价是人民币汇率基准。

美元指数正在逼近2000年代初的高点,其走势贴合了“美元微笑曲线”理论所描绘的情形,即在美国经济强健催生的贪婪模式,以及世界经济疲弱带来的恐惧模式下,美元都会走强,而在美国经济疲弱时美元回落。当下,全世界面临供应链、能源、新冠疫情等种种危机,美元升值可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牵动经济。《华尔街日报》的Julia-Ambra Verlaine解释了强势美元可能会给通胀、股市、公司业绩带来的影响。封面图片制作:Jordan Kranse

WSJ S Chinese

华侨银行(OCBC Bank)大中华区研究和策略主管谢栋铭(Tommy Xie)表示,中国监管机构对人民币贬值高度敏感,可能是因为他们担心人民币疲软有可能进一步打击消费者信心。

谢栋铭称,人民币贬值可能导致恶性循环。

在日本,决策者担心日圆兑美元跌至24年来的低点损及企业。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本月表示,日圆的急剧贬值可能会使企业的经营战略不稳定。

日圆的疲软推动日本在8月份出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单月贸易逆差,达到2.82万亿日圆,相当于约200亿美元,因为能源价格上涨和货币贬值,导致进口价值增加了50%。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周三表示,日本需要想出办法来利用日圆贬值的积极影响。一个解决方案是吸引更多的游客。

他表示:“重要的是要加强努力,提高我们国家的创收能力。”

im 624834?width=700&height=466

日圆的疲软推动日本在8月份出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单月贸易逆差。

图片来源:NORIKO HAYASHI/BLOOMBERG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