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美名校中国留学生突然过世 “网红”父亲如是说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据美国埃默里大学学生报“The Emory Wheel”报道,3月5日,该校牛津学院(Oxford College of
Emory
University)哲学专业一年级中国学生张一得(Dave)去世。去年秋季,因为疫情,张一得在家远程学习,今年春季开学刚到校上课,却不幸离世。

托福考试离满分仅差2分、被素有“美国南部哈佛”之称的埃默里大学录取,这个开朗阳光的大男孩,离去得让人猝不及防。

在一封《致埃默里大学Dave的同学们》的信中,张一得的父亲写道,“他一生中所有的决定,我都是无条件地尊重、认同、接受,包括这一次,他最后的这个决定。”

▲张一得。受访人供图

关于张一得的死亡原因,埃默里大学并未指明,有友人在其父亲的微信朋友圈呼吁“不要追问,不要推断”,网友也纷纷留言“不要无端猜测,尊重逝者”。11日,张父向红星新闻表示:“各种说法不必介怀的,不管怎样的说法,都没有意义了。”

张一得的父亲,是网络“育儿妈妈圈”里一位知名的单亲爸爸,大家都亲切地叫他“一得他爹”,“老爹”或“老得”。为了回馈社会,“老得”此前为自闭症儿童打造了一个感统训练场,永久免费,帮助这些孩子训练视听能力、提高运动能力。

如今突闻噩耗,“老得”告诉红星新闻:“我会照顾好自己,继续与其他孩子互动,尽力给孩子们多一点美好。”

单亲爸爸全职育儿

网络见证孩子优秀成长

作为一位“全职育儿”的单亲爸爸,张一得的父亲是网络上的“妈妈圈红人”,人称“老爹”或“老得”。

据《广州日报》2019年报道,“老得”年轻时曾是一名企业高管,但为了给足儿子陪伴,他选择成为了一名全职爸爸。经年的家庭收入来源,全靠“老得”开垦、种菜、卖鸡卖鱼、捡破烂,以及好心人不时的帮助。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1%2F0311%2Ffb420f51j00qpsz8e005ac0014000u0g

▲“老得”和婴儿时期的张一得。受访人供图

该报道称,张一得小学每学期学费约4、5万,初中学费更是高达二十万,“每到一得交学费时,来自妈妈粉、好心人们的汇款便像雪片一般飞来,‘老得’认真记下每一个金额数字,直至9年后才将学费还清。”后来,张一得凭借优异的成绩,取得学校每年20万的奖学金,“担起了自己高中生涯的学费和生活费”。

为培养和陪伴儿子,“老得”付出的心血,仅从报道中列出的几个数据就可见一斑:每天换着花样给儿子做饭,“10年内菜式不重复”;为了用“花式菜肴”鼓励孩子学习,他用胡萝卜、姜、蒜等蔬菜刻成的字母“累计25万个”;亲手给儿子制作手工“宠物”200只;为完整、详细地记录儿子成长的每一个瞬间,17年里,他给儿子拍下20万张照片,拍坏了5部相机……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1%2F0311%2Ffeceb7cfj00qpsz8e001gc000hs00bwg

▲拿着手工“宠物”的“老得”,和他十几年中给儿子做的部分菜肴的照片墙。图据网络

在“妈妈网”论坛,“老得”曾这样记录道:“今天,(一得)就17岁了……曾经,对着婴儿一得,我束手无策,毫无育儿理念。后来,在这里向妈妈们学习着育儿……一得得到了平台上众多的妈妈们关爱,健康地长大。今天,特来向一直关爱着他的妈妈们,报告他的今天。他长大了,我也老了。他在高中,我继续在山里种地,自给自足。高中的他,表现极棒,获学校特别全额奖学金约每年20万……”

为了回馈社会,“老得”为自闭症儿童打造了一个感统训练场,永久免费,帮助他们训练视听能力、提高运动能力。如今突闻噩耗,“老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会照顾好自己,继续与其他孩子们互动,尽力给孩子们多一点美好。”

努力开朗积极

父亲尊重他的所有决定

2018年,“老得”开通自己的个人公众号,在这个新平台上继续记录儿子的成长历程。也是在这里,网友见证了张一得的优异成绩,也在他就读埃默里大学第一个学期的生活记录下热情点赞。

苏州一个教育公众号也曾讲述过张一得的经历,介绍了他如何从广东前往苏州求学,以及申请埃默里大学的种种努力。这篇文章指出,张一得的求学路也曾经历坎坷,四战SAT才终获高分。他兴趣广泛,是运动达人,作为球队队长曾带领校队挺进足球赛四强,还考取了摩托车驾照、红十字会义务急救证书等。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1%2F0311%2F0a2c3247j00qpsz8f0013c000gl00cfg

▲张一得。受访人供图

而这个开朗积极的男孩,也在自己的留学申请文书中,回应着父亲的舐犊情深:“……妈妈在我还是一岁婴儿的时候就离开了爸爸。我和父亲一起长大,他选择辞职照顾我,因为他认为如果他雇了一个保姆,钱不能弥补缺乏父母的爱。他卖掉了我们的房子,把我们搬到了郊区,他在一座山上建造了自己的房子。房子周围有鸡圈和一小块土地,种下刚好够我们每天吃的蔬菜……我作为一个小男孩讨厌这种生活方式……我开始注意到为什么父亲从来没有因为他‘贫穷’而感到沮丧:他喜欢做他所做的事情,从不为此感到羞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意识到这些经历是多么的重要,以及它们对我这个独一无二的人的影响是多么的重要……”

张一得去世后,父亲“老得”在一封《致埃默里大学Dave的同学们》的信中表示:“谢谢你们对Dave的关爱,陪他走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站,躬谢了。”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1%2F0311%2Fa5f985e3j00qpsz8f002zc000ka00ntg

▲父子在家门口的合影。图据网络

在信中,“老得”回忆道,作为单亲家庭,父子俩“相互搀扶着一起成长”,“从小,我尊重他,远胜过尊重自己。以致不时地与他转换角色,他当爸爸,我当儿子,由他作主,打理着家里的一切。记得他在12岁的时候,给我写了一封信,信里说,‘爸爸,你要学会对我say
no’,我回他,‘儿子,估计爸爸这辈子,是没办法学会这个了’。所以,他一生中所有的决定,我都是无条件地尊重、认同、接受,包括这一次,他最后的这个决定。”

在张一得曾就读的埃默里大学牛津学院,院长道格拉斯·希克斯也在6日一封致学生的邮件中写道:“作为牛津社区这个大家庭,让我们彼此支持,尤其是支持我们这个大家庭里同Dave关系亲近的那些人。”

这个父亲得痛苦可想而知。但一个从不说不的父亲,是不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在尊重孩子的决定和给与自己的意见之间作出平衡,才是更加合理。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