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今年有望推动全球经济强劲反弹,扮演比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复苏时更关键的角色,这将反映出新冠冲击非同寻常的特点以及美国经济的韧性。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称,随着疫苗接种使得取消新冠限制措施成为可能以及企业恢复元气,今年全球经济可能将增长6%左右,为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快增速。

该研究机构称,预计美国今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将自2005年以来首次超过中国。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来自中国,而美国则经历了自大萧条以来最弱的复苏。

由于美国的经济体量比中国大三分之一左右,如果今年中美两国的经济增速像预计的那样大致相同,美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将超过中国。

OG FT195 OUTLOO PREVIEW 20210308010344

“美国将在2021年再次扮演全球火车头的角色,”花旗银行(Citibank)全球首席经济学家Catherine Mann表示。不过她也称,国际形势可能会减慢美国的经济增长。

高盛(Goldman Sachs)预计,美国经济去年收缩3.5%,今年有望增长7%左右。该行表示,中国经济去年增长2.3%,预计今年增幅为8%。

摩根大通(JP Morgan)经济学家预计,美国将在今年年中超过其危机前趋势增长率,而中国已经回归疫情前的轨迹,但不会实现超越。在未来的一年里欧洲和一些新兴市场的复苏水平将落后。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首席经济学家Joerg Kraemer表示,疲软的人口和生产率增长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对中国的产出造成影响。北京的政策制定者已经释出信号,他们计划在今年逐步取消刺激措施,并专注于控制债务和消除房地产泡沫。

美国的经济韧性来自于快速推出的新冠疫苗、预期中的1.9万亿美元支出计划、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以及等待释放的储蓄。牛津经济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美国家庭的超额储蓄已达1.8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与以往的经济危机不同,美国和其他国家经济低迷的特征并不以资产泡沫破裂或债务累积为特征。经济学家表示,这应该会加速经济复苏。

全球贸易已超过危机前水平,因新冠疫情期间被困家中的人在线订购产品。据摩根大通(JP Morgan),企业设备支出的回升速度快于前两次经济复苏,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的大力支持。

摩根大通称,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美国、欧元区、日本和英国银行对企业的信贷按年增长80%。摩根大通称,相比之下,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银行信贷骤降13%。

美国强劲复苏给市场带来的影响可能让复苏落后的地区受到伤害,比如欧洲和一些新兴市场。投资者信心上升推高了美国和全球借贷成本,并使美元升值,这让那些大量借入美元的政府感到头疼。

债券收益率上升导致欧洲央行官员按响警报。官员们将在周三和周四召开会议,考虑是否追加紧急措施,现行措施包括1.85万亿欧元(合2.2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

放眼整个欧洲,新冠疫苗接种工作一直进展缓慢,各国政府也没有考虑像美国那样大规模的新支出,部分原因是出于对债务的担忧。欧元区1月份零售额同比意外下滑逾6%,因多个国家延长了封锁限制措施。同期美国零售额增长7.4%。

在德国,尽管生产几乎已经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但超过7%的制造业员工2月份无薪休假,表明一些被要求无薪休假的工人未来可能被裁掉。

虽然去年暴发了疫情,但受北美和欧洲网购需求强劲推动,总部位于法兰克福的叉车和仓储设备制造商Kion Group订单量创下历史之最。

Kion首席执行官Gordon Riske表示:“中国不仅回到了原来的水平,而且工业产出达到创纪录水平。北美向系统内投入资金后,也没有落后很多。欧洲正被拉开距离。”

Riske表示,如果民主党的经济刺激方案获得批准,随着美国经济增长加速,Kion很可能面临产能问题。全球投资者已经开始担心强劲的经济增长和供应链瓶颈可能导致通胀率陡然上升。

不过有一些风险可能会对美国造成更大影响。全球经济某些领域可能比其他领域恢复得更慢,或者根本难以恢复。不管对整个欧洲还是亚洲和美国,旅游业都是一个重要行业。在边境管制放松前,这个行业不大可能反弹。新冠病毒出现传染性更强的新变种,意味着要等多个月之后才可能看到该行业好转。

如果疫情带来的人们行为改变永久持续下去,一些企业可能会不再被需要。若人们继续在网上购物或在家工作,市中心的零售工作岗位可能永远消失。

欧洲央行分析师2月份警告称,这场疫情可能导致全球经济产出长期降低。研究人员表示,努力恢复财务和财政之际,企业和政府可能减少投资,包括研发方面的投资。航空业等关闭行业的资本存量可能会过时,而将资源从一个行业转移到另一个行业的成本很高。在发达经济体,劳动力规模可能因工人受打击不再寻找工作或全球移民减少而萎缩。大范围的学校停课可能不利于劳动者技能。

爱尔兰央行前副行长Stefan Gerlach表示:“从历史上看,经济衰退会让各国长期性降到较低的增长轨道,这一次很可能也是如此。”他称:“最后一英里尤其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