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美国国会暴力事件和鼓吹“特朗普未输论”的危险

刘波:大选投票结束后,特朗普的支持者一直在宣扬所谓的“特朗普未输论”,一步一步地最终演变成为今天的惨剧。

1月6日,美国出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就在国会议员准备确认拜登在本次美国大选中获胜的这一天,一群特朗普的支持者冲击了美国国会,导致国会确认程序中断。同时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这次事件的过程中发生了流血,一名女性被警察开枪打死,另有三人死于医疗紧急情况。美国多个盟国表态谴责这一暴力事件,并对美国发生如此严重的与民主原则不符的事件表示震惊。

不过,不幸中的幸运是,这场冲击事件并未导致国会确认程序瘫痪和脱轨,美国国会领导人重新开会,恢复之前被中断的程序,拜登的当选得到确认基本无悬念。

虽然事发突然、令人震惊,但这起事件是2020年美国大选投票结束后,支持特朗普的阵营的情绪与行动不断发展的一个逻辑结果。因为特朗普的支持者不愿承认本次大选的结果,并相信大选存在黑幕,所以他们认为,必须以非正常手段阻挠拜登的正常上任。类似的情绪在美国网络上和社会中酝酿已久,只是等待一个时机爆发,但美国国会如此重地,竟然遭到冲击和被攻破,则是完全出人意料的。随着这一画面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美国民主制度的声望和信誉必将受到剧烈冲击。

毫无疑问,特朗普本人对这起暴力事件负有责任。正是他一直拒绝承认败选,长期通过社交媒体等渠道宣扬大选被操纵论,煽起美国右翼民粹主义者对美国民主宪政体制的敌意,才鼓动了一些他的支持者铤而走险。这次事件的性质,究竟是抗议走向过激,导致冲击国会和威胁议员人身安全、破坏公物的违法行为,还是一次有一定预谋的政变企图,目前还不太清楚,或许有待进一步的司法调查。但特朗普对这场冲击进行了怂恿和煽动,如此严重的事件发生后也没有以强烈的信号要求他的支持者住手,并在以后也不采取此类行为,则是毫无疑问的。也因此,Facebook和Twitter做出了史无前例的举动,暂时冻结了特朗普的账号。

事实上,民主制度的运行不仅依赖于制度,还依赖于人们对游戏规则的心理上的尊重和接受,在选举中落败的一方应坦然承认失败,以期在下一次选举和执政的机会到来时重新发起努力。这种在漫长的民主实践中逐渐积累而成的民主习惯,是民主制度长盛不衰的重要保障。在许多刚刚完成民主转型的国家,败选方拒绝承认失败,并以宣扬阴谋论等方式拒绝下台或试图推翻大选结果的现象经常发生,导致社会动荡甚至政变,致使民主制被倾覆,这已成为民主转型中的重大难题。当然,以前这种情况主要被认为发生在“第三世界”国家,而如今这样的场景竟然在美国上演,不能不令人感到遗憾和担忧。

不少美国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这是他们一生中见到的“最疯狂的事情”。可以预想,随着美国各界从这一幕造成的冲击中走出并展开深刻的反思,人们必然会更多地探讨这一问题:在网络中和社会上宣扬仇恨言论、煽动言论和推翻民主体制言论的危险性。像冲击国会这样的鼓吹,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一直存在,而在今天发展成了活生生的现实。结果是:美国现代史上前所未有的情况出现,美国国会未能在法定的1月6日完成当选总统确认程序;同时冲击者中有多人被警察开枪打死,他们都是美国社会中的普通人,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必须说那些仇恨煽动者对此难辞其咎。

这种悲剧的发生,是一种叙事占据特朗普支持者头脑的结果。在2020年美国大选投票结束后,特朗普的支持者一直在宣扬所谓的“特朗普未输论”,一步一步地最终演变成为今天的惨剧。

这种“未输论”有两个版本。一是所谓的“存在大规模的选举舞弊”、“选举结果被窃取”。但特朗普的支持者从未给出任何确凿的证据,而同一次选举和投票中对共和党有利的结果,却被他们视为没有问题。因此这无疑是一种“选择性指控”,只是为了不接受他们不愿接受的选举结果而制造出来的借口。同时,特朗普作为在任总统,拥有强于民主党人的职权,并可以加以利用。例如:由特朗普任命的邮政局长德乔伊,在本次选举前夕曾因做出不利于邮寄选票的举措而受到诟病;由特朗普任命的司法部长巴尔,在大选结束后做出不符合美国政治常例的罕见举动,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要求调查选举舞弊;特朗普在任期间还在美国司法系统的各级任命了许多法官。在特朗普主导的行政机关突破常规采取如此多的有利于特朗普的行动之后,依然没有发现任何所谓大规模舞弊的证据,足以说明这种舞弊论纯属无中生有的政治性想象。

同样值得警惕的是另一种“特朗普未输论”。这种“未输论”虽然在技术上勉强承认特朗普在选举投票中落败了,但认为美国的根本问题是民主党代表的所谓“白左”、“多元文化”搞乱了美国,所以他们认为,长期里反“白左”、反“多元文化”的力量要针对美国的建制派展开长期的所谓“斗争”,这种“斗争”是正义的,因而有时是不用遵守所谓“规则”的,因为那些规则都是建制派制定的用来保护建制派的利益的。事实上美国自由派并不能等同于“左派”,所谓的“多元文化”也是美国宪政保障之下所必然出现的结果,而且美国自建国之初就是一个实行多元文化的国家,那些主张多元文化的人只是在行使他们由美国宪法所保障的权利。这种“未输论”事实上构成了一种隐性的鼓吹颠覆美国宪政的论调,也成为美国右翼民粹主义以表面上合法的方式实行的一种动员口号,并可能鼓动一些人采取暴力行动。这种煽动性和颠覆性的鼓吹所导致的恶果,今天已经活生生地呈现在全世界民众的面前。近年来已有一些西方政治家和反法西斯人士死于极端右翼分子之手,继续放任这种言论的流行,可能会给一些正当行使合法权利的美国公民的尊严和人身安全造成进一步的威胁。

特朗普的支持者可能会把本次冲击国会看作是他们力量的展现,但恰恰相反,这一事件无比精确地反映了特朗普及其强硬支持者的绝望和走极端,这种颠覆民主的企图会导致他们进一步失去美国部分中间偏右力量的同情。可以说,这一事件给特朗普的任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以煽动仇恨和分裂开始,以鼓动非法冲击国会告终,可谓“有始有终”。这一事件再一次揭示了特朗普的真实面目,未来的美国民主史、宪政史学者,对于他和他的支持者所扮演的角色,也会给予一个负面的、甚至可以说是认定为丑恶的定评。

(注:作者邮箱是[email protected]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