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彭一座面积近1.2万平方英尺的房屋里,一个可容纳12人的热水浴缸和一间蒸汽浴室占据了地下室的大部分空间。

图片来源:KELSEY BRUNNER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22年12月23日10:10 CST 更新

当斯特林·麦克大卫(Sterling McDavid)的父母在阿斯彭(Aspen)的红山(Red Mountain)买了一套约9,000平方英尺(约合836平方米)的房子后,这位33岁的室内设计师便让建筑师和承包商开始挖地。

由于区域规划使得地面施工受限,作为此次房屋改造的负责人,按照斯特林的设想,她要为父母建一个宽敞的地下室,里面配备顶级健身房、客房以及酒店级别的水疗馆。她的母亲史黛西·麦克大卫(Stacie McDavid)曾是大学田径明星,父亲大卫·麦克大卫(David McDavid)是美国职业篮球联赛达拉斯独行侠队(Dallas Mavericks)前老板,还是汽车经销行业的一名大佬。

“我很喜欢地下室。”斯特林说,她最终把父母的地下室扩建了一倍多。“当你走进一套房子时,如果所有东西都在几步之内一览无余,那就太没意思了。”

阔绰的伦敦人长期以来就喜欢建地下室,地下建筑深达两三层,甚至四层。如今,由于地面上的豪宅面积受到限制,美国的房主中也兴起了“地下市场”。今天的地下室里不仅有酒吧、保龄球馆、游泳池,还有攀岩墙和品酒屋。为解决地下光线昏暗的问题,建筑商会通过庞大的楼梯或是地面天窗来引入自然光。

“地下是新的潮流。”罗伯特斯特恩建筑师事务所(Robert A.M. Stern Architects)合伙人、豪华地下室设计师兰迪·科雷尔(Randy Correll)说,“要放在20年前,地下室可不是什么好词。”

im 691543?width=700&height=235

斯特林·麦克大卫为父母在阿斯彭红山的房屋进行了装修设计,她改变了地下室此前的装修,为大学运动员出身的母亲设计了一间顶级健身房。

图片来源:KELSEY BRUNNER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斯特林说,父母在阿斯彭的这套房原本需要三年时间来改造,由于要挖出4,000平方英尺(约合372平方米)的地下室,因此工期延长了大约一年,因为工人们不仅要在房屋下深挖,还要挖到一座山坡上才行。她说,建好后的地下室配备了多间客房、一间铺有白栎地板的健身房、一个可容纳12人的热水浴缸,以及一间“大得离谱”的蒸汽浴室。“你感觉自己就像在一个豪华洞穴里。”

她说,相比之下,之前的房主几乎没有采取什么举措来最大限度地利用地下室,这“绝对大错特错。”(“它之前也有存放葡萄酒的地方,但没有专门的酒窖。”她说。)

尽管如此,一些城镇还是对这些新潮的地下室进行了整治,他们担心地形地貌遭到破坏,而且卡车要运着挖出来的泥土接二连三地驶过居民区,也引发了他们的担忧。一位阿斯彭居民已将该市告到法庭,称不应允许自己的一位邻居修建两层地下室,这造成了大量噪声和灰尘。阿斯彭现在只允许建造一层楼的地下室。而眼下,比佛利山庄规划委员会(Beverly Hills Planning Commission)则陷入了一场“灰尘漫天”的地下室闹剧。

在长仅有14英里(22公里)、宽3.5英里(5.7公里)的南塔克特岛(Island of Nantucket),房屋大小受到了20多个分区的限制。一些区域甚至规定,房屋占地面积不得超过房产面积的2%。

解决办法在哪儿?就是往地下走。“那里有无尽的可能性。”房屋建造商Cheney Custom Homes的老板斯蒂芬·切尼(Stephen Cheney)说,目前他正在建造一套约1.6万平方英尺(1,490平方米)的住房加客房,它带有5,600平方英尺(520平方米)的“地堡”,里面有一间保龄球馆、一台3D高尔夫模拟器和一间水疗馆。

im 691550?width=700&height=322

室内设计师布莱恩·格雷比尔为自己在纽约州东汉普顿的房子增加了一个庞大的地下室。通过采光井和下沉式露台,地下室里也能见到自然光。

图片来源:RICK WENNER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对比地下室,地面上的房屋会相形见绌。建筑设计公司Workshop/APD负责人、设计师安德鲁·科琴(Andrew Kotchen)手头有一个5,000平方英尺(465平方米)的南塔克特岛住宅项目,完工后,其地下室面积将达到10,000平方英尺(929平方米),里面配有一座篮球场、一间车库、数间卧室以及一个健身房。

在滨海城镇,为了将房屋防水做到位,建筑师们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科琴说,修建这个10,000平方英尺的地下室时,工人们采用了和波士顿大隧道(Big Dig)同样的防水技术。他说,如果水位上涨,应急泵水系统和下面的混凝土厚板会防止地库上浮。

建筑师事务所Forum Phi的合伙人瑞恩·瓦尔特沙伊德(Ryan Walterscheid)说,阿斯彭有一座5,000平方英尺(465平方米)的地下室正好处于两条河的交汇处,因而需要“排水”。工人们在工地周围打了数口井,抽出了近10亿加仑(38亿升)的水,然后才浇筑地基。(这些水后来被倒回了河里。)

建筑师查尔斯·卡尼夫(Charles Cunniffe)是麦克大卫房屋改造项目的设计者,他还设计过一间带有网球场的地下室。“你没法挑高球。”他说,“但你还是可以打一场像样的网球。”

室内设计师布莱恩·格雷比尔(Bryan Graybill)说,他在纽约州东汉普顿(East Hampton)有一套4,100平方英尺(380平方米)的房子,屋里有一间大地下室,只有这样,他和丈夫想要的所有配套设施才装得下。如果常有客人来,这个1,800平方英尺(167平方米)的地下室配有数间完整的客房、一间带有三组洗衣机和烘干机的洗衣房,还有一间配有高脚餐具的美食屋,可为48人提供用餐服务。“就好像随时都可以开一场派对。”格雷比尔说。

im 640217?width=639&height=959

布莱恩·格雷比尔在纽约州东汉普顿家中的地下室里。

图片来源:RICK WENNER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建造地下室的问题上,比佛利山庄的住户们也大有相互攀比之势。

建筑师保罗·麦克林(Paul McClean)在那里设计了一套房子,除去7,400平方英尺(687平方米)的地面面积,它还有一个12,000平方英尺(1,115平方米)的地下室,里面带有一个3,000平方英尺(279平方米)的车库。他的公司还为地产开发商尼尔·尼亚米(Nile Niami)设计了那套约10.5万平方英尺(9,755平方米)的洛杉矶超大豪宅The One,其中约一半的房屋面积都位于地下。这套房屋起初挂牌5亿美元,后来在今年的拍卖会上拍出了1.26亿美元。(也算是一笔相对划算的地下室买卖。)

近年来,比佛利山庄的管理者通过了数项法令,以此回应比佛利山庄规划委员会前主席克雷格·科曼(Craig Corman)的一番表态,他曾指出,婚礼蛋糕式的挡土墙加上巨大的地下室,建造这种庞然大物般的住宅是一种“危险的”趋势。“它们会带来很多坏处。”他在规划委员会近日的一场会议上说。目前,靠山一侧的房主如果没有特别许可,其移除的泥土体积不得超过3,000立方码(2,294立方米)。

此举阻碍了房产投资者大卫·塔班(David Taban)的计划,他正打算建一座23,144平方英尺(2,150平方米)的房子,其中9,829平方英尺(913平方米)位于地下。(他想往下深挖,以此安抚那些担心他的房子会影响自家视野的邻居们。)然而,凿出这么大一间地下室需要移除5,346立方码(4,087立方米)的泥土,据一名城市规划师说,这相当于要运594卡车。

“这是对土地的暴力。”比佛利山庄规划委员会主席麦拉·狄密特(Myra Demeter)在8月份的一次会议上说。

im 640228?width=700&height=466

2015年,尼尔·尼亚米约10.5万平方英尺的洛杉矶超级豪宅正在建设中。根据新规,目前在比佛利山庄如果没有特别许可,房主移除的泥土体积不得超过3,000立方码。

图片来源:DAVID PAUL MORRIS/BLOOMBERG NEWS

由于被责令整改,塔班的团队将返回规划委员会。据塔班的代理律师罗纳德·理查兹(Ronald Richards),9月底时,规划只要求移除3,276立方码(2,505立方米)的泥土。他还认为该项目应该获批,因为提出这一建议时,一些限制性要求还没有出台。

“在我们看来,这个项目也没有那么疯狂。”塔班的另一名代表拉塞尔·林奇(Russell Linch)说。

麦克林设计公司(McClean Design)的项目经理布雷特·勒曼(Brett Loehmann)说,设计者们知道,宜居空间越大,房子的价格就越高。“如果你的配套设施不够好,你就不是最酷的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