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有所收窄,但贸易摩擦可能会持续。这将对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构成考验,拜登正寻求重塑美国与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经济关系

美国商务部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收窄10%,至3,108亿美元。继2018年创下4,189.5亿美元的纪录高位后,2019年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收窄了18%。不过,美国总体商品贸易逆差中仍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

CN AB467 TRADE NS 20210207211608

“即便对华商品贸易逆差有所收窄,但仍十分庞大,”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贸易政策教授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说,“拜登政府已明确表示打算维持强硬的对华立场,这意味着贸易紧张局势不会缓解。”

拜登政府官员表示,他们正在对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贸易政策进行评估。拜登政府没有说是否打算执行并寻求扩大一年前美国与中国签署的双边贸易协定。特朗普政府签署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迫使中国增加对某些美国商品的进口,但保留了美国对价值约3,700亿美元中国产品的关税措施。

在上周四的外交政策演讲中,拜登称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并表示美国愿意“在符合美方利益时”与中国开展合作。

拜登表示,美国将直面中国经济滥用行为;反对其咄咄逼人的强迫性行动;对于中国在人权、知识产权、全球治理方面发起的挑战,美国将予以回击。

专家们称,拜登政府很可能会试图解决美中贸易问题,这将包含在改善双边关系的更广泛讨论中。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级顾问甘思德(Scott Kennedy)称,问题在于,拜登政府能否将有关中国的对话从贸易逆差这种无关痛痒的指标,转向围绕就业、创新、供应链韧性和国家安全等更有实质意义的指标上。

上周五美国公布的报告显示,因新冠疫情造成全球商业放缓,2020年美国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扩大17.7%,至6,787亿美元,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高。美国服务贸易通常都是顺差,这帮助抵消了部分商品贸易逆差。

在这种背景下,对美国来说,中国是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

去年美国对华商品出口增长17.1%,至1,246亿美元;进口下降3.6%,至4,354亿美元。美国对华出口增长主要是由大豆、原油、棉花和玉米等产品带动,这些产品都属于一年前特朗普执政期间美中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定规定的采购协议内容。

即便如此,中国仍远未达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所规定的增加采购美国农产品、制成品和能源产品的目标。

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2020年中国依据第一阶段贸易承诺所采购的美国商品总额为937亿美元,远低于其1,590亿美元的承诺目标。中国官员称采购承诺未达标的原因在于新冠疫情造成的出货放缓。

虽然2020年美国从中国的进口下降,但从越南和泰国等其他亚洲国家的进口上升,因一些美国公司为规避关税而将生产迁出中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