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Trump)政府掌权的日子屈指可数之际,美国商务部周四采取行动制定新规,禁止美国企业从中国和其他五个被视为外国对手的国家购买通信技术。

这些规则要在60天后才会生效,如何以及是否推进实施将取决于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的政府。拜登的顾问曾表示,他们打算限制美国对中国技术的依赖,但即将上任的拜登团队还没有制定具体政策。

一位高级政府官员说:“这些规则是合理的。”他补充说,他认为新一届政府“会认同这些规则的必要性”。拜登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

除了中国之外,美国商务部还将俄罗斯、伊朗、朝鲜、古巴和委内瑞拉马杜罗(Maduro)政府列为外国对手。根据新规,来自这些国家的通信硬件、软件和其他设备可能会因构成国家安全风险而被禁。

根据这项提议,美国商务部将有180天的时间来决定是否允许销售相关产品或要求修改交易内容。

上述新规是特朗普政府遏制中国、并试图影响拜登政府处理对华关系方式的一连串行动之一。

例如,特朗普政府还表示,将把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CNOOC Ltd., 简称﹕中国海洋石油)的一家子公司列入黑名单。美国公司需要获得豁免才能向所谓的“实体清单”上的公司发货,而这种豁免很少得到批准。

美国商务部表示,中国海洋石油之所以受到制裁,是因为该公司与中国政府合作,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中国称南海)推行毫无根据的领土主张。

这包括在越南海岸有争议的水域安装勘探钻机。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中国海洋石油充当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恶霸,恐吓中国的邻国。”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暂未回覆置评请求。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将中国海洋石油视为恶霸。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将中国海洋石油视为恶霸。

图片来源:erin scott/Reuters

由于认识到中国海洋石油对全球石油行业的重要性,特朗普政府对该公司的石油和天然气贸易给予制裁豁免。中国海洋石油和美国公司之间的合资企业也不在制裁范围内。

这一制裁令主要涵盖中国海洋石油在争议水域勘探项目所用的管道、阀门和其他产品。

上述通信交易新规已经酝酿了18个多月。美国商务部一直在勉力推进,试图根据特朗普2019年5月签署的行政令完成这些规则的制定。

美国财政部担心新规可能会侵犯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 简称Cfius)的管辖权。Cfius是一个行事隐秘的跨机构小组,负责审议投资交易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美国财政部在Cfius中起牵头作用。

上述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表示,新规明确指出,外国投资没有被涵盖在内。

行业组织也发表了意见,称如果规则内容太宽泛,会阻碍依赖进口的美国行业。该官员表示,这些规定并不是为了困住所有的进口产品。企业也可以事先向美国商务部申请,弄清相关销售是否会被允许。

该官员表示,这些规定不会被用来阻止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所拥有的社交媒体应用Tik-Tok,因为Cfius已经在评估该应用。

但根据这些规定做出的任何最终决定,或者是否对这些规定进行修改的决定,将在拜登执政期间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