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美国一直在快速提取战略石油储备。

图片来源:RICHARD CARSON/REUTERS

2022年9月23日11:25 CST 更新

准备好迎接打击:美国将耗尽为应对石油冲击而预留的缓冲空间。

美国能源情报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周三表示,在截至9月16日的一周内,战略石油储备减少了近700万桶,剩余约4.27亿桶,为1984年以来的最低值。这是自1983年以来,战略石油储备的石油储量首次低于商业储油量。

今年以来,美国从该储备中提取原油的速度一直很快。美国能源部(Energy Department)周一表示,自从总统拜登(Joe Biden)在3月31日授权提取最多1.8亿桶原油以来,战略石油储备已经释放了约1.55亿桶原油。这意味着每天的提取量略低于90万桶,占全球石油需求的近1%。美国能源部周一表示,计划在11月从战略石油储备出售至多1,000万桶原油,令其提取期延长到最初的10月目标之后。这样一来,在紧急授权情况下可以出售的从战略石油储备原油就只剩下约1,500万桶。

im 629533?width=639&height=852

对于希望利用紧急授权来降低油价的拜登来说,此举已经在短期内取得成功,至少在11月中期选举前的关键时刻是如此。根据GasBuddy的数据,汽油价格在过去三个月中稳步下降,平均每加仑3.66美元,低于6月中旬的5.03美元的高点。

不过,可以说,这次释放并不是能源安全所必需的,而能源安全是从战略石油储备的既定目的。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最初认为,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将每天减少300万桶。能源咨询公司Rapidan Energy Group总裁Bob McNally说,当时,俄罗斯至少造成了能被感知到的供应紧急的情况。这种预期完全是高估了。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最新报告,截至8月,俄罗斯的出口量比战前水平每天只减少了40万至45万桶。正如Pickering Energy Partners的首席投资官Dan Pickering所说,高价只是造成不便,短缺则会造成危机。

战略石油储备水平的耗尽将使美国在供应链遭受冲击的情况下选择更少,而供应链冲击仍是有可能发生的。首先,在欧盟(European Union)对俄罗斯石油的进口禁令于12月5日生效后,俄罗斯的石油出口将真正成为无法预料的事情。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23年2月,俄罗斯的石油日产量将比入侵前的水平低190万桶。虽然七国集团(Group of Seven, G7)同意对俄罗斯石油设定某种形式的价格上限,但这一机制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以及它将如何影响俄罗斯的石油供应都是不确定的。此外,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已多次表示,如果价格下跌,将削减产量。本月早些时候,该组织已经这样做了,尽管是以象征性的方式,即每天减少10万桶。此外,还有需求方面的风险,如潜在经济衰退和中国的进一步疫情封控。

面对如此多迫在眉睫的危险,美国需要一个功能齐全的安全气囊。然而,这个气囊的缓冲能力却在下降。尽管总统在技术上可以授权提取更多战略石油储备的石油,但鉴于国际能源署对成员国有最低限度的库存义务规定,因此这方面有局限性。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此前预计美国的这一数字约为3.15亿桶。而且,美国能源部最终将不得不对战略石油储备进行与今年提取量相同的补充,进而导致未来的石油需求增加。能源部的一位发言人说,补充工作可能要到2023年9月才会进行。

除了短期的政治利益之外,无论供需平衡情况如何变化,提取战略石油储备都可能变成一个失败的策略。如果真的发生石油危机,而该储备中没有足够的石油可用来缓冲,对于为什么要建立储备这一初衷,这将带来痛苦的教训。如果危机没有发生,今年的战略石油储备提取可能为将来的政治化使用开创了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