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将美中关系描述为民主和专制这两种价值观的冲突。

但拜登的言辞掩盖了美国政府更务实的做法,也就是让多组国家联合起来共同研发技术,以在半导体、人工智能和其他有望定义经济和军事未来的先进领域领先于中国。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与美国盟友的初步对话已经开始,不过这一努力预计将耗时数月。

这一战略包括进攻和防御两部分。通过共同努力,美国及其盟友的研发支出可远超中国,而中国目前的研发预算几乎与美国相当。这些联盟还可以协调政策,阻止中国获得成为全球领导者所需的技术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其职务的确认听证会上曾表示:“我们对确保技术民主国家更有效地团结在一起非常感兴趣,这样我们才能成为此类准则和规则的塑造者。”

图片说明

图片说明

图片来源:ELAINE CROMIE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一位政府高官表示,美国计划根据这一问题组织不同的联盟。他称这是一种模块化的做法。不同的集团一般会包括七大工业国(Group Of Seven, 简称G7)中的大多数工业强国,再加上其他一些国家。(这个想法有时被称为民主10国(Democracy 10)或技术10国(Tech 10)。)

例如,专注于人工智能的联盟可能包括以色列,以色列的研究人员被认为是该领域的领先者。涉及出口管制的联盟可能会包括印度,以确保阻止中国进口某些技术。这位高级官员表示,为了鼓励那些担心得罪中国的国家加入联盟,美国政府可能不会公开这些国家的参与。

CN AB490 OUTLOO NS 20210228234703

研究这一概念的人士表示,至关重要的是,联盟必须灵活,避免官僚作风。曾在小布什政府时期担任国务院官员的曼纽尔(Anja Manuel)表示:“创建一个新的国际机构无需有什么行动,本身就是重大事件。”曼纽尔还称:“有了科技,你必须变得灵活。”

被认为已经发展成熟并适合组建联盟的领域包括出口管制、技术标准、量子计算、人工智能、生物技术、5G电信和监控技术的规则。技术专家表示,这个清单需要缩小。行动过多将需要太多时间来组织,会使政府官员的负担过重。

半导体技术在美国政府清单上占据首要位置,因为计算机芯片是推动现代经济发展的关键力量。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市场,但中国所用芯片、特别是高级芯片有80%以上要么是进口的,要么是外国公司在中国生产的。

CN AB491 OUTLOO NS 20210228234949

过去几十年来,中国政府投入了数百亿美元,试图建立起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国内芯片产业,但目前在这方面仍然落后于西方竞争对手。拜登政府希望这种形势能够保持下去。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期间,美国曾与荷兰合作,阻止荷兰产的光刻机出售给中国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0981.HK, 简称﹕中芯国际),光刻机原本可以帮助中芯国际生产尖端芯片。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商务部还限制向中芯国际出售芯片制造设备。

拜登政府正在跟进这些限制措施。根据白宫声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与荷兰首相的外交和防务顾问范莱文(Geoffrey van Leeuwen)在2月份就中国和先进技术等议题进行了交谈。

技术专家将半导体制造设备描述为“瓶颈技术”,因为它仅由美国、日本和荷兰三个国家主导,使得实施限制相对简单。一个半导体联盟还可能包括欧洲的主要芯片生产国,以及韩国和台湾。

除了限制技术进入中国,成员们还可以集中力量进行先进技术研发工作,包括为中国以外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半导体制造设施提供资金。

高调行动势必会引起北京方面的关切,而且可能引发反制行动;眼下中国政府正在努力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中国政府已经利用经济实力试图吓阻美国的盟友,比如在澳大利亚政府要求调查新冠疫情的起源后,中方停止从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和煤炭。

如果加上台湾这个主要半导体生产者,中国的担忧将增强。北京方面将台湾视为治下非法分裂出去的一个省份。

中国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说,以美国为首的半导体联盟违反了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的原则,只会人为地分隔世界,破坏国际贸易规则。

北京方面有很多手段可以动用。中国是稀土供应大国。稀土是生产手机、电子产品和军事装备不可或缺的矿物。2010年,在中日两国围绕东中国海(East China Sea, 中国称东海)岛屿的主权争端中,中国限制了对日本的稀土出口,不过中国否认这么做是出于胁迫目的。

中国最近启动了新一轮稀土监管法规,并对外国公司依赖中国稀土生产的情况进行了调查,一些技术专家认为这敲响了警钟。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国政府愿意根据中国稀土的实际产能和资源水平,尽可能满足世界各国的合理需求。

沙利文赞扬了过去联合反对中国稀土限制举措的做法,此外拜登已提名前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的主要人物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中文名戴琦)担任美国贸易代表。

拜登最近还下令研究美国对外国稀土供应的依赖程度。美国官员一直在与澳大利亚及其他国家合作提高稀土产量,并创造这种矿物的合成替代品。

华盛顿特区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科技行业分析师拉瑟(Martijn Rasser)表示,切断稀土出口会适得其反,因为这会损害中国的商业声誉,并鼓励其他地方的矿业生产。

他称,冒着被报复的风险推动技术联盟是值得的,最终美国希望减少或消除北京方面使用胁迫手段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