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美国新冠诡异,“专杀”共和党籍?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作者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谢奕秋

新冠专治各种不服——这话落在死于病毒的人身上,还是有些残忍。

1月3日,美国新一届国会开幕,有个新当选的议员没有到场。他叫卢克·莱特洛,不是“天行者”(《星球大战》系列中男主角),在2020年12月29日走了,年仅41岁。

卢克笑起来有点像汤姆·汉克斯,医生表示他没有基础疾病,而且一确诊新冠就住院了。想想特朗普,想想朱利安尼,都是七老八十了,住院几天,活蹦乱跳出来。谁能想到,卢克这样一个未来之星,确诊感染短短10天,就死于并发症,身后留下了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天不假年,卢克成了国会第一个新冠牺牲者。但他并非特例,在州议会层面,美国还有6个议员因新冠而死。

有点诡异的是,截至目前死的这7位议员,全是共和党人。

01

仅仅是巧合?

病毒不会高看议员一眼。议员来自人民,美国3.33亿人口中已有确诊新冠的死者36.6万,算下来就是0.11%的概率。那么,美国约7400名州议员中,按同样概率或许有8个议员殒命;535名国会议员中,就可能有0.6个议员殒命。

实际情况与概率推算基本吻合:州议员6个去世,如果加上一个月前确诊新冠、1月2日死于疑似脑动脉瘤的“络腮胡”议员麦克·里斯(42岁),就是7个;国会议员实际是卢克1个去世,因为未及就任,姑且算半个。

事情的诡异,就容易激发阴谋论联想:为什么这7位或8位过世的议员,都是共和党人?——是的,那位面带忧郁的“络腮胡”议员里斯,也是共和党人。他是大选争议州——宾州州议会的众议院共和党核心小组的秘书,并于2021年伊始成为核心小组主席。

51e137048fed0fac0acdb103614b7457

(宾夕法尼亚州众议员里斯于1月2日下午因脑动脉瘤去世)

然而,刚刚担任主席,他就不治身亡。

想想宾州另一位共和党籍州议员,也有很离奇的经历——11月25日,跟总统开会到一半,收到确诊通知,立刻被拉出椭圆形办公室。特朗普当天承诺,白宫医疗团队将协助他治疗。

这位“幸运”躲过死神的光头老兄,叫道格·马斯特里亚诺,是陆军退役上校,在宾州的州参议院当一个委员会的主席。就是他,力排众议发起了争议州里第一场大选舞弊听证会,总统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等都参加了。“光头道格”主张根据州宪法,从州政府那里“收回”任命宾州选举人团成员的权力,这让特朗普一时兴奋莫名,彷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

然而并没有用,宾州州议会5天后就按时休会了,而“光头道格”因感染病毒被迫自我隔离,没法组织起像样的表决行动;等到康复时,12月8日选举人团“生米已煮成熟饭”。

宾州这两位共和党干将“中招”之外,还有一个州的共和党籍州资深议员,经历也相当令人唏嘘。

他叫迪克·欣奇,下巴和肚子上有点肉了,不过威严还在。他刚刚带领“浅蓝州”新罕布什尔州的共和党人,艰难获得了州参众两院的控制权,从而使共和党在全美控制的州议会,从上届的26个增加到本届的27个!他自己在12月2日新当选为州众议院议长,却在当选议长一周后因新冠并发症去世,享年71岁。该州议员定于1月6日开会,并推选新的议长。

0837b55641916d8400c6385ea8de13b6

(迪克·欣奇因新冠并发症去世)

如果只看上述例子,似乎能嗅到一丝阴谋论的味道。但是,其他的例子没那么巧合。比如,近一个月内去世的另两名共和党籍州议员,分别代表“浅蓝州”弗吉尼亚州和明尼苏达州的某个选区,没什么特别之处;还有3名更早前去世的“深红州”州议员,也是如此,其中一位是在大选日前一天去世的。

民主党人也完全可以正色道:你们共和党人不遵守防疫规则,到处搞新冠聚会,漠视第二波疫情,现在“求仁得仁又何怨”?

02

新冠的派对

特朗普没法反驳。

联邦层面的官员(含议员)确诊,有3个波峰:一个是2020年3月被疫情打了个猝不及防,包括特朗普在海湖庄园大宴巴西总统代表团时搞出了一波传染;第二波是七八月份,共和党放松警惕,准备大办全国党代会,各传染了高官三五人;第三波就是特朗普自己感染之后,模拟辩论团队几乎全中招,主要是9月26日大法官巴雷特在白宫玫瑰园的提名仪式,几乎成了“新冠派对”,一下子感染好多高官,加上随从都有几十人,到去年12月都未消停。

693c8d750da597839548212e25ce32d2

(《每日邮报》的报道截图显示,白宫玫瑰花园事件后,多名白宫官员感染)

截至1月5日,美国累计确诊的国会议员(包括新当选的议员)一共43人,因新冠而死的有1人(卢克),占确诊国会议员的2.3%。确诊的州议员一共117人,因新冠而死的有6人(不算“络腮胡”议员里斯),占确诊州议员的5.1%。这两个数字,都高于全美新冠确诊者的死亡率(1.7%)。

被确诊的州议员死亡率偏高,但感染率并不算高,只有1.6%(即便按美联社标准宽松的“超250人感染”数据,感染率也不过3.4%)。而全美接近2200万人确诊,感染率平均为6.6%。这似乎可以解释为,州议员虽然接触面广,但活动区域相对有限,且工作场所消毒和隔离措施到位。

相比之下,受白宫漫不经心抗疫拖累的国会议员,感染率高达8%;而50位州长中有8位确诊,比例更高达16%,所幸无人死亡,才没有被媒体聚焦。

白宫对于内部感染情况,起初也是讳莫如深。负责办理白宫通行证的克莱德·贝利,去年9月早些时候染上新冠且病情严重,最后住院数月,右小腿被截肢。消息公开后,引发人们对他才是白宫“零号病人”的猜测。

185a3e4427fa7984903a2a8f1ba1f792

(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6日报道称,白宫拒绝了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提议,即展开围绕特朗普感染事件的接触者追踪。)

不管是谁传染了总统,美国抗疫破功,在特朗普自己痊愈、有了抗体的一刻就已注定;而在此前,也早有伏笔——新冠群聚性感染,一个典型场合就是特朗普的竞选集会。

早前,斯坦福经济政策研究所的4名研究人员,归纳了特朗普在去年6月20日至9月22日举行的18次大型集会(其中3次在室内)之后几周的当地新冠感染数和死亡数,推算出这18次集会大概导致了3万人感染,然后可能造成700人死亡。

悔不当初?No!就在美国日增20多万例确诊的当下,特朗普还于1月4日在佐治亚州搞大型助选集会。佐治亚州累计确诊数(70.6万)全美第七,确诊死亡率1.57%也在全美排中上游,已经受不起他在演讲台上的劲舞表演了。而1月5日两个联邦参议员席位的竞选结果(起码输掉一个,另一个还落后着),也让共和党非常尴尬。

这还没完,“川粉”们还坐着包机,驾车组队,往华盛顿特区聚集,据说要搞成上百万人的“反窃选”大游行,配合1月6日当天少数共和党籍议员在国会发起对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的挑战。这场秀下来,全美12万张重症监护病床(人均世界第一)没准就饱和了。

时下,当选总统拜登把就职典礼的检阅台都撤了,特朗普还寻思着要不要于1月20日卸任当天,在哪里办个群众集会“唱拜登对台戏”,简直是一根筋到家了。

03

疫苗的效用

或许是一年催生两款“95%有效率”疫苗,让特朗普骄傲了。美国的第三代疫苗技术的确先进,但防疫不是光凭技术高超就可力挽狂澜的。社会管理能力,在初始阶段甚至更长的时段,都更重要。看看越南,人均感染率比中国还低,经济增速比中国还快,它有什么了不起的黑科技呢?没有。

美国的管理,现在漏洞大到什么程度?——新冠感染者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入国会投票。就这,民主党能全怪总统吗?众议院可是你佩洛西掌控的呀。

1月3日这天,来自得州沃思堡的共和党籍众议员、77岁的凯·格兰杰,在参加国会开幕式时接受了测试,之后参加了众议院的投票,包括议长选举。然后,她得知检测结果呈阳性,第一反应居然是“自己无症状,感觉太好了!”

6dc78c075cacf3482abd23e48b11be7b

(1月4日下午,格兰杰办公室发表声明称:“格兰杰前往华盛顿特区参加第117届国会,从本州出发的时候,她已遵循医生指导,接受新冠病毒的检测。她后来得知检测呈阳性,并立即被隔离。她在12月接种了疫苗,现在没有症状,感觉很好!她将继续由她的医生照顾。”)

这位众议院拨款委员会的高层和前沃思堡市市长,受外界关注是因为她在去年12月接种了辉瑞疫苗第一针。她大概以为保险了,殊不知需要打第二剂疫苗才能被视为完全接种——不过,也有英国专家强烈建议,将第二剂推迟几周接种,而使社会上的疫苗供应量增加一倍,以缓解西方疫苗短缺问题。

即便打了两针辉瑞疫苗,感染新冠的概率还有至少5%啊。疫苗的保护效力也是随时间而变的,通常在打第二针的两周后,保护效果最强,之后也就持续小半年左右。若以为“疫苗护体”就可以不戴口罩趴趴走,那就大错特错了。

民主党的州长、市长、议员们也经常夸大疫情,过分强调防护政策和口罩作用,转眼自己又不遵守,但人家起码自己保护得好啊。除了弗吉尼亚州州长诺瑟姆,也没见几个“毒王”是民主党籍政客,不像共和党方面从总统到国安顾问,从参议员到州长,大面积感染。

当然,共和党捍卫经济勇气可嘉,但特朗普不认真领导疫苗接种,一心查选举舞弊,已经严重耽误了接种计划。别说美国通过紧急接种在今年春季初步控制疫情做不到,就算到了夏天也未必能实现。得过新冠的联邦参议员兰德·保罗甚至认为,隔离等措施无法控制疫情,“群体免疫”才是正途。

cbfa73f1251a3e37433caeb3205e3787

(特朗普发推特称自己是“最受欢迎的总统”,在视频中重点称赞了美国的制药公司和医学力量,并认为美国已经找到“治愈”新冠病毒的药物。)

人类在新冠面前,来不得半点傲慢。不奇怪,累计确诊数排名全球前六的大国——美国、印度、巴西、俄罗斯、英国、法国,都有总统、副总统或总理、首相感染新冠,但谁先汲取教训,谁就能避免在下一轮疫情中沦陷。

曾倾向于“群体免疫”、后自己住院8天的约翰逊首相知道,不实施最严格管控措施,英国医院“将在21天后崩溃”;同样得过新冠的马克龙总统知道,法国疫苗接种必须加速,否则将沦为全球笑柄;会说俄语的默克尔总理也知道,德国光和辉瑞合作生产疫苗不够,还要和俄罗斯联合生产疫苗。

美国大统领呢?就仗着“再生元”单克隆抗体可以救治政治盟友,而这样坐等强生“只需接种一剂”的优质疫苗今年2月投入使用?

时间不等人。丹麦卫生部长说,到2月中旬,英国变种病毒将成为丹麦的主要变种。英国官员告诉美方,目前已推出的疫苗足以应对英国变种病毒;但英国科学家担心,现有疫苗可能对付不了南非变种病毒。

a2e384b944a70dc72fefddc9bf150d55

(丹麦卫生部长称,到2月中旬,英国变种病毒将成为丹麦的主要变种)

未来一两年,随着一些国家新冠疫苗的广泛接种,新冠病毒遇到了免疫系统足够大的“选择”压力,那些“耐疫苗”的新冠病毒就可能被筛选出来,然后成为主流的毒株。

遏制“黑暗冬天”的时机转瞬即逝,别到了2022年1月的时候,世人还在哀叹一年前错失的最后机会窗口。

this is the best article I read in Wenxuecity.

71岁去世的那老伯,口罩戴的方式不对。你要不就不戴,要不就好好戴,口罩不是给别人看的。

没办法,得了新冠要不和床铺一样年轻十岁,要不一命呜呼...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