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个月来,美国生物技术股已大幅下跌,既受累于临床试验的不顺利,也是因为在经历了2020年的大涨后,成长型股票不再受宠。

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Nasdaq Biotechnology Index)已自2月8日创下的纪录高位下跌10%,表现落后于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后两个指数同期分别上涨6.6%和下跌0.3%。自2月8日以来的这波跌势使生物技术指数今年迄今的涨幅缩小到2.2%,而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的年内涨幅则分别为11%和8.2%。

这种差异反映出生物技术投资所蕴含的高风险,在该板块,临床试验和监管决定可能导致一家公司的估值大涨大落。吸引生物科技股投资者的是,一旦取得科技上的突破,可观的收益有望随之而来。但这种前景也往往伴随着股票价格的震荡,因为新的治疗方法并不见得能取得成功。经济前景的变化也会影响人们对生物技术股的看法。

Sarepta Therapeutics Inc. (SRPT)、Amicus Therapeutics Inc. (FOLD)和Frequency Therapeutics Inc. (FREQ)均在近期生物技术板块输家之列,今年迄今市值已蒸发过半。

管理骏利亨德森环球生命科技基金(Janus Henderson Global Life Sciences Fund)的阿克(Andy Acker)说:“就短期内拖累生物技术板块人气的因素数量而言,感觉像是种种负面的东西全冒了出来。”这其中包括令人失望的临床试验,对华盛顿方面可能重新关注药品价格的担忧,以及近期资金朝向经济敏感型股票的轮动。

OG FX164 BIOTEC 4U 20210422001848

生物技术股去年强劲反弹,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全年累计大涨26%,一方面受围绕潜在新冠疗法和疫苗的憧憬提振,另一方面得益于那些能够在经济陷入困境之际有出色表现的公司股票普涨。与此同时,标普500指数去年累计上涨16%,纳斯达克综合指数飙升44%。

临床试验结果或监管决定公布后,股价会迅速上涨或下跌,这是生物技术股投资的一个特点。但近几个月来,零星的负面消息打击了投资者的热情。

1月8日,在一项肌肉萎缩症药物的研究公布喜忧参半的结果后,Sarepta Therapeutics股价暴跌51%。该股今年以来累计跌58%。

2月12日,Amicus Therapeutics股价下跌了33%,原因是该公司治疗罕见病庞贝氏症(Pompe)的试验结果令投资者失望。3月23日,Frequency Therapeutics的股价暴跌78%,此前该公司发现,其治疗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的主要药物按四次剂量服用后并没有对听力产生任何好处。这两只股票今年以来分别下跌了57%和72%。

另外一个打击生物技术股人气的因素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The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简称FTC)已表示准备对制药公司并购交易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而这些并购交易是投资者投资小型生物技术公司的潜在价值来源。FTC曾在3月份表示,将重新考虑对可能有损竞争的交易的审查方式。

OG FX165 BIOTEC 4U 20210422002412

“并购可以推动生物技术的发展,”研究和投资咨询机构ROBO Global的研究主管凯普伦(Jeremie Capron)说。“FTC立场变化会降低收购交易产生有利结果的可能。”

分析人士还将密切关注美国政府为降低药价所做的任何努力。

有投资者正在做空生物技术股。标普全球市场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在美国交易所遭做空最严重的10只个股中,有五只都是生物技术股。标普的一项分析显示,截至3月31日,Esperion Therapeutics Inc. (ESPR)发行在外股票的空头净额比率为34%,紧随其后的是Clovis Oncology Inc. (CLVS)和Inovio Pharmaceuticals Inc. (INO),空头净额比率分别为31%和26%。

随着新冠疫苗接种人群扩大以及美国经济回暖,投资者对银行、能源生产商和其他往往在经济强劲时期表现良好的公司的股票青睐有加,对科技和生物技术等领域具有创新驱动增长前景的个股则兴趣较低。

对经济强劲复苏的预期也在债券市场走势中得以体现,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价格持续下跌,推动收益率从去年年底的0.913%升至周三的1.566%。企业的融资成本会随着债券收益率的上升而提高。这通常对生物技术公司冲击较大,这类公司可能在研发支出之后很久才能实现收入。

尽管2月和3月收益率上升的时候科技股也有所回落,但纳斯达克指数此后几乎收复了全部失地,目前重新逼近高点。投资者继续押注已开始盈利的硬件和软件产品及服务。

“生物技术领域往往有大量不盈利的公司,”投资顾问公司Aptus Capital Advisors的基金经理瓦格纳(David Wagner)说,“利率急剧上升时,那些不盈利的公司往往表现差得多。”

生物技术股投资者认为这轮抛售势头可能过度了,他们提到有望改变患者生活的持续性科学进步。骏利亨德森的阿克说,他利用这次回调机会增持了一些看好的生物技术股票。

他说:“我确实认为令该行业承压的一些因素是暂时性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