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国防部长马尔斯拒绝透露是否有任何澳大利亚人员帮助过中国。

图片来源:MICK TSIKAS/ASSOCIATED PRESS

2022年11月10日12:25 CST 更新

澳大利亚将审查本国旨在阻止前军事人员帮助外国对手的规定,因为美国的盟友对中国招募西方飞行员并受益于他们技术专长的情况越发感到担心。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马尔斯(Richard Marles)表示,一项对澳大利亚前军事人员是否曾向中国提供培训的调查引发了担忧,这为对现有法规进行更深入评估提供了依据。他不愿透露是否有任何澳大利亚人帮助过中国,但表示一些案件仍在调查中。

马尔斯周三表示:“我们应拥有尽可能完善的框架,以保护澳大利亚的信息和机密,这一点真的很重要。”

最近几周,美国的一些主要盟友对中国试图吸引前飞行员并削弱西方军事优势的做法表达了担忧。拜登(Joe Biden)政府将中国视为美国的第一大安全威胁。英国国防部上个月表示,将采取包括立法在内的措施,来阻止和惩罚曾帮助训练中国军队的前军机飞行员。

美国也在寻求起诉可能帮助过中国的前飞行员。本周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表示,由于充当中国政府代理人并以航空相关信息作为交换收受中方代表的资金,前美国陆军直升机飞行员Shapour Moinian被判处20个月监禁。Moinian退役后为多家防务承包商工作过。

中国外交部周三暂未回应对所谓雇用西方飞行员置评的请求。拜登政府最近发布了一项新的美国国防战略,呼吁在未来几十年共同努力威慑中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此回应说,美国的这份国防战略报告充满冷战零和思维,并表示中国的发展是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长。

美国及其盟友在一定程度上依靠空中力量防止中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采取更激进的行动,而中国若试图入侵台湾则可能主要采取空中作战的方式。中国声称台湾是其领土的一部分。台湾国防部8月时说,几十架中国战机参与了当月模拟封锁台湾的行动

通过与前西方军事飞行员合作,甚至通过民用培训学校,中国等外国对手可以收集与西方空军运行的标准操作程序和理论有关的信息。一些国防专家表示,尽管现行法律规定泄露国家机密是违法的,但教外国飞行员如何飞行可能不被视为涉及机密,因此可能陷入灰色地带。

曾在情报和战略领域工作的澳大利亚国防部前雇员Victor Abramowicz表示:“在我看来,这真的像是他们在填补现有的漏洞。”他称:“他们可能知道有人现在正考虑相关的工作机会,上述动向就在告诉这些人,不要轻举妄动,因为法律即将发生变化。”Abramowicz现在是Ostoya Consulting的管理人士。

在东非国家吉布提,中、美各拥有一个军事基地,两者仅仅相距六英里。美国在全世界拥有数百个军事基地,而中国因长期以来将海外军事基地视作帝国主义的象征,迄今只在2016年建立了吉布提一处军事基地。不过军事专家表示,中国政府也在利用海外90多个商业港口建立全球军事存在。本则视频带你一览中、美吉布提军事基地的不同,解读两国扩大全球影响力的不同战略。封面图片制作:David Fanner

WSJ S Chinese

中国或其他外国对手招募英国和澳大利亚飞行员的任何努力都会引起美国国防官员的担忧。去年,英美澳签署了一项名为AUKUS的安全协议,其中涵盖一系列军事合作。美国军队在澳大利亚北部进行训练,与此同时,美国正在印度-太平洋地区投资建设更多军事基础设施,包括在任何军事冲突中都将成为关键要素的机场。

南非试飞学院(Test Flying Academy of South Africa)此前宣传过自己与中国的深度联系。据其网站介绍,自2003年以来,该学院一直帮助中国进行飞机测试,随后于2010年在南非创办了一所学院,培训中资商业航空公司的飞行员。根据南非试飞学院网站的缓存版本,10月份时其网站删除了一段描述该校如何为军事飞行员提供培训的内容,包括先进战斗机战术和武器装备教学。

该校在一份声明中说,其培训不涉及机密战术或其他信息,并且其培训人员均不掌握与任何国家的国家安全利益相关的敏感信息,无论是法律上还是行动上的敏感信息。

该校表示,多年来一直与英国国防部就其工作保持联系,英国方面此前并没有提出过关切。

最近几周,澳大利亚政府拘留了Daniel Edmund Duggan,他曾任职公司的网站信息显示,Duggan曾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名飞行员。而他的领英(LinkedIn)资料显示,最近他确实曾在中国一家航空咨询公司工作。

Duggan的律师Dennis Miralis上周在悉尼举行的简短法院听证会后告诉记者,美国要求澳大利亚逮捕Duggan,并发出了针对他的逮捕令,而且可能寻求引渡Duggan回国。Miralis当时表示,他还没有看到美国的起诉书,但Duggan否认违反了任何法律。

对于Duggan一案,美国官员未予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