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中国合肥的生物技术工人。有美国投资者参与的中国生物技术行业风投交易额从2021年的10多亿美元下降到去年的1.026亿美元。

图片来源:CHINA DAILY/VIA REUTERS

2023年9月15日09:00 CST 更新

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风投资本减少了对中国制药企业的投资,削弱了中国生物技术产业的发展势头。

分析人士称,这些投资的撤退反映出风投在全球的回撤,以及中国经济不景气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的情况。

总部位于美国的家族办公室E Squared Capital Management医疗健康产品经理Les Funtleyder说,之前,中国生物技术领域的泡沫和美国的一样大,甚至更大,而这种泡沫正在逐渐缩小。他还表示,过去十年间该机构投资了一些中国生物技术公司,但最近没有在中国进行生命科学方面的交易。

与美国一样,对中国生物技术行业的风险投资在2021年之前的几年里也出现了跳跃式增长。根据市场跟踪机构PitchBook Data的数据,2021年对中国生物技术企业的风险投资从2015年的12亿美元上升到193亿美元,然后到去年降至89亿美元。

这种潮涨潮落间,美国和其他外国投资者的入场和退场成为了一个重要推手。根据PitchBook的数据,有美国投资者参与的中国生物技术行业风投交易额从2015年的5,460万美元攀升至2021年的10.1亿美元,然后到去年又跌至1.026亿美元。

欧洲和其他地区投资者对中国生物技术领域提供的融资也出现下降。例如,根据PitchBook的数据,有欧洲投资者参与的中国生物技术风投交易额已从2021年的8.743亿美元降至2022年的5.234亿美元。PitchBook没有提供那两年美国和欧洲风投公司对中国生物技术企业的具体投资金额。

im 362146?width=639&height=639

Anthei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hristina Smolke。

图片来源:ANTHEIA INC.

在全球从事早期阶段风投业务的北极光创投(NLVC)的驻北京合伙人宋高广(Pandy Song)说,中国的生物科技市场已经变得愈发拥挤,有太多的公司在做同样的事情。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政治学家、《中国的下一步行动》(China's Next Act)的作者Scott Moore说,包括美国在内的跨境投资一直是中国生物技术产业的重要资金来源。他的这本书是一部讨论中国生物技术领域的著作。

他还表示,中国的风投格局正在迅速走向成熟,但融资渠道,尤其是面向早期生物技术初创企业的融资渠道,在规模和成熟程度上都不及美国。

Moore说,在21世纪最初的那十年间,生物技术一下子成为了中国政府重点发展的一个优先事项,对中国生命科学公司的投资和支持随之上升,这些公司在治疗癌症的细胞免疫疗法等领域发展出专业技术。

中国政府优先发展生物技术的政策以及中国医疗市场的庞大规模吸引了美国投资者。但Moore表示,最近,中国经济的困境和对生物技术可能成为投资限制对象的担忧拖累了该行业的风险投资。

上个月,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发布一项行政命令,从明年开始禁止美国人对某些从事先进半导体和量子计算的中国公司进行新的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和合资投资。

据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称,该计划没有涉及生物技术领域,但要求监管机构每年开会,评估引起关切国家的技术进步情况,这意味着不排除今后将生物技术等行业包括在内的可能性。

荣鼎集团中国企业咨询总监Reva Goujon表示,美国决策者在考虑是否审查海外生物技术交易时,必须权衡诸多问题,比如生物技术国家安全风险的构成以及中国可能采取的反制措施。

风投交易额只是衡量对中国生物技术产业兴趣的指标之一。中美两国制药商之间的合作仍在继续。一些国际生命科学投资者也仍致力于投资中国。

Novo Holdings高级合伙人及亚洲主管Amit Kakar说,该公司把中国视为一个重要市场,因为中国需要为庞大的人口提供医疗服务。Novo Holdings管理着丹麦诺和诺德基金会(Novo Nordisk Foundation)的资产和财富。

Novo Holdings致力于在中国物色处于成长期的公司,最近参投了生工生物(Sangon Biotech)一轮2.9亿美元的融资。生工生物是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生命科学研究工具和服务提供商。

中国生物技术产业的一个优势领域是生物制造,即利用生物系统生产药物和其他产品。2022年9月,美国总统拜登发布一项行政令,旨在支持美国生物技术和生物制造业,减少美国在生物药品和疫苗生产方面对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依赖。

总部位于费城的非营利组织大学城科学中心(University City Science Center)负责政府和资本参与的副总裁Heath Naquin说,这将为国内生物制造注入资金,为美国公司创造更多机会。

Antheia是美国一家生物制造初创企业,用通常来自植物或动物的酵母生产药物成分,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hristina Smolke称,由于美国的制造能力不足,该公司已将其首款产品的大规模生产外包给一家欧洲合作伙伴。

Smolke说,中国、印度和欧洲的大规模生物制造比美国多,并称,这是一个关键领域,美国需要进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