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美国财长耶伦呼吁中国减免赞比亚债务 - 华尔街日报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呼吁中国减免赞比亚的债务。赞比亚两年来在重组174.9亿美元外币贷款和债券方面陷入困境,已成为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警示案例。

2020年11月,赞比亚对其美元计价债券和来自中资银行的贷款违约,在那几小时前,二十国集团(G20)的财政部长们刚刚称他们已提出一项重组全球最贫穷国家债务的新程序。

根据这项名为债务处理共同框架(Common Framework for Debt Treatments)的程序,中国首次同意与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等更成熟债权国一同加入债务减免谈判。中国目前是发展中国家最大的政府贷款人,且放贷金额遥遥领先。该框架还呼吁债务国政府向其私人债权人寻求类似减免,包括在过去数十年间向发展中国家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资金的西方银行和债券持有人。

访问赞比亚首都卢萨卡时,耶伦表示,美国对赞比亚仍在等待其债权人就债务重组条款达成一致感到担忧,但最近她与中国对等官员的会谈让她期待能很快找到解决方案。

“我们在解决这个问题上已经花了太长时间,”耶伦在访问赞比亚国家公共卫生研究所(Zambia National Public Health Institute)时表示。“令我感到鼓舞的是,可能很快就会取得进展。”耶伦是在与赞比亚总统希奇莱马(Hakainde Hichilema)和其他官员会面前发表此番讲话的。赞比亚是非洲南部的铜生产国。

近几个月来,美国和中国已采取措施,试图恢复两国在世界舞台上的接触与合作,此前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关系曾跌至多年来的最低点。

和其他一些贫困国家一样,赞比亚从中国贷款机构以及西方基金管理公司那里借入了大量资金,这些公司当时大举购买赞比亚发行的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为其他政府项目融资的美元债券。赞比亚约三分之一的外债是欠中国贷款机构的。

赞比亚财政部长穆索科特瓦尼(Situmbeko Musokotwane)在周一与耶伦会面之前表示,债务处理共同框架中的薄弱环节已使赞比亚陷入困境,无力发展国内经济。

穆索科特瓦尼称:“我只能代表赞比亚请求包括耶伦在内的规划这一债务重组程序的各国领导人......尽一切可能推动我们前进。”

眼下面对强势美元、美联储多次加息带来的借贷成本上升,以及一定程度上由俄乌战争引发的高通胀,其他国家政府认为,赞比亚的债务重组是评估这些国家如何能减轻其中一些债务负担的试金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周一也来到卢萨卡,敦促在债务减免方面取得更快进展。

加纳财长上个月宣布关于重组本国外币债务的计划时,他说不打算使用债务处理共同框架的结构与债权人交涉,并提到赞比亚面临的长期拖延。但最近加纳官员表示,他们会给该框架一个机会,只要其能够更快见到成效。

耶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正寻求向其他贫穷国家展示债务处理共同框架可以发挥作用。美国是这项G20债务倡议背后的一个重要推动者.

她说:“我们非常专注于努力让这个共同框架协议起作用。”

在前往其非洲三国之行第二站赞比亚卢萨卡之前,耶伦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经济顾问刘鹤提出了赞比亚债务重组一事。耶伦说,在苏黎世与刘鹤会晤后,她对相关谈判取得进展的信心增强。

刘鹤上周在瑞士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年会时表示,中国已同意与各方一道,推动解决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债务问题。

美国财政部官员表示,一些因素拖慢了赞比亚债务相关谈判的进程,比如为赞比亚项目提供资金的中资贷款人之间需要达成共识,以及中国政府要求IMF或世界银行(World Bank)等多边机构承担中方的贷款损失。一位美国财政部官员说,中国还希望赞比亚本地以克瓦查计价债务的外国持有人参与债务重组。

耶伦在她非洲之行第一站塞内加尔达喀尔时说:“我们有能够以合理方式与之对话并解决双方分歧的对手。”

穆索科特瓦尼在达沃斯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说,赞比亚仍在与私人债权人进行磋商,并称会谈气氛“良好”。他说,已经与政府债权人举行了三次会议,最近一次会议重点讨论了债务减免相关参数。第四次会议正在进行安排。

“有必要公平地分担负担,”他说。“我很乐观,因为上次会议的气氛是,‘是的,我们需要做一些事情’。大家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

世界银行等一些多边贷款机构在本世纪头几年的上一轮发展中国家债务减免大潮中承担了损失,现在拒绝再这样做。上述美国财政部官员说,美国反对中国对多边机构和本币债务提出的一些要求。

在中国和其他政府债权人去年原则上同意减免赞比亚债务后,IMF向赞比亚发放了13亿美元救助金的第一部分。但只有在赞比亚敲定与中国和其他双边贷款人的债务重组条款后,IMF才会提供进一步支持。

耶伦表示,与美国一样,中国也担心沉重的债务负担阻碍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并给民众造成痛苦。

耶伦表示:“我们都认为这是个重大问题,特别是考虑到......由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残酷战争及其对能源、粮食和化肥的影响,非洲和其他地区国家正面临的所有新压力。”

前美国财政部官员、现任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的Brad Setser表示,美国之所以关注赞比亚的债务重组,是因为这将为对中国欠下巨额外债的其他国家树立先例。

除了欠中国外债相对较少的加纳,斯里兰卡和埃塞俄比亚也在寻求中国的债务减免。世界银行最近的一项分析发现,2021年,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贷款总额几乎相当于所有其他政府的贷款额之和。

Setser表示,赞比亚是目前最引人注目的例子,但并非独一无二。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