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美国四年前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美国农户即将感受到新的暂时性压力。重新加入这一协定可能会存在政治障碍,但如今的争执甚至比TPP最初商定时还要激烈。TPP在美国退出后改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

日本将对进口美国牛肉征收为期30天的38.5%的关税,高于通常的25.8%。日本是美国农户最大的牛肉出口市场,日本自美国进口的牛肉量已超过两国贸易之间协商的限额。

上述关税对新西兰、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的农户来说都不会构成问题,他们是美国农户的主要竞争对手。这些国家是CPTPP的成员国,该协议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继续执行。这些国家的冷藏和冷冻牛肉面临相同的25.8%初始税率,到2033年将降至9%。他们不会受制于保障机制;保障机制一旦触发会导致关税突然上调。

与此同时,置身CPTPP之外还存在更大的弊端,自从美国选择退出以来,这些不利因素变得愈加明显。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简称RCEP)于去年年底签署,这是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简称﹕东盟))酝酿10年最终达成的一项协议,中国也参与其中。相对而言,该协议算不上雄心勃勃,但却是进一步实现经济一体化的潜在跳板,其中北京是一个颇具影响力的参与者。

日本东京一家超市中在售的美国牛肉。

日本东京一家超市中在售的美国牛肉。

图片来源:Associated Press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甚至暗示中国也可以加入CPTPP,此举或将使得中国成为亚洲制定贸易标准的最具影响力的国家。考虑到CPTPP对成员国提出的在国有企业和劳动法等领域的条件,中国加入的可能性极低,除非这些要求被淡化。但即便是可以提出申请的暗示,也显示出了影响该地区商业格局的意向程度,这是美国目前所缺乏的。

也正因为如此,英国申请加入该协定背后的意义才更加重大,尽管该协定在英国经常因为潜在经济影响较低而被嘲笑。如果中国最终尝试加入CPTPP,那么让更多希望将全球贸易规则掌控在自由民主派手中的国家加入这一协定将是非常重要的。

然而,美国的参与是无法替代的。如果美国考虑加入CPTPP,那么关于层次更低的RCEP成为商业标准主导制定者的任何讨论都将偃旗息鼓。

加入CPTPP的政治障碍可能比美国还是准成员国时期更大。但支持加入的经济和地缘政治理由也更充分,如果政府找到一种重新参与该地区商业外交的方法,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将从中受益。

021620 seib

美国总统拜登在上任的前两周签署了差不多30个行政命令,应对疫情、气候、民权等各个方面的挑战。但在推进美中贸易谈判这一重大问题上,拜登政府并没有迅速采取行动。《华尔街日报》驻华盛顿执行主编Gerald F. Seib分析说,这是因为新一届政府的内阁成员尚未全部就位,另外,拜登希望在贸易问题上与盟友商议,还在重新考虑特朗普的TPP决定,还有就是,拜登还需优先制定更广泛的经济计划。封面图片来源:Laura Kammermann

WSJ S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