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21年后,美国银行股的境况似乎并没有变得更糟。但想要取得更好的表现,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 BAC)高管周二暗示,该行的净利息收入很可能已在去年第三季度触底,在第四季度环比增长约1%,并且2021年第四季度的情况可能会比第一季度好很多。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上周公布季度净利息收入环比增长2%,并预计2021年会较2020年改善。这两家银行已公布2020年净利息收入分别下降11%和5%。

各银行普遍提到的一个乐观理由是,银行仍可以将多少现金转入到其证券投资组合中。即使贷款需求没有任何回升,银行也可以继续将存款产生的现金投入到固定收益证券,从而获取更多收益。

不过,各家银行实现利息收入大幅上升的道路并不平坦。其中一个挑战就是,由于再融资的激增,抵押贷款继续被提前偿还,这会影响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收益。美国银行指出,这种情况对其净利息收益产生了重大影响。银行有如此多的现金可供部署,因此,扣除提前偿还因素的影响,银行仍然可以在收益方面取得增长。但抵押贷款利率的走向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变动因素。

OG FN650 BANKHE PREVIEW 20210120030529

收益率曲线的形态无疑给人以希望。各银行都指出,随着长期利率的上升,近期收益率曲线变陡是一大利好。例如,2年期和10年期美国国债之间的收益率差达到2017年以来最高水平。然而,银行有理由对单纯购买较长期固定收益证券持谨慎态度,因为这可能会使其错过未来利率上升的机会。

因此,即使收益率曲线更为陡峭,也没有多大帮助,除非银行发放更多贷款,这些贷款可以采用浮动利率或在较短期限内产生更高收益率。而贷款增长的前景仍有待观察。美国银行指出,商业贷款发放量在去年第四季度末企稳并止住了跌势,人们由此憧憬贷款需求很快会增加。更大力度的刺激可能会有帮助,也可能不会,特别是对消费者来说,他们已经将大量的救济款用于偿还债务。

与此同时,银行的金融业务或许已经过了高峰期。到目前为止已公布业绩的大银行去年第四季度交易业务收入都低于第三季度。这符合通常的季节性趋势,但银行家们也在暗示,2021年可能难以实现整体增长。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将通过规模和数字化来争取交易份额增长描述为“战壕战”。花旗集团首席财务官Mark Mason表示,1月份的交易活动依然强劲,但未来可能会趋于正常。

标普500指数银行股目前只较2020年伊始时下跌了10%,但它们的估值实际上已经提高,预期市盈率从不到12倍升至近14倍。这个估值倍数不能说不合理,因为存在即将实现的被压抑的资本回报,尽管速度不确定。但是,如果基本贷款条件没有一些改善,银行股就不再是划算的投资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