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新闻网

中華青年思想與行動的聚合地

美欧贸易迅猛增长,老盟友关系更紧密 - 华尔街日报

全球经济版图正在急速转变,随着俄罗斯在乌克兰发动战争以及西方与中国之间摩擦不断,美国和欧洲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正在迅猛增长。

今年,美国对欧洲的商品进口额高于对中国的进口,这较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发生了巨大转变,当时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如今,从瑞士手表到德国机械和意大利奢侈品,资金和产品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涌向大西洋彼岸。这对于因能源价格飞涨陷入困境的欧洲制造商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此外,这也推动美国东海岸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超越西海岸港口,而此前多年美国的对外贸易都是向亚洲倾斜的。

仅在9月份,德国对美国的出口就同比增长了近50%。疲软的欧元使欧洲公司在广阔的美国市场上获得额外的优势。此外在廉价能源供应等因素的吸引下,欧洲公司也在向包括墨西哥在内的北美地区倾注资源。

与此同时,美国正在成为欧洲最大的能源和军事装备供应国之一,取代俄罗斯在天然气供应方面的地位,并推动欧洲加强防务。德国计划从美国购买35架F-35喷气式战斗机,这款飞机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 Corp., LMT)制造。根据欧盟数据,美国对欧盟的服务出口正在激增,2021年同比增长17%,达到3,050亿欧元,相当于3,150亿美元。

蓬勃发展的美欧跨大西洋关系是全球经济沿东西方路线重组的一部分。俄罗斯切断欧洲能源供应以及围绕过度依赖中国的担忧,已改变了公司的贸易方式。在大西洋两岸,美欧政府都鼓励企业在本地而不是在亚洲生产关键产品。行业组织说,一些德国公司已经开始从设在德国而非中国的工厂向美国出口,部分原因是规避关税。

与此同时,根据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小型德国公司的反应尤其明显,它们一直在将投资从中国分散出去,原因是在中国面临日益激烈的本土竞争、不断上升的劳动力成本和繁琐的防疫规定

索尔维(Solvay S.A.)是一家位于比利时的化学公司,年销售额约110亿欧元。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Ilham Kadri说:“在当前的地缘政治背景下,我们更青睐美国。”Solvay最近宣布了一项8.5亿美元的投资,将在美国南部(包括佐治亚州)建立电池制造厂,希望从蓬勃发展的电动汽车销售中获益。

Kadri说:“此刻就在我们进行讨论的时候,中国出现了封控。欧洲正面临重大的能源危机和通货膨胀,我们需要以比我们想象中更少的天然气来生活。”她说:“然后你环顾四周,发出感叹,美国拥有一切我们所需的条件,不是吗?”她表示,美国的主要优势里包括廉价的石油和天然气、熟练的工人和政府对建设清洁能源基础设施的支持。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10月份的一份报告,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里,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为740亿美元,是到目前为止是所有国家中最高的,相比之下同期对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为460亿美元。

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数据,尽管美联储今年采取了激进加息行动为需求降温,但美国经济发展势头仍相当强劲,今年美国有望进口价值4万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较2019年多出约三分之一。

今年1-9月份,德国机械工程类公司对美出口同比增长了近20%,达到180亿欧元。这类公司雇佣了大约100万雇员。根据德国机械工程工业协会(Germa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Industry Association)的数据,同期这类企业对华出口下降了3%,至140亿欧元。

该协会首席经济学家Ralph Wiechers说:“美国已经重新开放,而对中国的出口却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障碍。”这其中,中国在过去一年中反复进行严格的防疫封控是一个原因。

供应链分析公司Project44的Josh Brazil介绍说,随着跨大西洋贸易的蓬勃发展,纽约等东海岸港口的集装箱吞吐近几个月猛增,超过了洛杉矶等西海岸港口。纽约新泽西港表示,该港口在9月连续第二个月成为美国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处理的货物比2019年9月多35%。

美国游客也正涌入欧洲,利用强势美元带来的好处。世界旅游组织(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 9月底表示,在来自美国的旅行活动推动下,欧洲今年前七个月接待的国际游客几乎是2021年同期的三倍。法国奢侈品集团开云(Kering)上个月表示,随着美国游客纷纷涌入该地区的城市,在截至9月的三个月里,该公司在西欧的销售额大增74%。开云拥有古驰(Gucci)、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等品牌。

“比起之前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情况,欧盟与美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已变得更强大,”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说。“透过这些数字可出这一点。”

在一定程度上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欧洲各国政府正加强其军事能力和网络防御,寻求在本土建更多半导体工厂,并促进人工智能等相关行业在本地生产。

维斯塔格说,“这是一种双向的依赖”,她指出,欧洲拥有世界领先的半导体生产设备制造商,即总部设在荷兰的阿斯麦(ASML Holding NV)。

据美国商务部7月公布的数据,在美国,来自欧洲的外商直接投资去年同比增长13.5%,达到约3.2万亿美元。在欧洲,来自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去年增长约10%,达到约4万亿美元。这些金额使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投资流相形见绌。

欧洲对美投资的反弹在某种程度上是由欧洲人对本地经济前景的担忧驱动的。德国化工集团朗盛(Lanxess Ag, LXS.XE)首席执行官Matthias Zachert本月表示,该公司将把未来的投资重点放在美国,不再计划投入任何资金用于扩建其德国工厂,并警告说,德国的竞争力日益下降,主要原因是能源价格高企。

西班牙能源巨头Iberdrola SA的执行主席Ignacio Galan表示,该公司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对电力网络和可再生能源进行470亿欧元的投资,其中几乎一半的投资都打算放在美国。Iberdrola在纽约、康涅狄格州、马萨诸塞州和缅因州都有电力输送业务,并且正在协助在马萨诸塞州沿海开发一个风力发电场,建成后将能够满足40多万个家庭的用电需求。

Galan表示,美国目前提供的机会是巨大的。他说:“美国的决策者正在全球范围内带头为投资于能源转型创造有吸引力的环境。”

这种做法并不是没有摩擦。通货膨胀、经济衰退担忧以及试图减少西方国家对中国经济依赖的行动已经导致美欧两边都采取了一些保护主义政策。

美国新推出的电动汽车税收减免优惠计划意在在减少对中国产电池部件依赖的同时应对气候变化,但该政策已引起了欧盟和其他美国盟友的强烈抗议,称这令它们本国的制造商受到不公正对待。

欧盟在本月提交给美国财政部的一份意见书中表示,“在美国和欧盟都承诺在供应链弹性方面进行更密切合作之际”,这些刺激举措“助长了有害的投资竞争”。

尽管政府表示抗议,但从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到电池制造商,各类欧洲公司都在争相利用美国的新补贴。意大利能源巨头Enel SpA周四表示,该公司将在美国建一个太阳能电池厂,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估计,该项目成本可能超过10亿美元。

今年10月,在没有欧洲和亚洲盟友参与的情况下,拜登政府出台了一项严格的限制向中国出口先进制程半导体技术的政策。之后拜登政府一直在与荷兰和日本政府谈判,以解决该政策对两国半导体制造设备制造商的影响。

美国和欧盟还面临一项艰巨任务,即通过各自的计划协调数以百亿计美元的补贴,以振兴国内半导体制造业。

维斯塔格说,随着制造业本地化的推进,“有一种经济模式更新的感觉”。她说,美国和欧盟应该共同努力,为新兴技术制定全球标准,这将使两个地区的公司都受益。

同类信息

查看全部

茉莉花论坛作为一个开放社区,允许您发表任何符合社区规定的文章和评论。

茉莉花新闻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始创于2011年2月20日,受阿拉伯之春的感召,大家共同组织、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由数名义工无偿坚持至今,并发展成为广受翻墙网民欢迎的新闻聚合网站并提供论坛服务。

新闻汇总

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邮件地址: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