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推出官方数字货币方面虽说较美国更胜一筹,但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的决策者似乎处之泰然。

达拉斯联储银行行长卡普兰(Robert Kaplan)周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数字人民币的推出“并不让我感到意外”,“我认为,至少就目前而言,数字人民币不会危及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

卡普兰表示,“我认为这本身不会对美元在全球金融领域的主导地位构成威胁”,并补充说,“未来几年形势可能会有发展,我们明智的做法是不要把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视为理所当然”。

芝加哥联储银行行长埃文斯(Charles Evans)周三也对记者表示,虽然中国在推出纯数字版货币方面赶在了美联储前面,但人民币仍面临与中国经济更广泛的结构性问题相关的挑战。

埃文斯说:“这在很大程度上仍取决于,中国经济的状况如何,中国对资本流入流出的开放程度如何。”他说,中国缺乏金融自由可能将对使用数字人民币的人产生影响,使其不如美元有吸引力。

里士满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巴尔金(Thomas Barkin)周三表示,美元之所以能保持全球储备货币地位,“是因为我们值得信赖,我们是一个法治国家,我们拥有流动性很高且稳定的美元,以及所有使美元成为人们想要交易的货币的各种因素。”

巴尔金称,至少目前看来,只要美国做出正确选择并审慎制定政策,在与美元竞争的货币面前,美元看上去就是安全的。

中国是首个发行官方数字货币的主要经济体,但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全球各大央行都在研究央行数字货币(CBDC)。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已表示,美国在CBDC方面的努力关注的是如何获得正确结果,而不是率先推向市场。鲍威尔称,对所谓联储币的评估需要考虑美元在全球范围内的重要性、网络安全、犯罪相关风险和隐私问题。

鲍威尔2月份曾表示,建立一个账簿,让你知道所有人的付款情况,这个想法在美国不会特别有吸引力,但这在中国不是问题。

电子金融业的兴起和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的推广是美联储研究数字美元背后的动机。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一直被宣传能当成钱用,但到目前为止似乎只是作为投机性投资而存在,还被用作一种犯罪工具。美联储CBDC项目的支持者表示,联储币能够以低成本加快资金的流动,甚至有人说,持有数字美元的账户可以成为一种货币政策工具。

但也有一些人警告称,美联储数字货币可能会造成金融稳定性风险,因为它会创造一个存放现金的安全场所,而在压力时期这个避风港可能会把私人银行里的资金吸走。

关于美联储数字货币方面的努力,今年将有更多答案揭晓。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正与私营调查机构合作,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披露初步研究结果。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