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2日15:40 CST 更新

在美联储通过提高利率来给美国经济降温并遏制通货膨胀的同时,它还要对抗货币政策给美国经济造成的不精确和不一致的影响。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有一个著名的论点,即“货币政策行动只有在经过一个既漫长又多变的滞后期后才会影响到经济状况。”由于紧缩政策的全部效果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显现出来,美联储往往倾向于采取渐进方式,逐步调整政策,与此同时仔细观察经济数据,从中寻找政策影响的迹象。

im 671481?width=700&height=388

而在目前的经济状况下,美联储没有慢慢行动的余地。 通胀已经迅速攀升到几十年来未见的高水平。美联储已经被迫急踩刹车。这种不那么渐进的紧缩手段提升了美联储官员过度加息的风险,可能导致美国经济陷入比抑制通胀所需的更深度衰退。

美联储今年一直在以40年来最快的速度加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已表示,“鉴于通胀的持久性和强劲程度,而且我们是从较低的水平开始加息”,当前的这种紧缩步伐是适当的。

im 671482?width=700&height=393

股票

资本市场往往对美联储加息颇为敏感。股票和债券走势通常会反映对美联储行动的预期,特别是在美联储官员像今年这样提前就这些行动发出讯息时。利率的上升会让债券和银行存款更具吸引力。经济和公司利润也会被削弱。这会促使投资者远离股票。

债券现在提供自2007年以来的最高收益率。标普500指数今年1月见顶,比美联储3月开始加息早了两个多月。股价下跌会使消费者财富缩水并抑制其支出。

im 671483?width=700&height=407

房地产市场

美联储加息会使房贷利率上升、房屋可负担性下降,从而拖累房地产市场。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里,房贷利率变动在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之下发生。用鲍威尔的话说,“市场在想,央行要做什么?”

美联储直到2022年3月才加息,但对于房地产市场来说,紧缩始于2021年1月,当时房贷利率开始上升。房贷利率自那以来的升幅已超过自1981年以来任何周期中的升幅。

im 671484?width=700&height=444

随着利率上升使房屋可负担性下降,房地产行业活动会放缓。从历史数据看,新屋开工数在美联储加息两年内会开始下降。从美联储3月加息到7月,新屋开工数下降了24%。

美联储加息后的房屋建设活动下降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会见底。

im 671485?width=700&height=467

劳动力市场

确信可以避免工资-物价螺旋式上升,即出现物价与工资涨势相互强化的恶性循环之前,美联储可能还不会满意地认为紧缩力度已经足够。

理想情况是,这将在失业率不上升的情况下发生,也就是所谓的软着陆,1983-1984年和1994-1995年就是这种情况。但如果通胀的起始点过高,就像现在这样,失业率通常会明显上升,经济衰退也会发生。

从历史上看,这种情况要等到首次加息的几年后才会出现。这次可能有所不同,因为美联储正在更积极地加息。

im 671486?width=700&height=425

通货膨胀

通常情况下,通胀率只有在失业率上升后才会下降,并且是在第一次加息很长时间之后,但确切时间有所不同。如果发生在9月至10月期间的核心通胀率(不包括价格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类别的通胀率)下降态势持续下去,并且事实证明通胀率已在9月份见顶,那么在本轮加息周期中,美联储首次加息与通胀见顶之间的间隔时间将是所有美联储加息周期中最短的。

通常情况下,通货膨胀的中断伴随着经济衰退。但最近的经济数据颇为强劲——美国经济在第三季度录得增长,职位空缺数仍然较高,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保持在低位。现在美国经济能否避开衰退,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通货膨胀是否会继续快速下降。

im 671487?width=700&height=416